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69东方煜

069东方煜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

众人的目光随着声响的地方望去。

只见男子一袭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光洁白皙的脸庞,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不知何处,清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

而他一旁的女子则身穿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细致乌黑的长发,长长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仿佛像一把小扇子,

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的微笑那

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显得更加的可爱。

自从男子与女子出现后,会场台上台下都乱成一锅粥,会场台下的女子看到男子后,一个个都呆呆愣愣的看痴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更忘记了应该有的矜持,一个个都直直的,愣愣的望着慢慢走向会场台上的男子。

男子与女子慢条斯理的走向会场台上。

凤炎杰看清来人,轻轻的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东方太子,既然已到了凤羽国,为何不先到皇宫,本王可不想没有尽到地主之谊,怎么说这也是东方太子你初次来到凤羽国,如若本王没有好好的招待东方太子,没有尽到地主之谊,那就是本王的失职。”凤炎杰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眼眸透着几分的审视。

“景王,倒是没有景王所说的那么严重,本宫今日才刚到凤羽城,还没有来得及进宫,就听说凤羽城举办四年一次的诗会比赛,本宫是想见识见识凤羽城中的盛会,想比赛结束在进宫,也不迟,但本宫在会场台下,明明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心婷公主与凌姑娘的赌约,可为何心婷公主却说没有赌约这回事,本宫在会场台下,实在是犯糊涂的紧,所以才忍不住的出来问个明白,到底是本宫听错,还是心婷公主想言而无信。”东方煜轻轻的转过眼眸,向凌希妍投去一个暧昧的眼神。

凌希妍刚好转过美眸,看到东方煜投过来的眼神,微微无语的抽了抽唇角。

东方煜平静无波的目光陡然转寒,确实令人从心底发麻。

凤心婷从东方煜出现后,便在原地呆呆愣愣的站着,但在听到了东方煜的疑惑,微微的回过神,“东方太子,本宫确实没有承诺些什么,也不曾跟凌姑娘定下赌约。”

凤心婷微微的转过眸子,看望东方煜,在心中暗自决定着,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不曾定下赌约,那凌希妍定不敢拿她怎样。

见此,凤炎杰轻轻的走到凤心婷跟前,略略的拉了拉凤心婷的袖角。

但凤心婷不以为然的走到东方煜跟前,“东方太子,想你在会场台下是听错了。”凤心婷一脸的理所当然,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不见半点的心虚。

凤炎杰见此,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

“哦,那如公主所说的那样,是本宫的听力出了问题。”东方煜饶是满脸兴味的看了看凤心婷。

“自然不是东方太子的听力出了问题。”凤心婷一见到东方煜看向她,一时欣喜过度,顿时就脱口而出。

“那依公主所言,不是本宫的问题,那就是有赌约这一回事了。”东方煜慵懒的扬了扬嘴角,眼眸闪过一丝的厌恶,轻轻的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下,他身旁的侍卫,见自家的主子坐下,快速的为东方煜倒了一杯清茶,递给自家的主子。

东方煜接过侍卫递过来的清茶,轻轻的抿了抿,微微的眯了眯眼角,在缓缓的睁开,顿时玩心大起,“丫头,过来,跟本宫一起喝一杯。”东方煜指了指旁边的椅子,望向凌希妍,他那略略含笑的声音慢慢的响起。

他的声音极为的轻淡,嘴角微微的扬了扬,让他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的灿烂,几分炫目。

顿时,会场台上台下的所有目光都投向凌希妍。

凌希妍在那台中央的样子落落大方,浅浅的站立,依然柔顺的青丝慢慢的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夺目的弧线。

那些目光当中,有惊愕,有羡慕,当然也有忌妒的,一个个都向了凌希妍,此刻众人更期待她接下来的反应。

酒馆二楼处,冷凝萱的美目里,满是疑惑的看着凌希妍的身影。

冷昊辰听到对方煜开口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双眸微微的眯起,眸子中的寒光直直的射在对方煜的身上眸子深处,微微的闪过几分的怒意,微微的转过眸子,望了望在那呆愣的凌希妍,心中竟然多了几分的沉闷,隐隐的感觉到有些透不过气,似乎心中被什么物品给堵住了。

