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41对视

041对视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1554  |  更新时间:

雪儿低头一看,看见了上次在酒吧跟小姐抱在一起的那个白衣男子的侍卫,“怎么办,小姐。”

凌希妍美眸快速的转了转,“雪儿,叫个人把他拖出去。”

“小姐,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我也是知道这样不好,但是要是让人知道了,或许就不只是这样了。”要是让轩伯和雅儿知道了,有人半夜闯进她的房间,而且还是个男子,估计这人不知道会怎样。

雪儿咬了咬唇,小姐说的也对,要是让少爷知道了,这人下场肯定很惨,“好,雪儿这就下去叫人。”

雪儿很快的就回来了,身后还有一个小厮,小厮看见躺在地上的人,错愕了一下,立马上前将萧扬拖了下去,离开了。

“雪儿,现在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凌希妍看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所以让雪儿下去休息。

“是,小姐,雪儿先下去了。”

凌希妍看见雪儿下去了,自己也回到房间休息了。

——

萧扬再次睁开眼后,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好像是被人用棍子打了一样,慢慢的睁开眼,才知道自己现在在一个巷子了,萧扬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自己刚刚一进去,脚下就好像沾到什么东西,而且还踩到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虽然不是很尖,但是还是有点痛,这房间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不管了,现在是要先会夜冥殿跟主上禀告这些事情,萧扬起身身子一跃,人就不见了。

夜冥殿,书房。

“主上,属下无能,没能拿回琴和玉簪,请主上降罪!”萧扬单膝跪地,向着夜冥请罪。

夜冥抬头,看见萧扬全身湿透的样子,感到不解,微微皱眉的问,“萧扬,怎么回事?”以萧扬的能力,会拿不到琴与玉簪,夜冥到有点意外,但是没有拿到琴与玉簪,反而还弄得这么狼狈,让夜冥不解。

“主上,是这样的,属下查到了拿走琴和玉簪的那位公子的住所,属下一进去,脚就好像沾到什么东西黏黏的,然后走了几步就踩到尖尖的东西,而且还被一桶水淋湿,还被打了一顿。”萧扬把自己刚刚的经历说给夜冥听。

夜冥朝萧扬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看来是要亲自出马。

——

凌希妍习惯在睡前沐浴,因为不习惯自己沐浴的时候有人在身边,而且时辰也不早了,所以凌希妍刚刚就让雪儿下去了。

凌希妍一回来就换成了女装,所以凌希妍缓缓的解下罗衫,试了试水温,将玉足伸入了铺满茉莉花瓣的浴桶之中,很快,凌希妍整个人就泡在了浴桶之中。

夜冥听萧扬说已经去脚下好像就黏黏的,而且还踩到一个尖尖的东西,所以,夜冥来到凌希妍房间的窗前,身子一跃,马上就进入了房里,并没有踩到任何东西,看了看房间周围,看见了门口的机关和窗口附近的物品,清楚了萧扬为什么会那么的狼狈回去。

这时候,凌希妍刚刚沐浴完,三千青丝如锦缎般的披落在肩头,凌希妍伸手把屏风上的外套拿下了,披在身上,穿好外套,凌希妍走了出去,看见自己房间多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此人就是那天在酒吧里面撞到的白衣男子,虽然凌希妍穿了外套,但还是挡不住她窈窕的身材,精致的脸上因为刚沐浴完而变的红润,外套并没有合拢好,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与清晰可见的锁骨,在油灯的灯光照耀下,凌希妍浑身仿佛有一层莹光在流动。夜冥一进入房里就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就是白天那个在拍卖会场拿走琴与玉簪的男子?凌希妍看见夜冥站在原地马上又从屏风拿了一件外套披上,“敢问公子,深更半夜来访,所为何事。”凌希妍缓缓的走在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夜冥只是微愣了一下。

但又听见凌希妍的明知故问,也朝凌希妍的正对面的桌子坐下,一瞬间刚好与凌希妍四目相对。

那双黑曜石般深邃光亮的眸子,仿佛再看一眼就会深深的陷阱去,凌希妍不自然的别过头去,“如果你是来拿琴和玉簪的,我不管你是什么殿的门主,但我只想说,现在琴与玉簪已是归我所有。”凌希妍嘴角轻扬,绽开几丝淡淡的轻笑,声音如风般的轻飘着。

“的确,现在琴与玉簪已是归你所有,可琴与玉簪还是本门派的信物,你可知道,那琴与玉簪是本门主的门主夫人信物。”夜冥眉角微微一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