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1薛灵芸对凤心婷

061薛灵芸对凤心婷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477  |  更新时间:

“哦?看来婷儿是将二皇兄撇下,来找本王。”凤炎彬话还没说完,就响起了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三皇弟,婷儿何来撇下本王之说,她只是遵守若言而已。”

凤炎彬看到来人,眉角微微的轻佻。“二皇兄。”

“三皇弟,婷儿只是遵守诺言而已。”

男子并未去理会凤炎彬,而是慢步的走向高台贵宾席的位置坐下。

诗会比赛,是凤羽国的才男才女一展才艺的一种方式,要参加比赛的必须在前一天报名,昨日薛灵芸已经早早就来此地报名了,所以并不担心,没得报名参选的事,凌希妍微微转眸看到薛灵芸此刻一脸的轻松,信心十足的模样。

“现在,诗会比赛正式开始。”高台上,主持诗会比赛的,是在凤羽城德高望重的私塾老夫子,康老夫子,他看到了参赛的男女都已到齐,与王爷等人都已就坐,便大声的呼喊道。

康老夫子的话一落,顿时,整个混乱的场面,马上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也都纷纷的望向了他。

看到混乱的场面安静下来,康老先生扬了扬嘴角,“距离上一次的诗会比赛现在已经过去四年了,相信大家有目共睹,今年的诗会比赛,远远要比前三次的规模更加的庞大,参加诗会比赛的才男才女,也比前三次的诗会比赛的人数多了两倍,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就让我们大家拭目以待,今日的诗会比赛上,谁能在众人中脱颖而出,那么台上的千年雪灵,与这串碧玉雪花项链,就归最后的胜出者。”康老夫子有些兴奋的看着台下的观众,微微大声的道出。

“好,好…”台下的人群中,听到康老夫子说的话,都纷纷鼓起了掌声。

“今年诗会比赛的规则是,第一次出题算是海选,先选出一千名,然后再从一千进五百,第二次出题是五百进一百,第三次出题是一百进五十,第四次出题是选出五十进十,最后这十名参赛者进入最后的总决赛,然后由私塾先生出题,选出最后的三名,凡是到最后三名的,都有一次向亲朋好友的求助机会一次,这就是本次诗会比赛应该遵守的规则。”康老夫子看着手中的参赛名单,再次的解说着比赛的规则。

康老夫子轻轻的吐了吐气,接着说,“今年的诗会比赛,不会再出现四年前的意外,老夫保证,今年的诗会比赛绝对公平,公证,公开,务必让诗会比赛能够继续的越办越好。”

“好好。”台下的人群再次纷纷的鼓起掌来。

康老夫子轻声的咳了咳,“老夫现在宣布,诗会比赛正式开始!”

报了名参赛的男女,都排成了一对对长长的队伍,而高台位置上的裁判现在正在出着题目,海选这一千能进入五百的才男才女。

凌希妍看着雪儿在原地里站着,微微转了转美眸,凌希妍刚刚只顾着看着薛灵芸,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这会刚转身,却发现凌宇浩不知去哪了,“雪儿跟上。”

雪儿听到凌希妍的声音,“是,小姐。”

走了几步,凌希妍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哥。”

凌宇浩还在人群中寻找着凌希妍的身影,这时,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凌希妍的声音,转身一看,看到了凌希妍与雪儿,凌宇浩走过人群,走到了凌希妍的身前。

“希儿,走,这里的人多,拥挤。”凌宇浩在人群中拉着凌希妍的玉手,慢慢的将凌希妍,带出着拥挤的人群中。

“哥,我们这是往哪去。”凌希妍好奇的问道。

“希儿,这是秘密。”凌宇浩的眸子里的笑意,却是多加了几分,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几分。

凌希妍跟着凌宇浩来到了高台上,“哥,这高台的位置,可不是轻易的想坐就坐的。”凌希妍有些疑惑的望向凌宇浩。

“希儿,现在还只是海选,要到决赛,恐怕得一两个时辰后,在这期间,我们可以在这儿,坐着,慢慢的等,至于从何得到这了两个位子,当然哥自有哥的方法,希儿,想不想听关于哥,在边关三年遇到的一些趣事呢?”凌宇浩轻轻的拉着凌希妍坐下,脸上的笑容甚是更加了。

闻言,凌希妍唇角勾着顽皮的弧度,“边关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加强训练的吗?何来趣事可言呢。”

凌宇浩,听到凌希妍的疑问,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希儿,你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这其中有着很大的关联,让哥来为希儿你解答吧。”凌宇浩走到另一个贵宾位置坐下,开始为凌希妍解答着。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后,原本长长深不见底的队伍,瞬间就短了几截,只有余下的几十几人左右,那些被刷下去的才男才女,一个个都在人群中那里摇头丧气。

