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56自讨苦吃的柳梦瑶

056自讨苦吃的柳梦瑶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484  |  更新时间:

“小姐。”雪儿一进到房里,就看到凌希妍已在梳妆台前坐着,正在梳着青丝,雪儿接过凌希妍手中的玉梳,“小姐,刚刚为何不让雪儿进来,雪儿可是在门口等了好半响,小姐,你都不曾这样过。”雪儿嘟着嘴埋怨着凌希妍。

凌希妍微微的抬起头,镜中映出雪儿正泛着无辜的双眸看着自己,黑白分明的眸子,泛着满满的委屈。

“噗,雪儿,你真是太可爱了,刚才之所以不让你进来的因为是我正在换着衣裙。”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姐,你怎么不早说呢。”

“好啦,我的好雪儿,我们走吧。”凌希妍站了起来,推着雪儿往房门走去。

——偶是此章节已修,求原谅的分割线——

“你听说了吗?”路人甲对着路人乙说。

路人乙感到奇怪,“听说了什么?”

路人甲听此,一脸鄙夷的看着路人乙,“你难道还没有听说吗?凌将军之女凌希妍现在变的跟三年前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凌希妍已是可以跟心婷公主相提并论了。”

路人乙听到了,“切,原来是这个,我早就听说了,而且我还听说,凌希妍之所以会变美,是因为瑞王爷,为了能回到瑞王爷的身边。”

路人甲一脸不信的看着路人乙,“是不是真的啊?”

“爱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毕竟三年前的时候,凌希妍可是很喜欢瑞王爷的,这次的变美,我敢保证,一定是为了瑞王爷。”

路人甲想了想,觉得也挺有道理的,“说的也对。”

两个路人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落入凤炎彬耳中。

凤炎彬听到两个路人的对话,原来凌希妍是为了自己去减肥,不过那样子,自己还是不会接受凌希妍的,但是谣言始终是谣言,没有亲眼看见的还不算是真的,等一会回到王府的时候,再让鬼魅去查一下。

车夫停下了马车,对着马车里面的凤炎彬说道,“王爷,到了。”话一落,马上下车。

凤炎彬听到车夫的话,慢慢的从马车里面走下来,慢慢的走进了瑞王府,对着瑞王府门口站着的侍卫,吩咐,“跟鬼魅说,本王在书房等他。”话落,走进了瑞王府。

“是,王爷。”侍卫对凤炎彬行了个礼。

书房。

凤炎彬坐在书桌前,看着自己手中的兵书,这时候鬼魅刚好走到了书房门口,敲了敲门,“王爷。”

凤炎彬听到鬼魅的声音,“进来吧。”放下手中的兵书。

鬼魅听到凤炎彬的声音,推门进去了书房,也顺便把门关上了。

鬼魅走进了书房,对凤炎彬行了个礼,“王爷,请问您找属下来,有何事吩咐?”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事情,本王要你帮本王查一下,凌希妍,帮本王查一下凌希妍是不是已变瘦了,还有,将她现在的模样画给本王看。”凤炎彬想看看凌希妍现在的样子。

“是,那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吗?”凤炎彬叫鬼魅做什么,鬼魅都不会过问,这就是凤炎彬有什么事情都会让鬼魅去办的原因。

凤炎彬挥了挥手,“没有了,你下去吧。”

“是。”鬼魅慢慢的退出书房。

凌希妍,我还真的想看看你是不是像路人所说的一样。梦仙阁。

“你确定王爷是让鬼魅去查凌希妍,而且还让鬼魅画一幅凌希妍的画像?”柳梦瑶一边梳着自己的秀发,一边问着自己安排到凤炎彬身边的间谍。

“回王妃,奴婢听的一清二楚,王爷的确是这么说的。”丫鬟丝毫不知自己说出来的话,很可能会惹怒柳梦瑶。

柳梦瑶听到丫鬟的回答,马上将自己手中的梳子,狠狠的扔在地上,梳子马上在地上变成了两半。

见此,丫鬟的身子微微的抖了抖,因为这就是柳梦瑶生气的前兆。

为什么,为什么王爷会让鬼魅去查凌希妍那个贱人,而且还要画下凌希妍那个贱人的画像,王爷是不是对那个贱人感兴趣了,为什么,那个贱人那么丑,王爷还要让鬼魅去查她,因为全瑞王府的小厮丫鬟都知道,柳梦瑶恨极了凌希妍,所以,没有任何一个小厮丫鬟敢在柳梦瑶面前提过,凌希妍现在已变瘦了,而且她自从怀孕后,就没有出过府,生怕自己肚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所以柳梦瑶完全不知道凌希妍现在已变瘦的消息,而且还变得很美。

心中的怒火没有地方发泄,柳梦瑶转身,看见跟自己禀告这件事情的丫鬟,此刻的身子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你很怕本王妃吗?本王妃是野兽吗?你这么怕本王妃干吗,本王妃就那么可怕吗?”柳梦瑶把丫鬟逼到了墙角。

“不。不是,王妃…一点都不。可怕。”因为害怕,所以丫鬟的声音,结结巴巴的。

谁知柳梦瑶一听,玉手一扬,在丫鬟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掌印,“说话这么结巴,难道没有人教过你怎么说话吗?你说,本王妃是不是真的那么可怕!”柳梦瑶的美眸里满满的怒火。

