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3画中的白梅

063画中的白梅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

看完凤炎杰的画与诗,康老夫子慢慢地走向凌希妍的书桌那一方,凌希妍此刻还没放下笔来,只是再次的点了点砚台上的墨水,快速的提起笔来,康老夫子看到凌希妍所作的画,眼眸里满是惊讶。

会台下原本支持凌希妍的观众,在刚刚看到凤炎杰的诗与画后,瞬间全部倒戈倾向支持凤炎杰,但是在看到康老夫子看了凌希妍的画后,眼眸中竟然是满满的惊讶,同时又在继续支持凌希妍那一方了。

而支持凤炎杰的观众,在看到康老夫子的眼神后,也都很好奇凌希妍会画出怎样的画,能让康老夫子那么惊讶,一个个将脖子,伸得老高的,希望可以看到书桌上的画。

凌希妍画的是淡粉白色的梅花,朝云出岫,在青青苍苍中,乳白色的云纱飘游山腰,像似乎在轻轻起舞,峰峦起伏,重叠环绕,山路蜿蜒深邃,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落在淡白色的梅花的树枝上,又慢慢的铺落在地上。

梅花细而有劲的枝条,形态不一,婀娜多姿,清雅脱俗,金钟似的小花在花枝间点缀着光彩,青青绿绿的枝叶衬托着梅花,朵朵淡粉白色的梅花绽开枝头,乍绽的潇洒自如,落落大方,怒放的赧然微笑,嫩叶轻摇,五片朴素的淡白色花瓣,风雪中傲然挺立,怒放着的梅花,如片片白雪,洁白无瑕,给人一种纯洁高尚的感觉。

见凌希妍此刻,还未停下笔来,康老先生迅速的,调整了自己此刻想要表达的心态,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期待着她会写出怎样震撼人心的诗句。

都说凌将军之女凌希妍,无貌无才兼无德,是在凤羽国家喻户晓的恶名昭彰,可今日一见,如若凌希妍果真是那无才无德的女子,那在凤羽国就没有才女可言了,康老夫子的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

凌希妍知道康老夫子正在自己的后面看着自己桌上面的画,便不去理会他,轻轻地再沾一次砚台上的墨水,笔起笔落,不再是缓缓慢慢的了,而是快速没有半点的停顿,也没再多思索些什么,快速地的下笔着,不到一刻钟后,便写出来。

见此,康老先生有些激动的看着桌上的画,深呼了口气,直接走到凌希妍前面,将凌希妍刚画好的画,轻轻的给拿了起来,康老夫子脸上的笑容,只增不减,眼眸也带着满满的兴奋,与几分惊讶的赞赏,走向会台中央,给几位老夫子,让他们看看凌希妍所画的画与题诗。

几名老夫子,一看到凌希妍的画,眼眸中都带着满满的惊讶,本以为这一场根本就不用再比试了,但在看到凌希妍所画的画像时,但不得不改观,原因是景王爷他所画的梅花,是无人能及的,却没想到是凌希妍她画的梅花,是完全能把梅花的精神,梅花的神韵,与画中的梅花,完全就是给人一种及纯洁又不失高尚的感觉,完完全全的将梅花画得如银雕玉琢,梅花所具有的气质与梅花的妩媚脱俗,淡泊名利,清正无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令人望之肃然起敬之。

在几名老夫子中,一名比较年老的老夫子,细细的解释着凌希妍所画的画,然后缓缓的交给康老夫子,沉声道,“这次由你念给大家听听。”那名年老的老夫子的眼眸带着满满的不舍。

康老夫子却很满意,那位老夫子对画的详细解说,接过身旁年老的老夫子递过来的画,再次清了清嗓子,这才大声的念道,“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康老先生念完,将手中的画,再次展现在台下观众的视线中,会场台下的观众,听到了康老夫子念出的诗句,原本就沸腾的场面,瞬间变得更加的混乱,一个个双眸圆瞪,一个个错愕,惊讶的表情,会台下的观众原本在心中一致的判定了,一定会是景王爷胜出,但是在看到康老夫子将凌希妍所画的画像与念出的诗时,虽然看的迷迷糊糊,大概是可以看的清楚,他们真的是被震撼到了。

而凤炎杰的眼眸中,也带着满满的惊讶,一双眸子直直的望向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凌希妍,看到凌希妍依旧淡淡的在一旁安静地站着,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而凤炎彬像是决定了什么事一般,几乎不可一见的点着头,而眼眸却不曾离开过凌希妍的身上。

