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56巧闹瑞王府宴会(求首定)

056巧闹瑞王府宴会(求首定)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861  |  更新时间:

暮色像一张深灰色的大网,悄悄的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只留下几颗闪闪的星星在天空之中。

瑞王府中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正面暗红色的木匾下挂满红通通的灯笼,受邀的宾客也都陆陆续续的携礼而来。

瑞王府,大门外。

“小姐,趁现在这些宾客来的时候,我们赶快进去吧,不然等一下可就不容易混进瑞王府了。”雪儿看着陆陆续续的往瑞王府进去的宾客,在旁催促着。

凌希研轻轻的拍了拍衣服,美眸望向正在接待宾客的管家,“雪儿,再等等。”

“是,小姐。”雪儿点了点头。

半响过后,凌希研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商人正往瑞王府走去,“雪儿,趁现在。”

“是,小姐。”凌希研与雪儿跟在商人的后面,一起往瑞王府走去。

管家看见商人走了过来,走到商人的面前拱了拱手,“元老爷,您来了。”

被称作元老爷的商人,点了点头,笑了笑,“这是我的小小心意。”元老爷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东西。

管家一见,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吩咐,“快点上,帮元老爷拿东西。”

小厮应了声“是”,走到元老爷身后,拿过元老爷身后小厮手中的礼物,准备转身的时候,余光一瞥,看见扮作小厮凌希研与雪儿,而且手中还拿着东西,伸手欲想拿过来,凌希研岂会让他拿走,躲过小厮伸过来的手,走到小厮的耳边轻轻的说,“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家老爷特别准备的,说是要亲自交给你们的王爷。”

小厮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慢慢的走到大厅,把礼物放好。

“元老爷,请。”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我就先进去了。”说完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刚好这个时候有人来了,所有管家并没有发现凌希研和雪儿。

凌希研与雪儿光明正大的进来瑞王府,跟着刚刚和管家聊天的元老爷来到了一个园子,园子里面的宾客虽不多,却也是热热闹闹。众人杯盏攀谈,可是主人公还没有到,众人只能看详细台上表演着的歌舞戏剧。

站在门外的小厮,看见凤炎彬往这边走来,扯着嗓子,大叫,“王爷到。”

今日凤炎彬一袭深紫色锦袍,腰束一条紫金玉带,头戴银玉束冠,一头如墨的发丝随意飘洒,但是奇怪的是柳梦瑶没有在凤炎彬的身边。

“参见王爷,恭祝王爷福寿安康,恭祝王爷七个月后喜得麟子。”院子中的所有宾客都纷纷向凤炎彬行礼。

“不必多礼,这也只是借着本王的寿辰而举办的一个小宴会罢了,不必拘谨。”凤炎彬眼角含笑,一脸满面春风的样子,“今日也算是个家宴,大家随意。”说是随意,可毕竟这是王府,宾客们举杯攀谈之际,台上表演着歌舞戏剧,突然,园子中的灯火暗了下来,随后一个身穿彩衣的女子出现在舞台中。

这跟女子的身上带着点点的绿光,身子轻轻转动衣裙散开,渐渐的舞动起来,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娇躯随之旋转着,慢慢的越转越快,女子在舞台中翩翩飞起,与几名美人围成一团,玉手挥舞,数十条红绸带轻轻扬出,舞台中仿佛泛起红色美丽的波涛。

瞬间所有宾客的目光都纷纷的投向舞台。

“小姐,这柳梦瑶根本就是在效仿小姐的装扮。”雪儿气呼呼的看着舞台上正在舞动着的柳梦瑶。

凌希研往雪儿的目光望去,不得不说柳梦瑶的每一个动作都把握得很好,论技巧,她绝对能算得上是顶尖的,可是在舞动时,但却唯独缺少了灵魂,掩盖了舞蹈的光芒。

暮色像一张深灰色的大网,悄悄的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只留下几颗闪闪的星星在天空之中。

瑞王府中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正面暗红色的木匾下挂满红通通的灯笼,受邀的宾客也都陆陆续续的携礼而来。

瑞王府,大门外。

“小姐,趁现在这些宾客来的时候,我们赶快进去吧,不然等一下可就不容易混进瑞王府了。”雪儿看着陆陆续续的往瑞王府进去的宾客,在旁催促着。

凌希研轻轻的拍了拍衣服,美眸望向正在接待宾客的管家,“雪儿,再等等。”

“是,小姐。”雪儿点了点头。

半响过后,凌希研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商人正往瑞王府走去,“雪儿,趁现在。”

“是,小姐。”凌希研与雪儿跟在商人的后面,一起往瑞王府走去。

管家看见商人走了过来,走到商人的面前拱了拱手,“元老爷,您来了。”

被称作元老爷的商人,点了点头,笑了笑,“这是我的小小心意。”元老爷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东西。

管家一见,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吩咐,“快点上,帮元老爷拿东西。”

小厮应了声“是”,走到元老爷身后,拿过元老爷身后小厮手中的礼物,准备转身的时候,余光一瞥,看见扮作小厮凌希研与雪儿,而且手中还拿着东西,伸手欲想拿过来,凌希研岂会让他拿走,躲过小厮伸过来的手,走到小厮的耳边轻轻的说,“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家老爷特别准备的,说是要亲自交给你们的王爷。”

小厮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慢慢的走到大厅,把礼物放好。

“元老爷,请。”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我就先进去了。”说完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刚好这个时候有人来了,所有管家并没有发现凌希研和雪儿。

凌希研与雪儿光明正大的进来瑞王府,跟着刚刚和管家聊天的元老爷来到了一个园子,园子里面的宾客虽不多,却也是热热闹闹。众人杯盏攀谈,可是主人公还没有到,众人只能看详细台上表演着的歌舞戏剧。

