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0诗会比赛

060诗会比赛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72  |  更新时间:

再次听到柳梦瑶让自己离开的话,深深的呼了口气,元素迈开脚步,“好,梦儿,我走,现在就走。”说完便离开了梦仙阁。柳梦瑶看着元素离开的身影,在心中暗暗的发誓着自己一定要过的更好。

——某客栈的分割线——冷昊辰自从将军府回来后,就让小二去准备些酒菜,现下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凌希妍今晚所说的话,不时还会闪现出凌希妍那张绝美的小脸,而且只要那张小脸浮现在脑海中,心中的苦涩甚是更加。

到现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坚持下去,又或者是以南萧国帝皇的身份,但又想起凌希妍她说过她会想方设法的退去这门婚事,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不喜欢被束缚着,她希望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连这些简简单单小要求,自己都没有办法实现,在南萧国的皇宫之中表面虽然风平浪静,后宫虽没有妃嫔,但是有一个太后在,那就永远不可能停止后宫之中尔虞我诈的把戏。

难道自己就忍心让她,到南萧国去面对太后的尔虞我诈的手段,然后再将她牢牢的绑在自己身旁,这样的方式难道就是自己爱她的做法。

或许,放手,不失是一种爱她的方式,放开她,让她去追求她所向往的自由自在,不被约束的生活。自己越想越觉得好像连酒也变得苦涩,甚至连空气都变得尘土飞扬,烟雾浑浊的,自己好像快要窒息了的感觉,拿起旁边的酒壶,往酒杯中倒入些酒水。

东方毅轻轻的推开厢房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冷昊辰正在为自己倒着酒,一袭白衣被烛光晕染,泛着淡淡的,那背影看起来好落寂,又带着一抹绝尘隔世的孤寂,仿佛在世间已孤身行走了千年,令人有些不忍,但又不敢轻易的接近他。顺手将房门关上,走到冷昊辰对面的凳子坐了下来,“辰。”轻轻的喊了一声冷昊辰,然后再微微的叹了口气,“情为何物啊。”

东方毅近日来都知道冷昊辰每到子时就会出去一趟,每一次回到客栈,嘴角上都会带着难以掩盖的笑容,自己与冷昊辰是多少年的兄弟了,冷昊辰在南萧国的百姓眼里,是个勤政爱民的帝王,但在他国的百姓眼中,他是一个嗜血,冷血无情,及手段极其残忍的一个帝王。

自己很清楚冷昊辰他这个人,是不可能轻易动心的,自己也曾经一度的以为他一定是个断袖的,记得曾经有一年太后将一个女子脱光送到冷昊辰的榻上,他连看都没看那女子一眼,让太监马上将那娇滴滴的美人连人带被给扔了出去,可如今他,东方毅拍了拍冷昊辰精瘦的肩膀。

闻言,冷昊辰微微抬眸,“来,什么都别说了,陪朕喝一杯。”冷昊辰将桌上倒满酒的酒杯,递给了东方毅,东方毅他接过冷昊辰递给自己的酒,仰头喝了下去,“好,今晚,本神医就舍命陪君子,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第二日后。

将军府,大厅。

薛灵芸坐在大厅里,品尝着丫鬟刚刚为自己倒的普洱茶。

凌逸云坐在主座上,看着薛灵芸,剑眸中满是赞赏的神情,要是可以的话,撮合撮合她跟浩儿也不失个为不错的主意,”芸儿是吧,希儿很快就来了,你再等一下。“

薛灵芸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着凌逸云笑了笑,点了点头,”好,叔叔。“

”爹。“凌希妍的声音传进了大厅。

薛灵芸听到凌希妍的声音后,抬头,看到凌希妍走进了大厅。

凌希妍昨晚自从夜冥走后,凌希妍在塌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满是夜冥受伤的眼神,心中一整晚都乱糟糟,直到天空蒙蒙发亮,才好不容易的睡下,才睡不到一两个时辰,丫鬟就前来禀告说薛灵芸,有事找自己,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来到大厅里,看到一袭男装的薛灵芸,”芸儿,你今日怎么又穿回男装打扮呢?“凌希妍微微一愣,因为薛灵芸她,治好了凤羽国皇上的病,再也不用去皇宫了,自然也是穿回女装的打扮了。

