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5紫醉蝶花

065紫醉蝶花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

而凤心婷的意图就很明显,她就是有些不甘心,想让凌希妍当众出丑,就算是她赢了诗会比赛,也会被扣上不敢挑战残局的名声,那么她就算是赢了诗会比赛,那也不能算是诗会比赛真正的胜出者。

闻言,凌宇浩与薛灵芸同时站了起来,快速的走到凌希妍跟前,而凌宇浩则将凌希妍拉在他的身后面,然后直接的将凌希妍拉到自己的身后护着,“希儿,不必去理会心婷公主的话,你只要呆在哥的身后。其他的事哥来解决。”有些略带严厉的声音传在了凌希妍耳旁。

在现代,只有戴维将才会她护在身后,而且只要她一遇到棘手或解决不了的事情,那戴维就算是身在t市,也会毫不犹豫的赶到h市去帮助她,保护她,但是来到这古代后,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只要有人要故意的刁难她,凌宇浩都会在第一时间,将她护在身后,凌希妍看着凌宇浩宽广的后背,心里一阵欣喜,“真的不用去理会心婷公主吗?”凌希妍微微的顿了顿,淡淡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不同的情绪。

凌宇浩轻轻的摇了摇头,“不错,希儿,不必去理会她。”凌宇浩轻轻的转过身来,“希儿,哥说过,不会再给任何人有刁难你的机会。”凌宇浩一脸坚定的看着凌希妍。“希儿,有我在,我也不会给让任何人刁难你的机会。”

薛灵芸上前,嘴角微微一扬。

凤炎彬在一旁,看到凤心婷有些故意的要刁难凌希妍,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神情中带着微微的不满,但此刻他不能说些什么。

“婷儿,不得胡闹。”凤炎杰原本满是笑意的脸,慢慢的变成有些严肃的,一双眼眸中也是多了几分的微怒,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他一贯的温文尔雅。

凤炎杰的话,让凤心婷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在心中将凤炎杰之所以会怒斥她的这笔账,算到了凌希妍的身上,在凤炎杰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瞪了凌希妍一眼,然后就愤愤的坐回了之前所坐的位置,“二皇兄,婷儿怎么会是胡闹呢,婷儿只是想让凌姑娘去试试那盘棋而已。”凤心婷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委屈,凤心婷在听到凤炎杰的话后,他声音中带点微微的怒斥,微微的一愣,略略的感到有些意外,再怎么着自己也是他的亲妹妹,他怎么可以当着众人的面直接了当的怒斥自己,还真的是没有给自己丝毫的留些颜面。

凤炎杰微微的抬了抬头,向凤心婷投去一个一个不得放肆的眼神。

凤心婷收到后心中是更加的不满,今日不管怎样,自己都要让凌希妍那个女人当众出丑,不管是谁都阻止不了。

凌希妍在听到凤炎杰竟然开口怒斥自己的亲妹妹凤心婷,这倒是让她感到有些奇怪,来不及细想,眼眸微微的转了转,就看到了凤心婷狠狠的朝着自己瞪了一眼,面纱下的唇角,微微一扬,毫不畏惧的对上凤心婷的视线,美眸中也是多了几分的笑意。

在酒馆的二楼处,冷凝萱看到了凌宇浩将凌希妍护在身后的那一幕,还有刚才看到凤心婷瞪了凌希妍的那幕,顿时感到疑惑,望向一旁的东方毅,“东方大哥,以你的功力,想必是早就知道了会场中央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冷凝萱本是想问冷昊辰的,但是想了想,还是问东方毅比较妥当。

东方毅的唇角微微地勾了勾,勾起一丝笑意,“是谁刚才说,若是等本神医一同前来的话,那会错过多少精彩的比试呀,现在知道了要找东方大哥帮忙了,那就要看看萱儿你的诚意了。”东方毅那一字一句如同开玩笑般的话语,怎么听都像是在与冷凝萱开着玩笑。

冷凝萱知道东方毅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东方大哥,你老人家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小女子照办就是了。”冷凝萱的脸上,微微带点讨好的表情,美眸微垂中,闪过几分狡黠的轻笑。

“咳咳,说了这么多的话,喉咙有些干干的。”东方毅的眼角却是微微的上扬,微微的扯开一抹笑意。

听出了东方毅的言外之意,“好,东方大哥,口干是吧,来,这是宣儿刚才特意为你,让小二刚泡的雨前龙井。”冷凝萱的手中端着一杯,刚泡好的雨前龙井。

“如若东方大哥,还不说那会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萱儿,不介意,用另一种方法让东方大哥将你知道的事情,讲给萱儿听。”冷凝萱的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抹微笑,不怒反笑,直直的望向东方毅,美眸中更是带着几分调皮般的算计。