站在门外的小厮,看见凤炎彬往这边走来,扯着嗓子,大叫,“王爷到。”

今日凤炎彬一袭深紫色锦袍,腰束一条紫金玉带,头戴银玉束冠,一头如墨的发丝随意飘洒,但是奇怪的是柳梦瑶没有在凤炎彬的身边。

“参见王爷,恭祝王爷福寿安康,恭祝王爷七个月后喜得麟子。”院子中的所有宾客都纷纷向凤炎彬行礼。

“不必多礼,这也只是借着本王的寿辰而举办的一个小宴会罢了,不必拘谨。”凤炎彬眼角含笑,一脸满面春风的样子,“今日也算是个家宴,大家随意。”说是随意,可毕竟这是王府,宾客们举杯攀谈之际,台上表演着歌舞戏剧,突然,园子中的灯火暗了下来,随后一个身穿彩衣的女子出现在舞台中。

这跟女子的身上带着点点的绿光,身子轻轻转动衣裙散开,渐渐的舞动起来,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娇躯随之旋转着,慢慢的越转越快,女子在舞台中翩翩飞起,与几名美人围成一团,玉手挥舞,数十条红绸带轻轻扬出,舞台中仿佛泛起红色美丽的波涛。

瞬间所有宾客的目光都纷纷的投向舞台。

“小姐,这柳梦瑶根本就是在效仿小姐的装扮。”雪儿气呼呼的看着舞台上正在舞动着的柳梦瑶。

凌希研往雪儿的目光望去,不得不说柳梦瑶的每一个动作都把握得很好,论技巧,她绝对能算得上是顶尖的,可是在舞动时,但却唯独缺少了灵魂,掩盖了舞蹈的光芒。

暮色像一张深灰色的大网,悄悄的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只留下几颗闪闪的星星在天空之中。

瑞王府中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正面暗红色的木匾下挂满红通通的灯笼,受邀的宾客也都陆陆续续的携礼而来。

瑞王府,大门外。

“小姐,趁现在这些宾客来的时候,我们赶快进去吧,不然等一下可就不容易混进瑞王府了。”雪儿看着陆陆续续的往瑞王府进去的宾客,在旁催促着。

凌希研轻轻的拍了拍衣服,美眸望向正在接待宾客的管家,“雪儿,再等等。”

“是,小姐。”雪儿点了点头。

半响过后,凌希研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商人正往瑞王府走去,“雪儿,趁现在。”

“是,小姐。”凌希研与雪儿跟在商人的后面,一起往瑞王府走去。

管家看见商人走了过来,走到商人的面前拱了拱手,“元老爷,您来了。”

被称作元老爷的商人,点了点头,笑了笑,“这是我的小小心意。”元老爷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东西。

管家一见,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吩咐,“快点上,帮元老爷拿东西。”

小厮应了声“是”,走到元老爷身后,拿过元老爷身后小厮手中的礼物,准备转身的时候,余光一瞥,看见扮作小厮凌希研与雪儿,而且手中还拿着东西,伸手欲想拿过来,凌希研岂会让他拿走,躲过小厮伸过来的手,走到小厮的耳边轻轻的说,“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家老爷特别准备的,说是要亲自交给你们的王爷。”

小厮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慢慢的走到大厅,把礼物放好。

“元老爷,请。”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我就先进去了。”说完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刚好这个时候有人来了,所有管家并没有发现凌希研和雪儿。

凌希研与雪儿光明正大的进来瑞王府,跟着刚刚和管家聊天的元老爷来到了一个园子,园子里面的宾客虽不多,却也是热热闹闹。众人杯盏攀谈,可是主人公还没有到,众人只能看详细台上表演着的歌舞戏剧。

站在门外的小厮,看见凤炎彬往这边走来,扯着嗓子,大叫,“王爷到。”

今日凤炎彬一袭深紫色锦袍,腰束一条紫金玉带,头戴银玉束冠,一头如墨的发丝随意飘洒,但是奇怪的是柳梦瑶没有在凤炎彬的身边。

“参见王爷,恭祝王爷福寿安康,恭祝王爷七个月后喜得麟子。”院子中的所有宾客都纷纷向凤炎彬行礼。

“不必多礼,这也只是借着本王的寿辰而举办的一个小宴会罢了,不必拘谨。”凤炎彬眼角含笑,一脸满面春风的样子,“今日也算是个家宴,大家随意。”说是随意,可毕竟这是王府,宾客们举杯攀谈之际,台上表演着歌舞戏剧,突然,园子中的灯火暗了下来,随后一个身穿彩衣的女子出现在舞台中。

这跟女子的身上带着点点的绿光,身子轻轻转动衣裙散开,渐渐的舞动起来,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娇躯随之旋转着,慢慢的越转越快,女子在舞台中翩翩飞起,与几名美人围成一团,玉手挥舞,数十条红绸带轻轻扬出,舞台中仿佛泛起红色美丽的波涛。

瞬间所有宾客的目光都纷纷的投向舞台。

“小姐,这柳梦瑶根本就是在效仿小姐的装扮。”雪儿气呼呼的看着舞台上正在舞动着的柳梦瑶。

凌希研往雪儿的目光望去,不得不说柳梦瑶的每一个动作都把握得很好,论技巧,她绝对能算得上是顶尖的,可是在舞动时,但却唯独缺少了灵魂,掩盖了舞蹈的光芒。

------题外话------

对不起,本章待修,因为偶家的电脑坏了,所以写不了多少,本章明天偶会重新改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