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74柳梦瑶小产

074柳梦瑶小产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32  |  更新时间:

凤炎彬一来到画舫的边缘,就看到了柳梦瑶蜷缩着身子,倒在了血泊之中,狠狠的推开了一旁站着的凌希妍,快步的走向柳梦瑶。

“梦儿,你怎么样了,梦儿…”

“王爷,并不是凌姑娘推到梦儿的,是梦儿不小心摔倒的,王爷…。肚子,肚子好痛…”柳梦瑶一脸无助的看着凤炎彬。

“王爷请不要去责怪凌姑娘…王爷…”

“梦儿,先不要讲话。”

“还在那里愣着,还不快去找大夫,快去…”凤炎彬咆哮的怒吼着,然后轻轻的抱起了柳梦瑶,从凌希妍的身旁绕过,大步的往船舱的方向走去。

在凤炎彬抱着柳梦瑶经过的那一刻,凌希妍美眸中的幽光一闪而过。

“是,王爷,奴婢这就去请大夫。”小佳连忙大声的应道。

在画舫上的人,在听到了小佳的惨叫声后,都纷纷飞赶来瞧个热闹。

“小姐。”雪儿轻轻的喊了一声凌希妍,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惊吓,而身子却有些微微的颤抖着。

“雪儿。不必太过的担忧,我自有办法证明不是我推倒柳梦瑶的。”

凌希妍轻轻的拍了拍雪儿的手心。

“真是想不到凌希妍你会为了能重新的回到瑞王府,而去推倒已怀有身孕的三皇嫂,你真是下心肠很到连身怀六甲的女人也不放过吗?”

凤心婷从人群中穿了过来,狠狠的瞪了凌希妍一眼,但同时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冷笑。

凤心婷快速的转身,猛的拂了拂袖,一个箭步,便直接穿过人群,往船舱的方向走去。

凤心婷的话刚落,画舫里的男子与女子,都纷纷的议论起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呀,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最毒妇人心,”。

“听说她是为了瑞王爷而去减肥的,难怪她会去推倒瑞王妃。”

“现在的瑞王妃被凌希妍狠心的推到在地,肚子里面的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凌希妍真是狠心啊,就算是为了回到瑞王府。也无须将瑞王妃置于死地。”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个劲的继续说着,而且是越说越难听。

“不是我家小姐推到瑞王妃的,是瑞王妃突然像发了病似的,紧紧的抓住我家小姐的手腕不放,我家小姐叫她放手,她却是紧紧我握住我家小姐的手腕不放,但不知道是为何,瑞王妃又突然的放开了我家小姐的手腕,导致她自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真的不是我家小姐推到瑞王妃的。”

雪儿拼命的为凌希妍解释着,似乎话语中还带着些许的哭腔。

而至始至终,凌希妍都保持着优雅淡定的样子,唇角微微扬起一抹温和的笑静静地站在一旁,那淡然的气质就好似与天地融成了一块,仿佛不去在意任何人与任何议论的声音。

却不知她早已不声不响地掌控了全局,在场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她收入了眸底。

凌希妍轻轻的蹙了蹙眉,雪儿可能是被这一连串的变化给惊吓了。

“雪儿。”凌希妍轻声的喊了声雪儿。

“是,小姐。”雪儿在人群中,听到凌希妍的呼喊,连忙走到了凌希妍的身侧。

“雪儿,不必去理会他们怎么说,至少公道自在人心。”凌希妍的声音轻轻淡淡的,一字一句的落在了雪儿的耳中。

雪儿似乎像是明白一些,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在刚才凤炎彬抱着柳梦瑶经过她的身边的那一刻,自己明显的感觉到了,空气中飘过一抹怪异的气味。

凌希妍微微的转了转美眸,不经易的看到了画舫上的那一些血,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了一个片段,微微的呼了呼气,渐渐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等到凤炎杰与凤炎杰赶到了画舫的边缘的时候,就看到了凌希妍被包围在人群中。

而且还有不少的女子,对凌希妍指手画脚的,并且说的话,又是那么的犀利,纵然久经世故的凤炎杰,也有些承受不住。

凤炎杰的眼眸忍不住的往人群中的凌希妍望去,只见凌希妍她冷冷的站在了原地,样子落落大方,依然淡定的看着每一个人。

凤炎杰眉头紧紧的蹙了蹙,心想凌希妍可能是收到了惊吓,不然不可能在那里呆呆的任由这些男女继续的说着,凤炎杰轻声的咳了咳。

见状,正说得起劲的男子与女子们,都急急忙忙的闭上了嘴巴。

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安静的连根针掉到了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凌希妍轻轻的走到了柳梦瑶摔倒之处,微微的蹲下去,仔细的回想着柳梦瑶摔倒之后的情形。