”希儿,今日是诗会比赛,我想让你陪我去参加诗会比赛。“薛灵芸略带点撒娇的语气对凌希妍说着。

”诗会比赛?我怎么不知道?“

这时候,凌宇浩走了进来,开口给凌希妍解释道,”每四年的今日,凤羽国都会举行诗会比赛,让我们凤羽国的才男才女大展身手的机会。“

凌希妍看到正在走进来的凌宇浩,听到凌宇浩说的话,好奇的问,”哥,那你有没有去参加过诗会比赛呢?“

凌宇浩微微的摇了摇头,”哥,平时都是在研究军事,不关注这些事情。“说完,注意到了凌希妍身边的薛灵芸,”希儿,这位是?“

”哥,这是芸儿啊,她今日要去参加诗会比赛,才会打扮成男子的。“凌希妍给凌宇浩解释着。”

这时候,坐在主座上的凌逸云开口了,“希儿你与这位灵芸姑娘两个人去的话,不怎么安全,这样吧,浩儿,你陪希儿她们去会场吧。”凌逸云明显的想撮合凌宇浩与薛灵芸,只可惜,郎无情,妾也无意啊!

“好啊,反正哥今日也没有什么事可做,那我就陪你们去参加吧。”

“哥,你最好了,哥,芸儿,那我们出发,爹,我们先走了,再见。”

湛蓝色的天空,连一丝浮絮都没有,像是被过滤了一切的杂色,瑰丽的熠熠发光,微风轻轻阵阵的吹拂着,暖暖的阳光覆盖着整个街市,随意在繁闹的街市上着,灿烂的阳光普洒在这边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人穿梭不息,今日整个凤羽国都显得热闹非凡,尤其是凤羽城中,更是一番人声鼎沸,欢声雷动的景象。

因为今日是凤羽城四年一度的诗会比赛,虽是诗会比赛,但是没有限制,女子是不可参加。

城东的街边有一块空旷无比的场地,而这一次被举办的诗会的人,将这块场地清空,在场中央建起一个六米高的擂台,而四面则是建起了评委席,与一些宾客的位置,高台四方挂满红色绸缎,从清晨开始,整个会场就被争先抢占,除去那些特别的位子,其他地方则是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至于街道两旁的茶楼,酒馆也都是站满了人,整个场面看起来极为壮观。

另一边…

“希儿,等一下你就看我的表现吧,今日一定要将那千年雪灵,给拿下。”薛灵芸的眸子微微一眨,一脸轻笑的望向会台中的千年雪灵。

凌希妍也明白了薛灵芸参加诗会比赛的目的,“芸儿,我支持你。”凌希妍听到她的话,自然兴致也就跟着来了,“芸儿,我相信你的实力,并不会比他们男子差。”要说薛灵芸也算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若单单比试文采,不见得就会输给男子,凌希妍的美眸望了望身旁的凌宇浩与雪儿,“哥,你是否有兴致上场一试?”

凌宇浩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了,哥今日只想充当护花使者。”眸子中带着满满的宠溺,看向凌希妍。

薛灵芸听到了凌希妍的话,嘴角微微一扬,“希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支持我的,还是希儿对我最好。”薛灵芸一脸感激的望向凌希妍,她就知道,如果她参加诗会比赛的话,希儿一定会支持她的。

看来参加诗会比赛的男女,还不少呢,凌希妍看着那一*穿着无比华丽的男子女,正准备着一会上场一展才艺的时机。

“让开,让开。”一队队身穿盔甲的士兵,快速的将中间的男女清理开去,为凤炎彬开出一道路来。

“怪不得要如此大的排场,原来是瑞王爷。”一个身穿蓝袍的男子在人群中惊叫着。

“三皇兄,你怎么不等婷儿,就先来了。”一个如黄莺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顿时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看向那顶密封的软轿,都在想像那拥有如此动听声音的美人会是怎么样的。

一个窈窕身姿的女子,慢慢的从软轿上下来,只见那女子一袭淡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淡淡的绿色水仙,银丝线勾出几片竹叶,下摆密密麻麻一排淡蓝色的海出云图,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美的美眸,十分的勾人心弦,皮肤细软如温光柔若腻,樱桃小嘴娇艳若滴,鬓发低垂斜插碧玉凤钗,举手投注如春风杨柳般婀娜多姿。

“是心婷公主。”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

“婷儿,你不是与二皇兄一起来的吗?怎么只有你一个呢?”凤炎彬微微一转身,眼眸顿时闪过一丝的冷光。

“三皇兄,二皇兄稍后便到,只是婷儿,不想失信于三皇兄。”凤心婷微微的轻笑,看着凤炎彬。

“哦?看来婷儿是将二皇兄撇下,来找本王。”凤炎彬话还没说完,就响起了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三皇弟,婷儿何来撇下本王之说,她只是遵守若言而已。”

凤炎彬看到来人,眉角微微的轻佻。“二皇兄。”

“三皇弟,婷儿只是遵守诺言而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