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4凤心婷的故意刁难

064凤心婷的故意刁难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29  |  更新时间:

康老先生会意的点了点头,“现在经过所有的老夫子的评价得出的结果是,凌姑娘的诗画比景王爷的更胜一筹,而且这个结果是所有老夫子一致确定的,那今年诗会比赛的胜出者是凌希妍凌姑娘。”康老夫子听到了所有老夫子的一致判定,是凌希妍胜出的评论时,最后满是欣喜的下了定论,然后微微抬不,向凌希妍的书桌前走去,“凌姑娘,恭喜了,可否有兴致到老夫的私塾?”康老先生的话刚落,就响起了另外一个老夫子的声音,“康老夫子,如若凌姑娘要到私塾,那也要到老夫的私塾,而不是去你康老先生的私塾。”年老夫子有些玩昧的看着康老夫子,脸上也带着满满的笑意。

看清来人,康老夫子轻声的咳了咳,“年老兄,老夫的私塾就缺一名女子的学生,难得老夫想要一名女子到老夫的私塾,你就别来捣乱了,再说了,你的私塾不是有二三十名女子学生吗?”康老夫子略带些讨好的说道。

“康老兄,你若是这么说的话,那老夫可就不爱听了,你的私塾里,之所以是没有一名女子学生,是因为你从不让女子到你的私塾里去。”年老夫子毫不客气的顶回康老夫子的话。

“老夫之所以不让女子到老夫的私塾里去,是因为老夫的私塾里面全都是男子,若在收女子的话,那不合情理了。”康老夫子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出来,像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与之前所说的对不上,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可话已经说了出来,覆水难收,懊恼的摇了摇头,可不知为何自己一对上年老夫子,自己就会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那康老兄,你现在又要凌姑娘到你的私塾里去,那合情合理吗?”

“年老兄,你。”听到自己的话,被年老夫子拿来顶回自己的话,顿时康老夫子有些恨得牙痒痒的。

“康老兄,你怎么了?”年老兄有些故意的想要与康老夫子抬杠。

看到眼前都已快到年逾古稀的两人,凌希妍却有些无奈,在凤羽国的私塾,有分男子私塾,与女子私塾,也有女子与男子一起的私塾。

凌希妍微微的摇了摇头,“两位老夫子,首先要谢谢你们的厚爱,只是目前,我还没有想过要去私塾那里。”凌希妍微微的向两位老夫子行了个礼。

正在吵的火热的两人,听到凌希妍的话,微微的转向凌希妍,异口同声道,“那若以后想去的话,老夫私塾的大门,随时随地的为你而打开。”

“好。”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两位老夫子在心中暗暗的道,其实他们两人还蛮可爱的。

“恭喜凌姑娘,今年的诗会比赛能够与你在会台上一起比试,对对子,是本王的荣幸,凌姑娘的文采,确实是与众不同,本王真是自叹不如呀。”

闻言,凌希妍猛的抬起了头,美眸一凝,看向凤炎杰,“王爷,过奖了,我这些文采是上不了大场面,但只能在这小小的诗会比赛上献丑。”凤炎杰对上凌希妍的视线,嘴角浅浅的一扬,弧度优美又好似带着几分令人无法揣测的深沉。

“什么,竟然是凌希妍胜出了,她真的是赢了景王爷,那她实在是太厉害了,既然可以挑战成功景王爷,实在是不可思议啊。”会场下的观众,都纷纷的惊呼着。

“正是,正是,站在老夫现在这个地方,就在不久之前,康老夫子将画展现出的那一刻,老夫,可所谓是,目光如炬,紧紧环视着康老夫子手中的那幅画,根据老夫个人的分析是,景王爷所画梅花虽然是大气磅礴,精致华美,但凌希妍画的白梅却能让人眼前一亮,简直是把白梅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完完整整的将白梅的精髓给画了出来。那是一种扣人心弦,震撼人心的一幅画。”

在会场台下一名略带点白发,已快到年逾古稀的老者摸着他那长长的胡须,慢条斯理的分析着,微微的顿了顿,“想必此画将会在书画界,掀起一道新的书画风,一种新的书画法,一股新的书画风。”

康老夫子听着会场台下纷纷传来络绎不绝的赞扬声,欣然的露出一抹笑意,不错,就连他自己也认为景王的画,虽然精致华丽,也将梅花画得大气磅礴的,但确是有些太过的华美,却将梅花的精髓给掩盖住了,然而凌希妍所画的白梅,却能将白梅画的栩栩如生,扣人心弦。

