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53凌逸云的生辰

053凌逸云的生辰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2072  |  更新时间:

“希儿,你将你爹的眼睛蒙住,为娘可以理解,可为何,连为娘的眼睛也要蒙住。”凌希妍分别用红布蒙住了凌逸云与方紫琳的眼睛,自己则牵着他们的手笑盈盈的走向后花园。

大概走了一段路,凌希妍缓缓的转过身来,“爹娘,后花园到了。”凌希妍走到凌逸云与方紫琳的身旁,分别将凌逸云与方紫琳眼睛上的红布给取了下来。

凌逸云与方紫琳慢慢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满园的茉莉花,茉莉花香满园的纷飞着,浅浅淡绿色的灯光忽明忽暗,远远望去,犹如天女撒下的朵朵浅绿色的小花,又似满天繁星,闪发着亮光。

忽然所有的灯光竟然被熄灭了,凌逸云不禁一问,“希儿,这是怎么回事。”凌逸云刚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凌希妍与凌宇浩手中推着一个插满蜡烛的大糕点,正往自己的方向走来,“爹,祝你生辰快乐。”后花园的灯光再次点起。

“希儿,这糕点,未免也太大了。”凌逸云锐利的眼眸盯着那个所谓的大糕点。

“爹,这是蛋糕,是生辰所用的蛋糕。”凌希妍为凌逸云解释着。

后花园浅绿色的灯光再次升起,凌逸云与方紫琳则坐在高台上,然而所有的宾客都在一旁的桌台上坐着。

渐渐地宛如流水般的琴声与箫声同时响起,薛灵芸灵巧的玉指在琴弦上弹奏起来,而凌宇浩站在薛灵芸旁吹着萧,伴奏着。

后花园一块空地上,凌希妍快速的舞动起来,舞姿优美,每一个动作都完美无缺,凌希妍仿佛一个绿色的精灵在随风飘舞着,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纤细的罗衣随风飘舞着,缭绕的长袖迅速的摆动着,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柔弱似骨的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鹊鸟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轻柔,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美眸望向凌宇浩与薛灵芸,投去一个可以开始的眼神,渐渐的娓娓动听的歌声与琴声萧声融合在一起。

啊,啊……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当河水不再流

当时间停住日月不分

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

不能和你分手

你的温柔

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太阳不再上升的时候

当地球不再转动

当春夏秋冬不再变换

当花草树木全部凋残

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散

不能和你分散

你的笑容

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

让我们红尘做伴

活得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

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让我们红尘做伴

活得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

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好,好,”凌逸云看着在空地上舞动的凌希妍,与爱妻相视一笑。然而在场的所有宾客,都沉浸在凌希妍与薛灵芸的美妙动听的歌声里,这次能来参加寿辰的都是凌逸云手下的亲兵好友,并没有多少人,因为这次寿辰是凌希妍一手策划的,凌逸云不想太过的铺张,就连朝中的大臣只请了平日里与凌逸云走得比较近的几位大人。

凌希妍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凌逸云的生辰上的一举一动,整整一天就已在凤羽国传的是风风火火的。

某酒楼。

“喂,你听说了吗?凌将军之女凌希妍变瘦了,而且现在是变得与三年前是一个天一个地,听说凌希妍为凌将军筹备生辰的节目是多么的精彩,如若那天我也在场的话,那该有多好呀。”酒楼内,一个男子对着坐在他对面穿着深蓝色衣袍的男子说。

深蓝色衣袍的男子,脸上满满的不信,“怎么可能,你也不看看那个是凌希妍,就算她人变瘦了,也未必会筹备什么生辰的节目,你不要被其他人给骗了。”深蓝色衣袍的男子反驳着。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在凌将军生辰的那天,去参加生辰的宾客的随从回来之后亲口告诉我的。”见自己说的话,深蓝色衣袍男子不信,男子的态度也变得不好起来。

深蓝色衣袍的男子,听到男子说有人亲口告诉他的,好奇心马上就上来了,“真的?”

“你不是不信吗?”

深蓝色衣袍的男子马上认错,“大哥,小弟不是不信,只是想想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毕竟像凌希妍那种女子,不管是过了几年她还会是原来的样子的。”

“话虽这么说,但那天去参加凌将军生辰的宾客随从亲眼所见,不会有假的。”男子的话,彻底的勾起了深蓝色衣袍男子的好奇心,“那她现在是变得如何?”

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听那随从所说,虽然看不到凌希妍的容颜,但她的完美的身段与优雅的气质,相信不会差到哪去,跟我们凤羽国的第一美人凤心婷有的一比。”男子说着自己从别人嘴里知道的事情。

深蓝色衣袍的男子听到了以后,眼眸马上变得色眯眯的,仿佛凌希妍此刻就在他眼前一样,男子见此,“你最好给我收起这幅模样,若是你幅德性被南萧皇看到了,你肯定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深蓝色衣袍的男子听此,很不解,“这又跟南萧皇有什么关系?”

男子笑了笑,“你怕是还不知道,我们凤羽国的皇上已经赐婚了,凌希妍在不久之后,将会嫁到南萧国去。”

深蓝色衣袍的男子,被男子的话,惊吓到,“怎么可能,南萧皇不是不近女色的吗?”

男子微微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在酒楼的角落旁,“呵呵,皇兄,经他们这么一说,我现在已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未来皇嫂,”冷凝萱一脸期待的望向,旁边的男子,只是男子深邃的眼眸中猛的一眯,“萧风”。冷昊辰深邃的冷眸,淡淡的看了看身旁的萧风。

“是”。萧风已清楚了冷昊辰的意思,他们南萧国的皇后岂是这些凡夫俗子可以讨论的,真是不知死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