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40误整萧扬

040误整萧扬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2910  |  更新时间:

上官冰没有去理会上官南,而是忍住脑中的晕眩,向着夜冥投去求助的眼神,但是谁知被夜冥直接无视了。

上官冰见自己被夜冥无视,心里微微犯急,原本满满的自信,瞬间减半,但是又想到夜冥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拿到琴与玉簪,所以夜冥才会无视自己的。顿时上官冰的信心又恢复的满满的。

缓缓的走向凌希妍身旁,微微开口,“公子,这琴与玉簪自古来都是女子之物,公子你一个男子要琴与玉簪何用呢?”

凌希妍一听美眸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很好,上官小姐,你说这琴和玉簪是女子之物,但是,哪个国家的律法规定了,琴和玉簪就一定是女子之物?”上官冰突然喉咙一哽,所以的怒气都憋在胸腔之中。

凌希妍并没有去理会,怒火上升的上官冰,将手中的流花玉簪交给雪儿,自己则抱着琴缓缓

的从上官冰的旁边走过,上官冰强忍着心中怒火,欲想伸手拉着凌希妍,但是又想到男女授受不亲,急切道,“喂,没有本小姐的同意,你既然就想走,想走也可以必须把手中的琴与玉簪留下。”

凌希妍冷哼一声,突然意识到,上官冰的承诺还没有兑现,“上官小姐,你好像是忘了自己的承诺了。”对着拍卖会台下一喊,“乡亲们,看来上官小姐好像并不打算兑现承诺。”拍卖会台下的所有人听到凌希妍的话,一个个都迅速的跑上拍卖台上,将上官冰重重包围,然而上官冰则慢慢的退到墙角,场上的人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看着上官冰,“上官小姐,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兑现你的承诺,你堂堂一个武林盟主的女儿,难道就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吗?”一个中年男子目光犀利的瞪着上官冰,“乡亲们,看来上官小姐不打算兑现自己的承诺,大家说武林盟主的女儿竟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大家说这是武林盟主的女儿该做的事情吗?”

顿时场上的所有人都齐声道,“不该、不该。”拍卖会上全都是吵闹声,上官冰从未见过这样混乱的场面呢,只能求助上官南了,“爹。”

上官南看见自己的女儿被众人逼到墙角,立马上前,“各位请稍安勿躁。”

上官南声音一出,拍卖会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各位,小女是年幼无知,刚才所说的承诺并不作数,请乡亲们就此回去吧。”上官南以为自己是武林盟主,相信看在这个身份,大家会卖一个薄面给他,且料,整个拍卖会场像是炸开了锅,“什么,难道就因为盟主的一句年幼无知就打发我们吗,难道盟主以为我们是这么好打发吗?乡亲们,我们大家一定要讨回属于自己的银两。”中年男子再次开口。

“对对。”场上的所有人全部都围向上官南和上官冰,场上再次闹哄哄起来,见此凌希妍嘴角勾起顽皮的弧度,与雪儿离开了拍卖会场。

上官冰终于得以脱身离开了拍卖会场,走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把手放在嘴上吹了一下,马上一群黑衣人出现在巷子里,全部单膝跪地,“小姐有何吩咐。”黑衣人的领头问。

“你们现在马上给我夺回流花琴和流花玉簪,否则你们都不要回来见我了!”这些黑衣人是上官南的侍卫,但是平时都是在帮上官冰办事。

“是。”很快黑衣人就离开了巷子,小子,你就多得意一下吧,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相信用不了多久,流花琴与流花玉簪就会回到我手上的,一切都值得。上官冰看了看周围,看见没人后,离开了巷子。

街市上,雪儿看着凌希妍手中的琴,“小姐,刚刚雪儿好像听说这流花琴与流花玉簪好像是什么殿的门主夫人的信物。”

凌希妍受不了雪儿在自己耳边叽哩嘎啦,“雪儿,不管它是什么门主夫人信物,但是它们现在已是归我所有,并不是什么门主夫人的信物,懂了吗?”