凤心婷在听到东方煜的声音后,身子微微的惊滞,她一度的怀疑她是听错了,但看到了东方煜的眼眸是望向凌希妍的,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东方煜。

凤炎杰只是微微的蹙了蹙眉头。

凤炎彬更是一脸的紧张的望向凌希妍。

凌宇浩与薛灵芸有着一样的表情,都是一脸的迷茫。

雪儿在一旁狠狠的咬了咬唇角。

凌希妍的唇角再次无语的抽了抽,他这是当着大庭广众之下,断定她定不会拂了他的面子,好,看他想怎么,自己一定奉陪到底,面纱下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优雅的弧度,轻轻的拉了拉身后一脸迷茫的薛灵芸,往东方煜所指的椅子坐下,让薛灵芸做到东方煜身旁,而她则坐到薛灵芸身侧。

众人被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微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凌希妍会拉着薛灵芸一起入座。

东方煜慢条斯理的抿着清茶,清澈的眸光,浅浅淡淡的扫过众人,将众人异样的神色收入眼底,随即勾起玩味的笑意,而最让他惊愕的是凌希妍的反应。

凌希妍的樱唇轻轻的溢出,“东方太子,我想你不介意多一个人陪你品茶吧。”凌希妍的美眸快速的忽地一闪,某种狡黠的光芒是越来越亮。

东方煜在听到了凌希妍的话后,随即,嘴角一弯,“自然不会,本宫一向都是好客之道。”

再次轻轻的抿了抿清茶,“公主,那如公主所说,那是有赌约这一回事了。”东方煜再次轻声的问道,东方煜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却有着让人无法违抗的魄力。

凤心婷的身子微微的僵了僵,“东方太子,也没有赌约的这一回事。”凤心婷此刻还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好,既然公主是说没有赌约这一回事,那本宫不妨问问会场台下的所有人,看看会场台下的人是否知道赌约这一回事。”东方煜根本就没有给凤心婷思考的机会,再次轻声的质问道。

“好,东方太子尽管问会场台下的每一个人。”到了现在这一刻,凤心婷还是一脸的理直气壮,凤心婷强忍住心中的不安,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那就是抵赖到底。

凌希妍在一旁悠闲的品着清茶,美眸微微眯了眯,转了转眼眸,眸底瞬间划过一抹狡黠,如果这事由东方煜来处理,那会不会更好些?

她知道,就算是自己让凤心婷兑现了承诺,那凤心婷一定会想别的法子对付她,如果直接由东方煜处理的话,那结果怎样,相信凤心婷最后也无话可说。

打定了主意,凌希妍再也不推辞东方煜的好意,轻轻的将目光扫向凤心婷。

凤心婷此刻一脸的理直气壮,丝毫无半点心虚。

东方煜微微的挑了挑眉,慵懒的站了起来,会场台下的众人在猜测一会东方煜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却在这时候,会场的台上响起了一道尖声尖气的声音。

“景王爷,瑞王爷,皇上有旨意宣二位王爷进宫。”一名太监,手中拿着拂尘,轻轻的甩了甩,突然在凌希妍那一方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刘小姐,这是青月铁线莲与紫醉蝶花,皇上让奴才转告凌小姐,说心婷公主今日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凌小姐海涵。”

“什么,刘公公,为何父皇要将青月铁线莲与紫醉蝶花给凌希妍。”刘公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凤心婷的质问声给打断。

刘公公听到凤心婷的话,眉头紧紧的蹙了蹙,在皇宫里,有谁不敬他三分,“公主是在质疑杂家的口谕。”刘公公示意身边的小太监将青月铁线莲递给凌希妍。

“谢刘公公。”凌希妍接过刘公公身旁小太监递过来的青月铁线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