东方毅接过冷凝萱递过来的茶水,东方毅轻轻的抿了抿,“好了,东方大哥认输了,东方大哥说就是了。”如若此刻东方毅在诸多要求的话,那后果恐怕就是要他在南萧国的御药房上给呆上个十天十夜,想想就一阵后怕,再次抿了抿手中的茶水。

“好像是那个心婷公主要那个凌姑娘,去挑战一盘十多年来,从未有人能挑战成功的一盘残局,说实话那个心婷公主的行为,确实有些许阴险,那盘残局,曾被一名才子给记录下来,刚好本神医,有目睹过那盘残局的大概,那盘残局已经流传了十多年,可以说是如今整个天下是找不到,有人能将那盘残局给破开那残局阵的,这心婷公主的心机很明显就是想让那位凌姑娘当众出丑啊。”

东方毅讲到此处,脸色突然微微的一沉,眼眸中带着几分冷意,他身旁的冷昊辰深邃的眼眸瞬间微微的一眯,危险中更是带着几分的怒意,唇角紧抿着,此刻脸上那已经没有了平时那惯有的冷意,望向薛灵芸身旁的凌希妍,不知他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

“听东方大哥你这么说,萱儿有些清楚了,大概是那位凤心婷不甘心最后的胜出者是那位凌姑娘,所以想方设法的,让凌姑娘去挑战那盘棋,目的就是想让那位凌姑娘出丑,这样一位公主,丝毫没有一国公主的风范。”冷凝萱微微的摇了摇头,一双美眸,直直的望向凤心婷那一方,美眸中又带着满满的怒火。

凤心婷再次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凌姑娘如若你敢挑战那盘棋,本宫承诺,只要你敢挑战,本宫就将御药房中的紫醉蝶花,赠送于你,这个交易对你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怎么样,凌姑娘你敢挑战吗?”

凤心婷的唇角,慢慢的绽开一丝轻笑,而且那双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眸中,亦快速的闪过一丝异样,快的几乎让人无法捕捉。

而凤心婷的话一落,场上就响起了凤炎彬的声音,“婷儿,御药房里的药物。不是你可以随便赠送于人的,那是皇宫的御医所需的药的配方,更何况那紫醉蝶花,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良药,整个凤羽国只有那一株,更加不可以让你胡闹。”凤炎彬略带无奈的劝说着凤心婷。

像是看出了凤炎彬心里的想法,凤心婷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唇角,缓缓的走向凤炎彬的身旁,在凤炎彬的耳边言语了几句。

凤炎彬听到了凤心婷的话,会意的扬了扬眉角。

见此,凤炎杰微微的摇了摇头。

在凤心婷说道紫醉蝶花时,凌希妍明显的感觉到薛灵芸的身子微微的颤了颤,会心的扬了扬唇角,既然凤心婷绕了一个大圈,想自己去挑战那盘棋,这其中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尽管是龙潭虎穴,那也要去试试那盘所谓的残,棋,“既然心婷公主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这样的玩法有些不刺激,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凌希妍的眼眉间,都带着浅浅的笑,唇角优然的扬起。

凤心婷见凌希妍终于想要挑战那盘残棋了,凤心婷立即微微的扬了扬眉,“好啊,赌什么,你且说来听听,怎么个赌法,才会是刺激的。”

凌希妍微微的思索了一下,“公主,我曾听闻皇宫里的御药房有一株青月铁钱莲,如若我成功的挑战那盘残棋,公主是否可以将青月铁线莲给我,当作挑战成功的宝物呢?如若我不能成功的挑战那盘残棋,我愿意将千年血灵与碧玉雪花项链当做是挑战失败的宝物,全部归公主你,这个赌法如何?”凌希妍的眼底露出一抹冰冷的暗芒,很好,只要她肯同意这个赌约,那她就会让她知道,轻易挑衅自己的代价。

“什么,你既然敢打青月铁线莲的注意!”凤心婷对凌希妍的要求感到惊讶,青月铁线莲可是父皇的宝贝啊。

有一次,自己经过御花园时,刚好听到了,有宫女在讨论着青月钱线莲,说如若服用青月铁线莲可以长生不老,延年益寿,且青月铁线莲是千年开一次花,花朵有几种颜色,有青色、淡粉色组成的花瓣,听到宫女说到此处,自己的好奇心完完全全被挑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