雪儿点了点头。

——我是求留言的分割线——

夜冥殿,书房。

“主上,要不属下这就去把琴与玉簪给夺回来。”萧扬单膝跪地,头看着地下,等待着坐在自己前面的夜冥一声令下。

“快去快回!”夜冥看着桌上的玉佩,微微开口。

萧扬接令,“是,主上!”转眼间萧扬就离开了夜冥殿。

十四年前,母妃临终前是说要把琴与玉簪必须要交给自己心爱的女子,虽然可能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心爱的人,但是琴与玉簪都是母妃的遗物,不得不拿回来,看着桌上的玉佩想起了十四年前的事情。

——

雪儿和凌希妍走在街市上,不知道为什么,雪儿总感觉好像有人在跟着自己,轻轻的在凌希妍的耳边说,“小姐,好像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们。”

凌希妍一听,回头一看,跟踪凌希妍的人马上找东西挡住自己的身体,以防被发现,但凌希妍还是发现了,凌希妍转过去,想必是那个上官冰不服气,所以才会派人来夺回去,“雪儿,我们走快点。”凌希妍边走,边想方法来整跟着她们的人,有了,凌希妍想到了在现代看了很多搞笑的电影中的整人方法,凌希妍和雪儿快速回到院子,凌希妍在雪儿耳边说了几句话,雪儿会意就下去准备了。

跟踪凌希妍的人看见凌希妍走回了院子后,离开,准备晚上偷偷的进去,谁知还没走出,全部人都倒了下去,“把他们拖下去,杀!”敢抢他们门主夫人的信物,真是不知死活!萧扬对自己身后的人命令道。

在萧扬身后的人马上上前把倒在地上的人拖走,萧扬看着凌希妍进去的院子,看来只有晚上才能行动了,萧扬很快就离开了。

晚上。

“雪儿,准备好了吗?”

雪儿点了点头,“好,现在开始准备,雪儿,我跟你说怎么做。”凌希妍与雪儿把糊涂窗户附近和门口附近,然后又在门上弄了一下。

很快凌希妍和雪儿就准备好了,“雪儿,我们先下去,等一下就过来看好戏!”说完凌希妍与雪儿就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萧扬看见院子中没有一处是点着灯的,而且粗略的找了一下,知道了凌希妍的房间,从正门进去肯定是不行,所以萧扬就从窗户进去,谁知,双脚一落地就感觉黏黏的,很不舒服,萧扬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谁知走没多久,脚就好像踩到了什么尖尖的东西,脚上传来疼痛的感觉,萧扬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钉子,不过不是很尖,萧扬俯身把钉子从窗口扔了出去。

在外面的凌希妍看见钉子从窗扔了出去,知道了已经有人进去了,“雪儿准备好棍子,等一下,我们进去好好表达一下我们的‘谢意’。”

“是。”

萧扬走了进去,发现自己脚下不黏了,快步走过去,看见没人在房间里面,快速在房间里,寻找流花琴和流花玉簪,谁知找了整个房间也没看到,“难道流花琴和流花玉簪不是放在这里?”萧扬抬头一看,看见梳妆台,“难道我走错了,拿走信物的人是一名男子,这里有梳妆台,看来,不是这里。”萧扬往门口走去,谁知一打开门,一桶水就从头上淋到脚下。

凌希妍看见门口只有一个人,“我还以为有三四个呢,原来只有一个,雪儿,麻袋拿过来,等一下我把麻袋套在那个人的头上,然后,我们就用棍子狠狠的打!”

“是。”雪儿点了点头。

凌希妍看见萧扬用手擦掉自己脸上的水,趁他不注意,把麻袋套在萧扬的头上。

雪儿看见凌希妍把麻袋套在萧扬的头上,马上跑过去,雪儿和凌希妍用棍子狠狠的打在萧扬的身上。

萧扬本来就奇怪,这房间怎么会有水,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个麻袋套住自己的头,接着又是一顿打,萧扬想反抗,但又看不见,突然脑中传来一阵晕眩,萧扬就倒了下去。

凌希妍看见倒在地上的萧扬,把他头上的麻袋拿开,看到他的样貌后,大吃一惊,他不就是那个白衣男子的侍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雪儿,我们整错人了!”

雪儿低头一看,看见了上次在酒吧跟小姐抱在一起的那个白衣男子的侍卫,“怎么办,小姐。”

------题外话------

整人的那一部分写的不是很好,请见谅!

ps:十点还有一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