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2精彩的对决

062精彩的对决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

因为东方杰是四年前诗会比赛的胜出者,实力自然是比薛灵芸的强,不久之后,薛灵芸便败阵了下来。

凌希妍正在听着凌宇浩,跟她讲着,他在边关三年的奇遇,忽然,被台下的争吵声打断了,微微的转过眸子,望向台下,台下却是混乱一片,想着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

雪儿在一旁看到凌希妍的疑惑,轻轻的靠在凌希妍耳旁,缓缓的解释着,为何会台下会起哄的原因。

原来薛灵芸用了求助机会,而且被求助对象还是自己,然而会台下的观众一半说,薛灵芸求助错对象,一半的观众却是支持自己的,因为各有各的意见与看法,导致最后意见不合而吵了起来。

凌希妍没想到的是,以薛灵芸的实力竟然会输,轻轻地拍了拍衣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跟凌宇浩说了原因后,缓缓地走向薛灵芸的身侧,轻声的安慰道,“芸儿,没关系的,毕竟你已经尽力了,付出过就没有遗憾可言了。”

希儿她果然是最懂自己的,薛灵芸激动的看着凌希妍,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着薛灵芸坐在刚才自己坐的位置上,凌希妍这才慢慢的转过身,微微抬头,只见凤炎杰一袭浅蓝色的锦袍,腰间束着白玉腰带,黑色的长发被松松的绾起,光洁白皙俊俏的五官,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密,浓密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手上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脚上一双黑色的靴子,他浑身都散发出温文尔雅的气质,淡淡的转过美眸望向康老夫子,“老夫子,可以继续比试了。”

自从凌希妍从位置上站起来那一刻,凤炎杰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凌希妍的身上,今日凌希妍身穿逶迤拖地浅橙纱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的茉莉花,淡雅除却多了出尘的气质,墨玉般的青丝,简单的绾个碧落鬓,鬓上簪着一支清雅浅白色镶紫色边的桔梗花簪,一条浅橙色缎带围在腰间,纤腰不足盈盈一握,先出玲珑有致的身段,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美目盼兮,双睫如扇般扑闪扑闪,三千青丝扇垂纤细腰间,面带橙色的轻纱,微风轻轻吹过,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让人的目光很难从她的身上移开。

康老夫子见周围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凌希妍的身上,再次轻声的咳了咳,“现在你们谁都没有求助的机会,各凭本事,你们先从谚语开始比试,好了,现在老夫宣布,诗会比赛最后一轮比试,现在开始!”

“岁月知松柏,患难见交情。”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好好。”台下的观众再次纷纷的鼓起掌。

“接下来比试的是成语接龙。”康老夫子接过另一个夫子递过来的簿子,轻轻地翻开,看了个头,“第一个成语接龙是,学而不及。”

“及瓜而代,代马望北,北窗之友,友风子雨,雨愁烟恨,恨海愁天,天崩地解,解衣衣人,人才济济,济河泛舟,舟车劳顿,顿挫扬长,扬长而去,去暗投明,明白如画,画饼充饥,饥不逞食,食辨劳薪。”台上的两人都飞快的接着词语,不带半点的思索,接的飞快。

台下的观众,看到台上的精彩对弈,都忘了要如何反应,全都呆呆愣愣的看着台上对弈的两人。

薛灵芸与凌宇浩对视一笑,对于凌希妍的实力,他们两人都一清二楚,而雪儿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凌希妍。

然而凤炎彬此刻唇角微微的一扯,眼眸望向凌希妍,不敢相信此刻在台上,与凤炎杰对弈的是凌希妍,眼眸中有着太多难以看清的情绪,而他身旁的凤心婷,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却浑然不知,原以为在凤羽国,除了自己以外,再也没有要比自己更加出色的女子,双眸之中,满是狠毒的看着在会场中央的凌希妍。

而在酒馆二楼中,之前那个散发寒气的男子,嘴角微微地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而在他身旁的女子并没有注意到男子的异样,目光依旧看向会台上精彩的对弈。

“好好好,看来一时半会在这接词上,景王爷与凌姑娘,是很难的分出胜负,所以这次的题目换成对联,由景王爷出上联,凌姑娘对下联。”康老夫子的声音再次大声的响起,一脸欣喜的往自己位置坐下,安静的看向在高台上的两人。

闻言,凌希妍与凤炎杰,同时的点了点头,“那好,由本王出上联。”凤炎杰的眼眸望向在高台下的桃树,随口一出,“山桃红花满上头。”

凌希妍的樱唇,慢慢的溢出,“蜀江春水拍山流。”

