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6残棋

066残棋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

有一次,自己经过御花园时,刚好听到了,有宫女在讨论着青月铁线莲,说如若服用青月铁线莲可以长生不老,延年益寿,且青月铁线莲是千年开一次花,花朵有几种颜色,有青色、淡粉色、淡白色组成的花瓣,听到宫女讲到此处,自己的好奇心是完完全全的被挑了起来。

在听到宫女的议论后就马上跑到凤羽宫,去跟父皇说自己想要那一株青月铁线莲,结果是被父皇怒斥了一顿,到最后,自己以绝食相逼,只为了能看到青月铁线莲,几天几夜从未有进过一粒米,导致最后父皇终于妥协了,退了一步,只让青月铁线莲到自己的寝宫暂时存放几天,好让自己观赏观赏,这其中还千叮万嘱,要自己一定要小心的照料此莲,但往深一个角度想,一件宝物换两件宝物,想想也是自己赚大,想那凌希妍根本就不可能破解那盘棋的,想到此处心中的石头就不复存在了,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过度的紧张,微微的挑了挑眉,镇定自如的看着凌希妍,“就依凌姑娘所说,一会凌姑娘可别食言。”

“自然不会,还望公主记住承诺。”凌希妍见鱼儿上钩了,自然乐得轻松的走到康老夫子跟前,一双美眸里则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康老夫子的眼眸微微的闪过一抹不明的含义,然后望向凌希妍凌希妍微微的轻声的问道,“凌姑娘,你的意思是?”

“既然我与公主设下赌约,那自然是挑战那盘残棋了。”凌希妍冷冷的转过眸子,看向凤心婷,眸底竟有,一种不可亵渎的气势,灿若星子的深不见底,眸里的锋芒毕露,在现代孤儿院的时候,曾经只有叔叔,一得空的时候,就会找自己一起下棋,谈谈棋经,每一次下棋的开场白他都说,棋的最高境界就是在劣势中反败为胜的技巧,有一定水平后,下棋时必要做到未强先弱,下每一局棋时给对方占优,使已方处于劣势。

有思路,想好每一步下棋的思路,一定要仔细想上方的战局,临杀勿急,稳中取胜,强调稳慎时又说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夫弈棋者,要专心绝虑静算,认真观察、仔细分析待敌坦然无喜怒挂怀,大抵一局之中,千变万化。

“好,既然凌姑娘要挑战那残局,那自然是好。”年老夫子听到凌希妍答应了,不由得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望向一旁,有些微愣的康老夫子,“康老兄还不去将那残棋给取来?”

“老夫已让老夫的弟子去取那残局了。”康老夫子在听到年老夫子的话,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凌希妍,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担心。

“夫子,残棋已经取来了。”康老夫子的话刚落,就响起了一名少年男子的声音,少年男子的声音在整个会场中央,显得非常的洪亮。

康老夫子一眼望去,整个会场除了刚才作画的书桌,场上只剩下裁判席那里有桌台,“那就将残棋放在裁判席的桌台上。”

“是,夫子。”少年男子恭敬的应着,然后快速的将残棋放在了裁判席的桌台上,微微的望向凌希妍的眼眸中,更是满满的期待。

“夫子,弟子已将残棋准备妥当。”此刻少年的声音中,竟也是满满的期待。

凌希妍则快步的走向裁判席的那方,微微的挑了挑眉角,然后便轻轻的坐下。

康老夫子的眼眸微微一转,便看到了凌希妍此刻正微微的垂下了眸子,以为她是在为了挑战残棋的事而忧心的,眼眸快速的闪过一丝不忍,那盘残棋是多年流传下来的,自己也是无法破解其中的奥妙,在刚才的诗会表现中她确实是文采出众,但这残棋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个很高的挑战,只望她可以将棋盘上的死棋减少些,微微的摇了摇头。

见此刻凌希妍已就坐,康老夫子轻声的咳了咳。“老夫讲讲,这残棋的规则,正所谓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一着棋走了一步之后,便不得再予更改,若棋子已经到达棋盘上的另一位置,虽未离手,亦不得改换至其他的位置,以上的便是此棋的规则。”

康老夫子的语气微微的顿了顿“但以下的便是老夫给凌姑娘你的一个提醒。”

下棋讲究“先”字,棋谚有“弃子争先”,“宁失一子,不失一先”,“得子得先方为胜,得子失先方为败”。

“第一步,要细细的观看着棋台上的残局,棋台上的死棋是围绕着整个棋盘,将死棋捡掉,因此围绕在棋子的地盘会越来越少,每一步必须是小心翼翼,一步错,便是满盘皆输,但要记住的是,棋盘上如若你不弃,成功定也不弃你而去。”“第二步,将棋子摆好后,只需细想策略,便按步骤,有目标地开始向残棋突破进攻,尽可找到破绽,然后将其突破。”“若已是很优势的棋局,并不能一味死守,要稳扎稳打,优势不等于胜势,还要好好的把握每一个机会,以静观其变的方式,纵观全局,最后方能一子决胜负。”

