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8玉石

068玉石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88  |  更新时间:

上官棋从见到老妇人后,就呆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一双眼眸紧紧地看着她,好似怕她再次从他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一般。

康老夫子看清来人微微无奈道,“嫂子,老夫这不是为了帮你讨回个公道吗?再说了,当年如若不是他终日冷落你,你会离家出走吗,会在外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头?”康老夫子微微的瞪了一眼在那呆愣的上官棋。

上官棋在听到了康老夫子的话,微微的回过神,快速的走到老妇人跟前,轻轻地将老妇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中,眼眸中充满着深情与更多的悔恨。

老妇人却是轻轻的一笑,不去理会上官棋的错愕,拉起上官棋的手,走到凌希妍的跟前,“小姑娘,老妇不知道要如何的答谢的,如若不是你,解开残棋上的诗词,恐怕老妇就会与老伴从此相隔两地,老妇无以回报,但此玉石是老妇与老伴当年的定情信物,老妇现在就将于是赠送给你。”

老妇人从衣裙中,取出一个精美的玉石,轻轻的放在了凌希妍的玉手中。

老妇人看着眼前的凌希妍眼眸清亮如水,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浅浅的。

“婆婆,玉石是你与老爷爷的定情信物,那恕我不能收下,毕竟这太贵重了。”凌希妍看着眼前的两人,在这古代。

妻子离家出走,而丈夫则放下手中所有的研发,去寻找离家的妻子,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二年,这十二年来,他从未间断过,对妻子的寻找,可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回,这样的一个人,足以让人清楚,他之前所犯下的错,并不是什么不可挽回的,兜兜转转的,两人又能再次的相逢,她打从心里的为这两人感到庆幸,凌希妍面纱下的小脸微微绽开满满的轻笑。

“小姑娘,玉石你还是收下吧,老妇与老伴都已是老夫老妻了。”老妇人微愣,一双眸子,直直的看着凌希妍,眼眸中是满满的惊愕,若是别人看到如此绝美的玉石,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收下,可她却是一昧的拒绝。

一旁的上官棋见此,微微的摇了摇头,自己爱妻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小姑娘,就如内人所说的,老朽与老伴是老夫老妻了,这玉石就当是,小姑娘你破解残棋最后赢来的宝物,可好?”上官棋轻轻的拍了拍老妇人的手心,唇角带笑。

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眉,“老爷爷,破解残棋,实在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实在是受不起,那么贵重的礼物,当然老爷爷若是,想要答谢我的话,那就好好的把玉石,重新给婆婆戴上,”凌希妍的美眸里划过一抹狡黠。

“啊?”场上的老夫子们,一个个都有些微愣,他们都以为,凌希妍会收下玉石,但没想到的是,凌希妍却是让上官棋,重新将玉石给老妇人戴上。

凤心婷对于凌希妍的做法,眼眸中露出一丝不屑。

凌希妍将玉手中的玉石,轻轻的递给上官棋,示意他为老妇人戴上。

上官棋微微无奈的接过凌希妍递过来的玉石,走到老妇人身后,为老妇人戴上玉石。

老妇人听到凌希妍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不容置疑,微微的叹了叹气,任由上官棋,将玉石戴在自己的身上。

上官棋向凌希妍投去一抹感激的眼神,然后轻轻的转过眸子,与老妇人四目相对,一瞬间,会场上的气氛微微的有些变化。

“咳咳。”康老夫子丝毫不犹豫的打破这微妙的变化。

上官棋听到康老夫子的轻咳声,微微的回过神来,“各位,后会有期,老朽与老伴就此告别了。”说完不等会场台上众人的反应,便拉着老妇人向人群中走去。

见此,康老夫子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的咳了咳,“现在,老夫宣布,凌姑娘成功挑战了残棋,是今年诗会比赛的最后胜出者,还有就是,今年的诗会比赛圆满结束。”康老夫子看着会场台下的观众,微微大声的宣布着。

会台下的观众,听到康老夫子的宣布后,都纷纷的鼓起掌声来。

见此,凤心婷的脸色微微变,看向凌希妍的眼眸中,更是掩藏不住的怒意,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拂了拂袖,走到东凤杰跟前,“二皇兄,婷儿的身子,有些不适,想先回宫了。”凤心婷的话语中,是满满的不屑与怒意。