凤炎杰的眼眶中,满是赞许看向凌希妍,口中再次溢出,“锦瑟无端五十弦。”

凌希妍眼眸一转,“一弦一柱思华年。”

“凤尾香罗薄几重。”

“碧文圆顶夜深缝。”

“来是空言去绝踪。”

“月斜楼上五更钟”

“等,等。”康老夫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往高台中央,“老夫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注意,两位就以梅花为题,画一幅画与作一首诗。”四年前的诗会比赛的最后一场时,本是要景王亲笔题诗,与画梅为比试的,可还没到比试的最后一场时,凤炎杰早就轻轻松松的拿下第一名,让他们这些想一睹,景王爷风采的老夫子的,心中形成了一个难以忘怀的遗憾,今日可找到了时机,自己怎么都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康老夫子满是期待的看向凤炎杰。

会场下的观众听到康老夫子的提议,场面再次沸腾了起来,“好,好,比试作画与题诗。”虽然凌希妍在谚语和成语接龙与景王旗鼓相当,但这一场题诗作画凌希妍的胜算反而不大,会场下的观众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凤炎杰自然是知道,这些老夫子打得是怎么样的如意算盘,听到台下的人群正在讨论着一会的比试,眼眸微微抬起,只见她在台上样子落落大方,优雅淡定的站着,心中想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不知她是否还记得三年前那个夜晚所说的话。

康老夫子轻声一咳,“景王爷,凌姑娘,笔墨都已经准备妥当,请移步往两旁的书桌。”康老先生的语气中有点难以掩盖的兴奋,

闻言,凌希妍与凤炎杰各自走往两旁的书桌。

凤炎杰从砚台上,随意的挑了挑毛笔,看准桌前的备好的颜料,快速的下笔。

而凌希妍,看着砚台上的毛笔,玉手轻轻地抚着毛笔,随意的取下一支毛笔,不紧不慢的提起笔来。

台下的观众,全都安静了下来,眼眸不断的投向,高台中在作画的两人。

此刻凌希妍,在认真的想着,画一幅怎样的梅花,梅花中有几样品种,但自己喜欢的是淡粉色的梅花,有了主意后,便增加些许速度,但她不知道,她此刻专注的表情,是多么让人很难,的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微风轻轻阵阵的吹过,仿佛在风中扬起一丝的涟漪,凤炎彬心中倒是有些几分的暗喜,如果等凌希妍比试结束时,跑过来跟自己说,她是为了自己而去减肥的话,自己应该如何做决定,是重新将她接回王府,还是随意的将她娶回王府呢,凤炎彬的眼底闪过一缕笑意。

而在酒馆二楼的男子,剑眉紧紧的蹙了蹙,他同样也察觉到了周围,与会台下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凌希妍,没有任何的缘由,他突然很想要将凌希妍严严实实的藏起来,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其它人窥视到她美好的一面,可自己又有何权利那样做呢?

过了半响,康老夫子看了看香炉中的香,快燃完,站了起来,往凤炎杰的书桌走去,看到凤炎杰早就画好了,将画轻轻地一移,移到书桌的正中间,康老夫子看到凤炎杰作的画与诗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四年前诗会比赛的胜出者,“不错,不错,这画与题诗,实在是妙。”其余的老夫子,都纷纷的围了上来,“好诗,好画。”另一个夫子不断的称赞道。

其余的老夫子看到凤炎杰作的诗与作的画,也都满意的点了点头。

台下的观众,看到众多老夫子,看了凤炎杰作的诗与作的画后,都表示赞许,所以台下的观众个个把头,伸得老高,希望可以看到一点。

看到台下的观众,个个把头伸得老高,康老夫子将凤炎杰作的诗,从桌子上拿了起来,轻声的咳了咳,然后慢慢的念道,“梅花此日未生芽,旋转乾坤属画家,笔底春风挥不尽,东涂西抹总开花。”康老夫子一念完,就把手中的画一转,让台下听不清楚的观众可以看到整幅画的画功与题诗。

“好好好。”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还是可以看得个大概,加上康老夫子念出来的诗句,大部分的观众都纷纷的称赞着。

面对众人的赞许,凤炎杰只是淡淡的一笑,因为他知道,凌希妍作的诗与作的画,不会比他的差。

看完凤炎杰的画与诗,康老夫子慢慢地走向凌希妍的书桌那一方,凌希妍此刻还没放下笔来,只是再次的点了点砚台上的墨水,快速的提起笔来,康老夫子看到凌希妍所作的画,眼眸里满是惊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