“第三步亦是最后一步,必须做到,胜不骄、败不馁、举手不悔大丈夫,如若有放弃的念头,那就是将两个自己的棋子放在右下角即可”。

康老夫子微微的呼了呼气,沉声道,“是关于,观棋的事了,正所谓是观棋不语真君子,举手不悔大丈夫,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是给棋弈者一个安静思考的会场。”

康老夫子的话刚落,会场中的人都齐声道,“那是自然的。”康老夫子见此满意的看着众人,轻轻的摸了摸浅浅的胡子。

凌希妍从康老夫子的话语中,感觉到康老夫子的用心,微微的扬了扬眸,朝座位上的康老夫子投去一缕灿烂的光芒。然后迅速的收回眸光,细细的观看着棋台上的残局,只见棋盘中只有寥寥几颗的黑白棋子,处处设有机关陷阱,走起来必须步步无误,小心翼翼,一不留神,稍有些不甚,定会全军覆没的,而残棋局眼见平平淡淡,但这其中的深奥玄妙,奕棋者只有环环相扣,

步步紧逼,走出精确辛辣的招法,方能拿下残局,这样的对奕会变得更有意思,而此刻必须是心无旁鹜。

凌希妍的玉手轻轻地执起一枚白棋,往棋盘里轻轻的一放,凌希妍经过仔细的观察,发现残局中,每走一步,都有一个像是在牵制住白棋前进的阻挠,玉手执起棋盘上的黑棋,将死棋捡出,放在一旁的棋罐里,美眸里闪烁着灿烂的光芒,纵观残棋,想突破这残棋必须是得重新的部署过,片刻后,凌希妍的嘴角便微微的上扬,改从右侧开始猛攻,玉手迅速的执起了白棋,棋起棋落,毫无半点的犹豫,思索,片刻后,棋盘上的死棋都已经被消除了。

见此,观棋的老夫子们,纷纷小声的讨论起,康老夫子的眼眸微微地眯了眯,危险地看着正议论的起劲的老夫子们,唇角勾起,满眼的警告,等他们收到康老夫子的警告,一个个的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等他们闭上了嘴才发觉为什么他们要畏惧康老夫子呀。

凌希妍看到此刻的残棋上的死棋,都已经消除完毕,细细的想着下一步该如何的部署,残棋上的每一步都牵连着每步,每走一步都潜藏着杀机,往往一步错,就会全盘皆输,所以必须是运筹帷帐的规则好每一步。

酒馆的二楼,冷昊辰望向凌希妍的眼眸中,却带着几分异样,弧度冰冷又好似带着几分让人无法揣测的深沉。

“凌姑娘,努力啊。”冷凝萱恨不得跑到会台上去,为凌希妍加油,冷凝萱一双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双眸子直直的望向凌希妍,她身旁的东方毅眼眸却不是望向凌希妍,而是望向人群中的薛灵芸,东方毅的眸子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明的含义。

凤炎杰的眼眸直直的望向凌希妍,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凤炎彬此刻的心情,有着些许期待,又带着几分紧张。

凤心婷看到凌希妍此刻一脸思索犹豫的样子,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轻笑,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得意,眸子中带着慢慢的嘲讽望向凌希妍。

康老夫子看到此刻凌希妍,还未想好如何走下一步,脸上也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直直的看着凌希妍,等待着她的下一步是如何走的。

凌希妍此刻将美眸闭上,脑海里想着清幽谷的后山,想着自己在后山时,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等让人心旷神怡的场景,玉手轻轻地将棋罐里的白棋执起,放在棋盘的角落,美眸瞬间快速的睁开,此刻的棋盘上是,残局中透出凄凉,像一幅的画像,整幅画中都浮现出悔恨交加,思念成疾的现象,仿佛画中就只留下悲恸,蓦然惊觉,却是棋局一场,看到此处,凌希妍却有些清楚,为何会有那么多的才男才女都无法破解这残棋,是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盘,无法解开的破绽的残棋,凌希妍玉手轻轻的执起白棋,神色微微的凝重看着棋盘,柳眉微微的皱着,美眸里闪烁着幽兰绚烂的光芒,片刻后,唇角微微的上扬,将玉手中的棋子放在了黑棋的前一方。

会场上的人们纷纷的惊住了,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地喊道,“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