又过了一个时辰,从五十选出了前十名。

这十名当中,当也有薛灵芸。

凌希妍向薛灵芸投去一个继续努力的眼神,薛灵芸收到后,对着凌希妍点了点头。

没想到,凌希妍这个眼神,竟然被对面酒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给瞬间捕捉到,只见男子周围都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十尺之内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男子身旁的女子,莫名的转过眸子,“皇兄,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竟然,自己真是越来越不懂皇兄了,以前从未见过皇兄的情绪,能轻易地被波动,近日来皇兄真的变了许多,从不曾见过皇兄的脸上有过笑容,但却因要来凤羽国,偶尔既然能看到皇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自己深深的明白,能让皇兄的脸上出现笑容的一定是皇兄,想方设法想娶的女子,可不知为何,今日很明显的感觉到皇兄他浑身都散发着点点的忧伤。

女子轻轻的抿了抿嘴,疑惑的扫了扫对面坐着的男子。

男子并未去理会女子的疑惑,只是淡淡的看了女子一眼,然后将目光看向凌希妍所在的位置。

接下来要从这十名选出三名,然后进入决赛的这个过程中,也比前几轮出的题目,增加了些许难度,这次的比试是,对对子,对的最少的,就淘汰,经过一番激烈的对对子比试,如今的高台上,只剩下了三个人。

康老夫子见此,轻轻地从位置站了起来,扬了扬嘴角,轻声的咳了咳,“经过一番激烈的较量,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现在台上还剩下沉风、心婷公主,还有薛林云,他们三个人都要在比试一番后,看谁是最后的胜出者。”康老夫子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

“好好。”台下的观众都纷纷的欢呼着。

凌希妍听到,这最后三名中,居然有心婷公主的,这倒是让凌希妍有些意外,这心婷公主参加诗会比赛,恐怕是为了,博取一个才女的美名吧。

“现在最后一轮比试,正式开始,由老夫与几名老夫子,一起出题,老夫在诗会比赛还未开始的时候,说过,凡是到最后三名,都有一次求助的机会,请三位,务必谨慎使用。”康老夫子仪态似威严的道出。

“这一轮的规则,是顺序答题,答不出或者答错者,将会被淘汰,答题的顺序是由沉风开始,其次是心婷公主,最后是薛林云。”康老先生大声的解说着,最后一轮的比赛规则。

过了一个时辰后,沉风则先败了下来,此时,场上只剩下了心婷公主与薛灵芸两人,康老夫子,看着场上的心婷公主,与薛灵芸,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微微的道出,“比试继续。”

薛灵芸与凤心婷又开始了激烈的答题,“逆水行舟。”康老先生说出了题目。

答题的是凤心婷,“不进则退。”

“鸟贵有翼。”

下一个答题的是薛灵芸,“人各有志。”

“鸟美在羽毛。”答题的是凤心婷,“人美在勤劳。”

“鸟无翅不飞。”

“鱼无水不游。”

“宁可正而不足。”

“不可邪而有余。”

“宁舍一锭金。”

“不舍一年春。”

“宁可种上毛。”

“莫忘不种收。”

“少而不学。”

“老而不识。”

“长江不拒细流。”

“泰山不择土石。”

“尺有所短。”

“寸有所长。”

“挨金似金。”

“挨玉似玉。”

“久阴大雾晴。”

“久晴大雾阴。”康老先生边快速的翻着,手中的考题,边念了出来。

这次是凤心婷所该作答的,可凤心婷久久却未答出。

场下的观众的目光,都纷纷的投向凤心婷,凤心婷微微的吐了吐气,转身对着康老夫子说,“康老夫子,本宫要求助。”

康老夫子点了点头,“现在心婷公主已经用了求助机会,心婷公主,请记住,您用了,这一次求助机会,就不会再有一次机会了,好了,您开始吧。”

康老夫子说完后,凤心婷把目光投向了凤炎彬旁边的男子,“二皇兄,婷儿,想请二皇兄帮忙可好?”凤心婷一脸期待的看着凤炎杰。

凤炎杰是四年前诗会比赛的最后胜出者,当年他在诗会比赛时,曾把对手打的个措手不及,也不用求助的机会,就轻轻松松的拿下了,诗会比赛的第一名,但今年的这次诗会比赛,凤炎杰只想抱着看戏的心态,并不想参与其中,看着凤心婷依然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而且凤心婷又是与自己是同一胞母的,无奈,凤炎杰最终还是不忍心拒绝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见凤炎杰点头,凤心婷一张俏脸,顿时笑了起来,嘴角勾着一抹微笑。

因为凤心婷有了求助机会,所以台上是凤炎杰对薛灵芸。

康老夫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这一次是心婷公主用了求助机会,所以现在,由景王爷对薛林云,现在继续比试。”康老先生再次翻着手中的考题。

而台下的观众,则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精彩对弈。

然而凌希妍,与凌宇浩正在高台上,优哉游哉的品着好茶,好不自在。

因为对方是景王,四年前诗会比赛的第一名,薛灵芸的实力跟他一比,确实有些吃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