两者相提并论,毕竟景王的书画风有些过于华丽,简约,画的虽好,但不及凌希妍画的

白梅,画中的白梅好似真的是浮现在眼前,那种在诗中的意象,抒情,还是措词上,昂扬的精神都是完完整整的恰当,让人感受到眼前一亮,耳目一新与画中的无限美好,就如画中的诗一般。“现在,老夫正式宣布,今年的诗会比赛的最后胜出者是,凌希妍。”康老夫子走到会场的正中央,再次高声的宣布着,脸上也是带着满满的兴奋。

康老夫子的话落,会场台下的观众,齐齐点着头,无一不朝着康老先生手中的那副奇特的画,投去赞扬的眸光。

康老夫子慢慢的走到会场台中央摆放千年雪灵的桌台那方,将手中的画轻轻地放下,拿起桌台上的千年雪灵,与碧玉雪花项链,走到凌希妍的那一方,“凌姑娘,如老夫刚未比赛时说过,到最后是谁最胜出,那千年雪灵与碧玉项链,就是那最后的胜出者所拥有。”

接过康老夫子递过来的千年雪灵与碧玉项链,凌希妍朝着薛灵芸投去一个不负众望的眼神,薛灵芸收到后,对着凌希妍轻轻地扬了一下唇角。

但是只有凌希妍知道,薛灵芸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千年雪灵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治病良药,在清幽谷时,薛灵芸的祖父就是为了找这一株千年血灵,而找了五十个年头,到最后他还是连千年雪灵的芯叶都没有看到,就抱撼了一生,而他的祖父没有完成的遗憾,由她的父亲薛凯来完成这个遗憾,她的父亲也曾亲自得出清幽谷,曾到各个国去寻找,千年雪灵的下落,每次到最后,都是失望而归,在皇宫为凤羽皇治病时,无意中听到有太监在,讨论着诗会比赛,而且还说了诗会比赛的最后胜出者,将会得到这一株千年雪灵。

凌希妍见诗会比赛完全可以说是到了尾声,轻轻的走向薛灵芸那一方,欲想快点离开会场,回府休息,补个眠,凌希妍是天色刚亮时才睡下,刚刚又在会场上比试写诗,到现在确实是有些疲惫了。

“等等,凌姑娘,本宫有话要说。”凤心婷的眼眸微微的一眯,唇角上却带着几分嘲讽的看着凌希妍,等凌希妍转过身时,迅速的收起唇角上的嘲讽,瞬间变成了满满的笑意。

凌希妍还未走到薛灵芸那一方,身后就想起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突然,脚下下意识的顿了顿,轻轻的转过身来,就看到那凤心婷来不及收起的那抹嘲讽。

凤心婷见凌希妍停下脚步后,便直径走到会场台中央,“康老夫子,本宫记得,在十二年前,举办的是诗棋会比赛时,本宫记得当时有一位老翁曾设下残局,让才男才女来挑战,可每一度的诗棋会比赛时,都无人能成功的挑战,这残局,导致最后诗棋会比赛,你们这些老夫子经过商议后,一致决定直接去掉一个棋,那就成了诗会比赛了,本宫是想让凌姑娘来挑战这残局,既然你们这些老夫子都说,凌姑娘文采出众,辞采华美,为何不让她来试试那盘残局的棋呢,而且本宫还记得在四年前的诗会比赛,康老夫子曾经是想让本宫的二皇兄来挑战此棋的,只不过当时父皇突然召二皇兄回宫,所以才没有挑战那盘棋。”

凤心婷强忍着心中的不满,嘴角慢慢的扬起一抹微笑的望向康老夫子,只是凤心婷的声音中,却明显的带着些许的挑衅。

凤心婷的话一落,康老夫子却有些微愣,双眸微微一转,望向一旁的凤心婷。

不得不说凤心婷的话,提醒了康老夫子确实如凤心婷所说的那样,而他们这些老夫子自然也是逐渐逐渐的将有残局的棋盘,这件事情给忘了。

凤心婷的声音的不大,却只因为在刚刚,康老先生又在正式的宣布了凌希妍就是最后的胜出者时,原本沸腾而吵闹的声音,顿时又安静了下来,然而会场台下的观众,都纷纷将目光望向凤心婷,不知道他们的心婷公主,为何要提议让凌希妍,去挑战残局的棋盘?

那残局从十二年前开始,就从未有人能成功的挑战那盘棋,有多少的才男才女,也曾为了那盘棋,而苦研多少的棋谱,可到了最后都是失望而归,渐渐地让所有的人失去了信心,从此也就忘了有那盘残局的棋。

而凤心婷的意图就很明显,她就是有些不甘心,想让凌希妍当众出丑,就算是她赢了诗会比赛,也会被扣上不敢挑战残局的名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