画舫上的人群,看到了凌希妍的举动后,又在纷纷的议论起来,“她这是想要干嘛,不会想要将地上的血给抹掉吧,不可能吧。”

众人又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

“闭嘴,如若再让本王听到,一句议论此事的人,本王不介意送他到江水里去喂鱼。”

凤炎杰的话一落,画舫上顿时鸦雀无声。

周围的女子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凤炎杰将她们送到江里去喂鱼。

另一边的船舱里…

凤炎彬看着床上,柳梦瑶那毫无血色的小脸,还有那被血染红了的衣裙。

眉头紧紧地蹙了蹙,不停的怒吼着,“大夫,大夫怎么还不来,莫非是死了不成,还不快点来。”

“王爷,王。爷。”柳梦瑶虚弱的喊着凤炎彬,玉手抓着凤炎彬的手,眼泪从眼角滑落着。

“王爷,求王爷。一定要保住梦儿的孩子,一定要保住孩子。”

凤炎彬轻轻的握住柳梦瑶的手,“梦儿,你放心,孩子一定回保住的,乖,别说话了。”

凤炎彬一脸疼惜的看着柳梦瑶。

“让大夫给本王跑着过来,快点。”凤炎彬怒吼着。

“王爷,大夫来了。”就在凤炎彬快要爆发的时候,大夫终于气喘吁吁的跑着过来。

大夫刚要向凤炎彬行礼,就被凤炎彬给踢了一脚。

“该死的,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还行礼,快去给本王看看,王妃现在怎么样了。”

“是,王爷,老夫这就去给王妃瞧瞧。”大夫连忙上前把脉。

柳梦瑶向大夫投去一个眼神,大夫会意的点了点头。

凤炎彬看到了大夫蹙起的眉头,凤炎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身躯微微的颤了颤,却是不敢说出一个字来,生怕会听到了一个让他心碎的答案,

大夫微微的收回了手,面带恐惧的跪在了地上,“回王爷,王妃。王妃她,王妃她滑胎了…”

“什么!”凤炎彬听到了大夫的话后,向后猛烈的踉跄了几步,手扶着桌子,才算是稳住了身体。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啊。”柳梦瑶的声音悲凉无比。

“王妃。”一旁的小佳也跟着哭了起来。

“王爷,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将王妃肚子里面的死胎引出来,不然王妃的性命定当不保…”大夫轻轻的摇了摇头。

小佳听到了大夫的话,快速的擦了擦眼泪。

“还请王爷回避一下,奴婢要给王妃清理死胎。”小佳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抽噎。

凤炎彬听到了小佳的话,便失魂落魄的走出了船舱。

待凤炎彬离开了船舱,床上的柳梦瑶便立马站了起来,“小佳,没有被任何人看到吧,还有本王妃要你准备的物品都准备好了吗?”

柳梦瑶的眼眸中划过一抹诡异得逞之色。

“王妃,奴婢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小佳轻轻的将角落旁,早已经准备好的物品给取了出来。

半响过后,船舱里便传出了柳梦瑶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王爷,我的孩子。”

凤炎彬在船舱外,听到了柳梦瑶的话,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船舱里的门,渐渐地被打开了。

凤炎彬便着急的冲进了船舱里,紧接的便是小佳将那一盆盆的血水给端了出去。

凤炎彬看着在床上的柳梦瑶,心中微微的闪过一抹心疼。

“王爷,王妃肚子里面的死胎已经取出来了,是个已经成型的男婴。”小佳的手里捧着一个包裹着红布的篮子,“王爷,需要打开来看看嘛?凤炎彬听到了小佳的话,微微的挥了挥手,”“带下去,好好的厚葬小世子。”

“是,王爷,奴婢遵命。”小佳不着痕迹的呼了呼气。

这时,大夫便走了进来,“王爷,王妃刚小产完,身子亏损的厉害,这里除了老夫刚开的药材外,还需要一些名贵的药材进补…”

“你尽管开药,不管是多贵的药材,去御药房取就是了。”

凤炎彬心痛的闭上了眼眸,便挥了挥手示意大夫下去。

“是,王爷,老夫告退了。”大夫微微的福了福身。

“三皇兄,三皇嫂怎么样了?”凤心婷的声音传进了船舱里。

凤炎彬微微的摇了摇头。

“三皇兄,依婷儿所言,这件事情,都是那个凌希妍的错,不然三皇嫂,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凤心婷的眸子微微的闪了闪。

“婷儿,你在这里替皇兄,看着你三皇嫂,皇兄去去就来。”

凤炎彬猛的挥了挥手中的锦袖,便直接走出了船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