丫鬟捂住被打的脸颊,眼眶已经红了,“王妃一点都不可怕。”

柳梦瑶本来想放过丫鬟,但是看到丫鬟的眸子已是通红,更是不肯放过她,“哭?你哭什么,本王妃有欺负你吗,有吗?”柳梦瑶一边说,一边用玉指狠狠的戳着丫鬟的手臂。

丫鬟眸子中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丫鬟怕自己再次惹怒柳梦瑶,所以就低下头,“王妃什么都没做,王妃没有欺负奴婢。”

因为心中堆积了很多怒火,所以柳梦瑶就把心中的怒火全部发泄在丫鬟的身上,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柳梦瑶不管丫鬟说什么,都不肯放过她,不断的掐着丫鬟的手臂。

丫鬟知道自己再不反抗的话,一定会被打死的,所以微微用力推了一下柳梦瑶。

柳梦瑶不知道丫鬟会推自己,所以身子毫无防备的往后倒,整个人直直跌在地上,头碰到了地上,人还未说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丫鬟看到柳梦瑶摔倒在地上,整个人都吓呆了,“王…王妃…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准备上去扶起柳梦瑶时,突然丫鬟感觉自己颈脖一痛,便失去了知觉,倒了下去。

一名男子出现在梦仙阁,看着倒在地上的柳梦瑶,马上扶起柳梦瑶,“梦儿,梦儿,快醒醒,梦儿,你不要吓我。”男子轻轻的拍柳梦瑶此刻已经没有丝毫血色的脸。

男子眼眸一转看到了柳梦瑶的衣裙,此刻已经红了一大片,顿时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脑中,孩子!

男子马上把柳梦瑶放在了榻上,手扯过榻边的锦被,盖在柳梦瑶身上,准备去找大夫,这时候,躺在榻上的柳梦瑶慢慢的睁开自己的眼皮,十分虚弱的说,“这。件事。情,不要让。王爷知道,算是我求求你了。”说完头一偏就晕了过去。

男子勾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梦儿,你就这么爱那个凤炎彬吗,到了这个时候,你想的还是他,我在你心中,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吗,难道你真的忘记了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了吗?

男子是和柳梦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男子叫元素,五年前,因为自己染上了赌瘾,所以把自己所有的银两,都败光了,最后闹得要被人砍手指的下场,刚好柳梦瑶经过,救下了元素,并且柳梦瑶还承诺,三天后帮元素,偿还完所有的债务,但是一千两,那是多大的数字,最后逼于无奈柳梦瑶就去卖身,帮元素还了债,因为元素觉得自己没有脸见柳梦瑶,所有在柳梦瑶帮元素,偿还了债务的那一天,就离开了凤羽国,三年前回来的时候,那天刚好是柳梦瑶和凤炎彬的婚礼,而且元素也看着柳梦瑶和凤炎彬恩爱的样子,所以元素为了可以忘记,就不断的买醉,但是还是忍不住不去想柳梦瑶,所以就偷偷的去瑞王府,每天偷偷的看一下柳梦瑶,但是有一天就被柳梦瑶发现了。

柳梦瑶叫他不要来这瑞王府了,并且还给了一千两给元素,让他离开凤羽国,元素没有收下,而且元素还向柳梦瑶保证,自己不会打扰她的生活,多次的保证,柳梦瑶才肯相信元素,但是元素还是每天都来看柳梦瑶,因为在他离开的那段日子里,男子跟一位武功高人学了些武功。

男子身子一跃,离开了梦仙阁。

过了半响,男子带着一名大夫出现在梦仙阁,当然是在窗户那里进来的,因为现在是白天,也因为这件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大夫一肚子的怒火,但是又不可以表现出来。

大夫走到榻前,将柳梦瑶的手从锦被中拿了出来,自己的手就放在柳梦瑶的手中,一会后,大夫,走到桌子那里坐下,拿出笔墨,快速的在纸上写起字,写完后,交给元素,因为元素刚刚要他从窗户进来,所以他故意先写好药方,在和元素说柳梦瑶的情况,“她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她腹中的胎儿,是保不住了,近期她要好好的修养,不可以下榻。”说完正准备拿着医药箱离开。

谁知刚走没几步,人就倒了下去,这件事情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因为只有死人才会守住秘密,所以,抱歉,你不可以在留在世上。

元素把大夫的尸体扛在肩上,出了梦仙阁,找到一个没人的河边,扔进了水中后,便马上离开了。

元素回到梦仙阁,帮柳梦瑶换了衣服,擦了擦身子,把现场所以的痕迹都收拾的很好。

收拾好后,元素坐在榻边,看着柳梦瑶,手不自觉的抚上柳梦瑶毫无血色的脸。

柳梦瑶慢慢的张开了美眸。

柳梦瑶抓着元素的手,“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柳梦瑶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元素自己的孩子。

元素点了点头,“梦儿,这几天你要好好的休息,记住千万不要下榻,最近可以让我来照顾你吗?”

柳梦瑶闭上眸子,点了点头,凤炎彬在柳梦瑶怀孕后,很少来看她,而且凤炎彬的生辰快到了,所以这几天凤炎彬不会来,而且这件事情,不可以让别人知道。

十天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