在凤炎彬身旁的凤心婷,眼眸中有了满满的愕然,在她心中原本以为,在凤羽国里,是找不到,与她二皇兄的文采能相提并论的人,想到此处,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直直的看着凌希妍。

凌宇浩却露出毫不掩饰的宠溺,嘴角带着满满的微笑,凌希妍会胜出是在凌宇浩的意料之中。

薛灵芸却硬生生的忍住想跑到凌希妍跟前,然后一把的将凌希妍狠狠的亲一下的冲动,又不断的在心中念着,希儿,你真是太给力了。

而在酒馆二楼靠窗边的位置那里,冷凝萱终于忍不住开口,“皇兄,我想去看看那名女子所画的梅花,这离会台的中央,相隔太远了,看不到那名女子的画,不然我们走近些去瞧一瞧那幅画?”冷凝萱刚说完,美眸微微一转,就看到冷昊辰的眼眸,看向会台中央的凌希妍,而且好似眼眸一直从未离开过凌希妍的身上,还没来得及细想,思绪就被打断了,耳旁响起了东方毅欠揍的声音。

“你们可真不厚道,没等本神医,一同前来,你们就先来了,难道你们真的忍心撇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身为美男子的我吗?”东方毅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嘴里还振振有词的埋怨着。

或许是冷昊辰的目光太过炎热了,突然,凌希妍的美眸一凝,不着痕迹的朝某个方向望去,却是什么也不曾看到,不由疑惑的蹙起了眉头,真是怪了,她怎么感觉有人在暗处的某一个角落盯着她看呢?难道是她出现幻觉了?

冷昊辰迅速的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抿,冰凉的茶水瞬间从喉咙中落在心口中,像一滴冰凉的露珠般,落在自己的心湖之上,让微微的冰冷的凉意,在心湖之中泛起一丝丝的波澜,扰乱了心境,甚至还牵引着思绪,但只能由着那股凉意,在心湖中慢慢的扩散来。

闻言,“东方大哥,你在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自信的,宣儿难得与皇兄一同出宫,怎么说也要游玩个尽兴,再说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诗会比赛都快接近尾声了如若我与皇兄一同与等你前来的话,那样得错过了多少精彩的比试啊。”冷凝萱突然冒出了一句,顶回东方毅的话,然后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东方毅实在是想不到,平时看起来个性有些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冷凝萱,会冒出一句顶回自己的话来,喝在口中的茶水,顿时一喷,“噗。”幸好东方毅所坐的位置是在冷昊辰与冷凝萱身旁的位置上,不然冷凝萱与冷昊辰,则要被喷个正着。

康老夫子甚是满意会场台下观众的反应,有些洋洋得意的看了看场下的观众,“如今,景王爷与凌姑娘的画与题诗,都已经写出来了,各位老夫子,一起讨论作个评价吧。”年老的老夫子看到会台下观众惊讶,愕然的表情,嘴角慢慢的扬起一抹轻笑,然后,望向那些做裁判的老夫子,“康老夫子,虽然景王爷画的画与作的诗,是无人能及的,但是凌姑娘的诗画却是比景王爷的更胜一筹。”一位老夫子从会台的角落,慢慢的站了起来,随即连连的沉声道,一双眼眸望向凌希妍时,带着满满的赞赏。

“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那位从角落出来的老夫子,忍不住的称赞道,“年老夫子说得对,凌姑娘的诗画,确实是比景王爷的更胜一筹,所以我们所有的老夫子一致判定,本次的诗会比赛的,最后胜出者是凌希妍凌姑娘。”年老的夫子向康老夫子宣布着,他们一致裁判的结果。

康老先生会意的点了点头,“现在经过所有的老夫子的评价得出的结果是,凌姑娘的诗画比景王爷的更胜一筹,而且这个结果是所有老夫子一致确定的,那今年诗会比赛的胜出者是凌希妍凌姑娘。”康老夫子听到了所有老夫子的一致判定,是凌希妍胜出的评论时,最后满是欣喜的下了定论,然后微微抬不,向凌希妍的书桌前走去,“凌姑娘,恭喜了,可否有兴致到老夫的私塾?”康老先生的话刚落,就响起了另外一个老夫子的声音,“康老夫子,如若凌姑娘要到私塾,那也要到老夫的私塾,而不是去你康老先生的私塾。”年老夫子有些玩昧的看着康老夫子,脸上也带着满满的笑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