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47太后

047太后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2793  |  更新时间:

一个男子坐在南萧殿的中央,男子一袭金黄色锦袍,腰间系一条金黄腰带,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一双深邃悠远,如宝珠般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殿中众人,偌大的南萧正殿中立即充满了一种冷峻威压的的气氛。

顿时殿中所有的文武百官都深深的扣下头。

太监站在一边,慢慢道出,“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太监手中的拂尘一甩。

成明走了出来,对着冷昊辰行了个礼,“皇上,臣有一事启奏。”成明的眼眸里满是恭敬的看着冷昊辰,快速的从袖子里拿出奏折,用双手奉着。

太监见此马上走过去,拿过成明手中的奏折,交给了冷昊辰。

冷昊辰深邃的眼眸中满是难以琢磨的深意,接过太监递过来的奏折,冷昊辰翻了翻手中的簿子,然后直接将簿子扔到百官面前,“来人,把易平拖下去,杖责一百,所有的家产充公国库。”

站在文官那一排的易平一听,顿时就吓傻了,难道是皇上知道了自己的犯罪证据,不,不会的,所有证据都被自己毁灭了,不可能还有其他证据,“皇上,微臣究竟是犯了什么罪,你要如此罚微臣,成明你究竟给了什么给皇上看,你可不能没凭没据就这么污蔑我。”

支持易平的官员,马上站出来替他求情,全部异口同声的说道,“是啊,皇上,易大人究竟是犯了什么罪啊!成大人你究竟拿了什么给皇上看?”

成明并不理会文武百官的责怪,依然平淡的看着地上跪着的易平,“皇上,这簿子里面全都是易大人近几年贪污与勾结武林盟主的证据,那天在湖边,微臣看见易大人将什么物品扔进了湖里,微臣马上就命人将其物品捞起来,因为在水中的时间不久,所以物品并未破损。”成明再次从袖子拿出一个簿子,站在冷昊辰身边的太监马上走了过去,将其交给了冷昊辰。

冷昊辰接过簿子,深邃的眼眸淡淡的扫了扫自己身边的太监:

“小林子,你去将奏折上内容的念给文武百官们听!”被称作小林子的太监马上走下去,把刚刚冷昊辰扔下去的奏折捡起来,打开,慢慢的念出里面的内容…

易平一听顿时傻了,这簿子怎么会在成明的手中,自己明明记得是将它扔进湖里的最底下了,怎么会?

之前替易平求情的文武百官,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来人,快把易平拉下去!”冷昊辰的声音在次落下后,站在殿外的侍卫马上走了进来,将易平拉了下去,易平此时还是未回过神,任由侍卫将他拖下去。

殿中的文武百官们很快就回过神,替易平求情的文武百官,还是不怕死的站了出来,并跪了下去,“皇上,您要相信易大人啊!他是无辜的,有可能易大人是被陷害的!”平时他们都是收了易平不少的好处,如果易平被捉了,他们岂不是都会被供出来。

冷昊辰不去理会那些求情的文武百官,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寒光,“来人啊,将这些求情的文武百官,全部拉下去,杖责五十,扣俸禄一年!”

求情的文武百官马上住口了,“皇上臣等们年事已高经不起杖责五十啊!皇上!”

冷昊辰并不去理会百官们的求情,任由侍卫将他们拖了下去。

殿中剩下的文武百官,都纷纷跪下行礼,“吾皇圣明!吾皇圣明!”

冷昊辰只是冷冷的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薄薄的凉唇慢慢的溢出,“退潮。”就已起身离开了南萧殿。

文武百官再次一拜,“恭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御书房。

冷昊辰坐在书桌前,批改着奏折,但是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自己吻凌希妍后,她绝美的脸上满是通红,愤怒的眼底藏着无数的羞涩的瞪着自己的那一幕,想到此处,冷昊辰的嘴角就不自觉的微微扬上。

这时,萧风走了进来,“皇上。”走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冷昊辰那一抹微笑,萧风整个人都惊呆的站在原地,之前听萧扬说,他见过主上笑过,自己还不信,并而且还说是萧扬眼花了,自己与萧扬从小就跟在主上身边,从未见过主上笑,主上这个人整天就是冷冰冰的,但是现在自己亲眼所见难免有些惊到。

“皇上,太后在御书房外等候。”小林子站在门外禀告。

冷昊辰只是冷哼一声,这么快就找上门了,“请太后进来。”

太后随着小林子走进了御书房,眼眸里装满愤怒的瞪着冷昊辰,“皇上,你就连彻查都没有,查清楚就判定易平勾结武林盟主,不觉得太草率了吗?”太后一进到御书房就对着冷昊辰兴师问罪。

“太后是在质疑朕的能力?还是说朕不分青红皂白?”冷昊辰低头看着奏折。

“哀家并没有质疑皇上的能力,只是哀家觉得易平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皇上为什么不去调查清楚,再治他有罪。”

“人证物证俱在,无需再彻查,如果太后还是觉得易平是被冤枉的,那就请太后看一下这个簿子吧。”冷昊辰把成明交上来的簿子,叫身边的小林子交给了太后。

太后接过簿子,马上翻开,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脸上的表情微变,“皇上何不彻查,要是易平真是被冤枉的。”

太后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对着御书房的门口,大喊一声“维儿。”

被称作维儿的男子,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推门进入了御书房,慢慢的往里面走,经过太后的身旁,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太后,马上又转过去对着冷昊辰行礼,“参见皇弟,参见母后。”对冷昊辰行完礼后,又对着太后行了个礼。

太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冷昊辰微微的抬头,“免礼,皇兄不是在边关吗,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冷维郝的眼眸里满是疑惑,顿时感到奇怪,“难道不是皇弟你下旨,要本王回来的吗?”

“是哀家下的旨让维儿回来的,维儿,你看看你皇弟,今日将易平革职查办,虽然有物证,但是这也有可能是遭人污蔑陷害的,就凭这本小小的簿子,就判定下你舅舅勾结武林盟主与贪污之罪,这未免太儿戏了。”太后把冷昊辰交给她看的簿子,交给了冷维郝看。

冷维郝接过太后手中的簿子,但是没有翻开来看,“母后,本王到是觉得皇弟并无不对之处,有物证,那就是有证据。”

“那也不用将你舅舅革职查办与所有家产充公国库那么重的处罚,毕竟你舅舅平时也有为朝廷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理应从轻发落。”太后认为冷维郝会站在自己这边,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冷维郝翻了翻自己手中的簿子,“母后,就算是舅舅平日里为朝廷得劳心劳力,可干出贪污与勾结武林盟主这事没斩首示众已是从轻发落,还想要怎样的处罚呢?”。

太后听到冷维郝不但没有替自己的舅舅说情,还说重了易平所犯的罪,柳眉皱了皱,“维儿,连你都认为易平是罪无可恕的?”

冷昊辰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不悦“太后,易平这件事到此为止,如若没何事的话,朕还要批改奏折。”

冷昊辰下了逐客令,太后不得不离开,“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那哀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维儿跟哀家回安宁宫。”离开的时候,太后的眼眸中带点不解的看了看身后的冷维郝。

“皇弟,本王先告退了。”冷昊辰并没有抬头,接着改奏折。

安宁宫。

“维儿,你刚刚为何要替冷昊辰说话,你明知道,易平是母后的哥哥。”如果易平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她才不会费尽心思帮替易平求情。

太后的眼眸中有着满满的不满的望向冷维郝。

而冷维郝却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唇角,轻轻的走向太后,在太后耳边言语了几句,太后会意的扬了扬眉角。

------题外话------

偶的身体在恢复中,但是偶会努力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