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44莫名其妙的夜冥

044莫名其妙的夜冥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

在湛蓝的天空下,南萧城那金黄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南萧城里不仅宽阔,而且还很华丽,真可是所谓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殿的四角高高翘起,优美的像四只展翅欲飞的燕子,大殿的内柱都有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巨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的题着三个大字——御书房。

墙壁上是极高的一排书架,书架上密密麻麻阵列着各式书,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精致的刻着不同花纹,桌子上摆放着堆积成山的奏折,砚台上搁着十来支毛笔,但是坐在桌前的男子周身散发着一股冷气,男子并没有心情处理堆积成山的奏折,在袖子里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脑海里不断闪现出那一幕,凌希妍与一个男子在空地里骑着马,快乐的奔跑着,双眸猛然一沉,瞬间掠过一层冰霜,渐渐笼罩着整个御书房,御书房的温度快速的下降着。

太监、宫女们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生怕做错事。

冷昊辰逼着自己去看堆积成山的奏折,可是一接触到奏折,就无法静下心来,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刚才所看到的那幕。

——另一边——

随意而繁闹的大街上,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夕阳余晖淡淡的普洒在红砖绿瓦又或者在那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南萧城晚景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哥,今天希儿骑马的表现如何?”凌希妍坐在马背上看着牵着马走的凌宇浩。

凌宇浩微微的转身,看着凌希妍充满笑意的眼眸,仿佛只要说一句不好,凌希妍就不会放过凌宇浩的,“哥就让希儿勉强过关吧。”凌宇浩用凌希妍曾经对凌宇浩说过的语气。

凌希妍听了以后,努力努嘴,“哥,只是勉强过关吗?”

“希儿,凡事不能一步登天,况且你今天表现挺不错的,我都让你过关了。”

凌希妍想了想,也对,“哦。”

院子里。

雪儿看见凌希妍回来了,连忙迎上去,询问道,“小姐,今天学骑马学的如何,骑马的感觉是不是比坐马车的好?”

“雪儿,骑马的感觉如何,等你骑马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雪儿,准备用膳吧。”学了将近一天的骑马,凌希妍感到自己的肚子现在都快饿扁了。

听到凌希妍说要传膳,“是,雪儿这就去准备。”

晚膳过后,夜晚时分,凌希妍慢步在石子漫成的甬路院落中,“小姐,老爷的寿辰,小姐准备要送什么了吗?”雪儿充满好奇的眸子看着凌希妍。

“这个嘛,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凌希妍快步走到石桌前坐下,看着开满茉莉花的院子,感受着扑鼻而来的香味。

雪儿也跟着凌希妍感受着茉莉花的香味。

一个时辰后…

“小姐,可以去沐浴了。”凌希妍正凝神的看着茉莉花,想把茉莉花制作成香水,直到被雪儿的声音打扰,柳眉轻微皱起,走往回房的方向。

沐浴后。

自从上次有人闯进房后,凌希妍就习惯在沐浴之后必须要穿上外衣,才刚穿上外衣,突然一个身影闯进了房里,凌希妍被突如其来的身影惊吓到,不禁惊叫出声,“啊。”

凌宇浩刚好有事来找凌希妍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凌希妍的惊叫声,便认为凌希妍在房里出了什么事,一双心急如焚的眼眸望向房里,“希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看清来人后,凌希妍松了口气,用了只有自己和他才能听到的声音,慢慢道出,“不知门主今晚所来有事所又为何事?”凌希妍总感觉今晚的他与前两次所见的有些不同,可来不及想有哪些不同,就听见了凌宇浩满是着急的声音。

而夜冥听见门口的人亲昵的喊凌希妍为希儿的时候,本是没有散去的冷气更是增加了,当下空气急速下降,笼罩着整个房间,凌希妍有点摸不着头脑。

在房外的凌宇浩半天都得不到凌希妍的回应,凌宇浩似乎感觉到在房里有另一个人的气息,“希儿,房间是否有人闯进去了。”虽然很担心,但是又不能进入房间,因为刚刚在走廊听雪儿说,希儿在沐浴,但是自己很明显的感觉到希儿的房间里有第二个人,若是有陌生人的话,那就糟糕了,凌宇浩眼角眉梢都流露着焦急的模样。

再次听见凌宇浩焦急的声音,知道此时如若再不开口,凌宇浩可能会破门而入了,“啊。”突然被抱得个满怀,凌希妍再次惊叫出声。

凌宇浩再次听见凌希妍的惊叫声,打算破门而入的时候,凌希妍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哥,希儿没事,只是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大蜘蛛,被吓坏了,现在蜘蛛已经被希儿赶走了。”凌希妍真是不知道今晚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凌希妍边挣脱着夜冥的怀抱,边对着房门外的凌宇浩轻声道。

夜冥听见凌希妍的那一声‘哥’时,面具下的嘴角突然上扬,勾勒出撩人心弦的微笑,双手依然紧抱着凌希妍,身上的冷气渐渐的退去,渐渐把气息给隐藏起来,似乎忘了某人将他说成大蜘蛛了。

门外的凌宇浩听见凌希妍的话后,也感觉不到房间里有第二个人的气息,顿时松了口气,虽然有事要找希儿,但是还是明天再说吧,“希儿,没什么事的话,早些休息。”不等凌希妍的回应,便迈步离开。

确定了凌宇浩已经离开了,心中暗松了一口气,如若刚刚被哥发现了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话,也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的后果,欲想拍拍胸口定定惊,但是发现此刻还是被紧抱着,意识到这一点后,居然心跳加速,精致的脸上渐渐染上一片霞晕。

“女人,若是以后想学骑马的话,本门主倒是可以教你,毕竟你也算是本门主的门主夫人了。”暧昧的轻声低语吹拂在凌希妍耳边,夜冥嘴角再次扬起一抹微笑。

突然,快速的将凌希妍侧身一转,逼着凌希妍与自己正对着,凌希妍还没来的及消化夜冥所说的话,就抬头看着夜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满是笑意,轻声咳了咳,“关于你门主夫人的这件事,我上次已经说了,我不感兴趣,而且学骑马的事情,想必是不劳烦门主你操心。”凌希妍紧了紧外衣,指尖轻轻的撩起腮边的一缕发丝把玩起来。

夜冥见凌希妍如此的淡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心想等一下她还会继续淡然吗?

------题外话------

ps,夜冥,要干啥呢?猜对有奖哦。

昨天晚上一直都打不开后台,所以偶才断更了,但是晚上还有一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