但此刻的凤炎杰的心思都在凌希妍的身上,并没有去理会凤心婷的话。

凤心婷见凤炎杰不理会自己,凤心婷微微了皱了皱眉,不再去理会凤炎杰,领着身边的宫女,轻轻的转身,正准备往会场台下的软轿那一方走去。

“等一下,公主请留步。”一阵轻轻柔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凌希妍的美眸轻轻的扫了扫凤心婷,略略的走上前,“公主,你似乎忘了之前的承诺了。”

“什么承诺,本宫根本就没有承诺过什么。”此刻凤心婷只想快一点回宫,好声没气的转过身来,瞪着凌希妍,难不成她还要羞辱自己一番才罢休。

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唇角,目光微微的一转,冷冷的看向凤心婷,“公主,在刚才我还未挑战残棋之前,你我设下打赌之事,若是我不能成功的挑战残棋,那千年血灵与碧玉雪花项链就归你所有,如若我挑战成功残棋的话,那青月铁线莲必须是归我,不知公主是否兑现承诺?”

“你!”凤心婷此刻被凌希妍气的握紧拳头,恨不得向凌希妍的脸上挥去,无奈她是一国的公主,不能给凤羽国丢了颜面。

会场台下的观众,此刻惊愕的看着凌希妍,他们没有想到凌希妍的胆子竟然会有那么大。

“本宫不曾说过那样的话,也不曾记得任何的承诺。”凤心婷微微的呼了口气,如果让凌希妍拿走青月铁线莲,那父皇一定会龙颜震怒的,到时候,自己也不能轻易的脱身。

看来凤心婷是不打算兑现自己的承诺,指尖轻撩起面纱边的一缕青丝,轻轻的把玩起来,美眸闪过一抹浓浓的慧黠,淡淡的看望凤心婷。

凤炎杰只是在一旁看着,并不打算插手这事,毕竟这其中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沉默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凤炎彬此刻的心里,早已是五味杂陈的了。

凌宇浩微微的扬了扬唇角,眼眸里满是宠溺的看着凌希妍。

薛灵芸微微气愤的看凤心婷,不过自己并不担忧,不着痕迹的望了望凌希妍,嘴角不知不觉的就浮起一抹笑意。

雪儿在一旁轻轻的瞪了一眼凤心婷。

酒馆的二楼那一方,冷凝萱在看见凤心婷不打算兑现承诺的时候,差一点就跑到会场台上去了,还好凌希妍及时的将凤心婷拦下,不然的话,她现在已经在会场的台上了,冷凝萱微微的抿了抿桌子上的雨前龙井,樱唇轻轻地启开,“皇兄,你说凌姑娘她会用什么样的方法让凤心婷来兑现她的承诺。”冷凝萱的目光微微的转了转,看冷昊辰。

冷昊辰深邃悠远的眼眸闪过一抹寒光,微微的扬了扬唇角,扯出一丝轻笑,只是那轻笑中,却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

“皇兄。”见此冷凝萱的小脸上多了几分惊愕,眼眸里,还带着几分的担心,“皇兄,你该不会是…。”冷凝萱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冷昊辰。

闻言,冷昊辰轻笑不语,只是微微的转过眸子,惊叫我望着凌希妍的身影,没有知道此刻在想什么。

“皇兄。”冷凝萱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疑惑中带着几分的错愕。

会场台上的众多夫子,没有想到凤心婷会不打算兑现承诺,一个个投向凤心婷的目光中,带着慢慢的不可置信。

凤心婷被那些目光给激起了心中压制的怒火,但凤心婷却是将心中的愤怒,给掩饰的很好,只是微微低头,狠狠的咬了咬嘴唇,朝着身边的宫女狠狠的瞪了一眼。

宫女被凤心婷一瞪,更是将头低到尘埃里去。

凌希妍樱唇轻启,“怎么,难道是公主忘了之前的赌约?那需要我帮帮公主回忆一下刚刚所发生的事。”凌希妍的美眸里划过一缕狡黠。

闻言,凤心婷不以为然的扬了扬起下颌,她在心中断定凌希妍,怎么也会为自己是公主的身份,而有些忌讳的,自然不会为难她的。

“实在是没有想到,堂堂一国的公主竟然会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一个女子,这实在是有失凤羽国的颜面。”这时,会场上响起了一道惋惜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随着声响的地方望去。

只见男子一袭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光洁白皙的脸庞,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不知何处,清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

------题外话------

来人会是谁呢?猜猜看哦。猜对有奖。(*^__^*)嘻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