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76柳梦瑶的下场

076柳梦瑶的下场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

闻言,凌希妍微微的挑了挑眉,“魅影,将第二个人给带上画舫来。”

“是”。魅影在一次的消失在了原地。

“凌姑娘,人已经带到了。”话语一落,众人便看到了魅影手中揪着小佳出现在了画舫。

众人在看到了小佳后,一个个眼眸中都带着满满的疑惑。

当小佳的双脚再次的踏在了画舫时,她的脸上都是煞白一片,好似整个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凌希妍在看到了小佳此刻的表情后,微微的蹙了蹙眉,暗想着肯定是魅影将小佳吓得不轻呀。

大夫却在此刻微微的暗松了口气。

凌希妍将大夫的小动作收入了眸底,微微的扬了扬唇角。

“三皇兄,你来劝劝三皇嫂吧。”人群中响起了凤心婷的声音。

众人随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了过去。

凤心婷扶着脸上毫无血色的柳梦瑶缓缓的往画舫里走来,众人便自觉的往一旁里退去,为凤心婷让出了一道路来。

凤炎彬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的不悦,但脸上的表情未变,“婷儿,不是让你看好你三皇嫂吗?你们怎么出来了?”

“三皇兄,婷儿有劝说过三皇嫂。”

凤心婷轻轻的将柳梦瑶扶在桌旁的位置上坐下了。

“王爷,不怪婷儿,是梦儿在船舱里面闷得慌。”柳梦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凤炎彬给打断了。

“梦儿,这会儿,画舫正在向前行驶着,想必一时半刻也上不了岸,再说了,这里的风大,你现在的身子,不宜吹冷风,本王还是与你回船舱吧。”凤炎彬的话落,便轻轻的将柳梦瑶给抱了起来。

“王爷,梦儿的身子不碍事的,梦儿只是想在这里静静的坐着。”柳梦瑶的眼眸微微的垂下,眼眸中快速的掠过一抹失望。

“梦儿,还是与本王回船舱吧。”

凤炎彬只是淡淡的看了怀中的柳梦瑶一会,便轻轻的放下了柳梦瑶,眸中含着一层深意,微微的转开眸子,扫向已经有些站不住脚的小佳。

柳梦瑶的眼眸微微的转了转扫向小佳的身上,眸光划过一丝的紧张。

凌希妍微微的侧过身,柳眉下的眸子灿若星光,唇角扬了扬,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柳梦瑶,微微的转过身,看向还在那呆呆愣愣站着的小佳,轻声道,“小佳,瑞王妃在未滑胎之前已有了几个月的身孕。”

见此,凤心婷此刻已经坐不住了,“凌希妍,你少在那里装模作样的,三皇搜之所以会失去孩子,全都拜你所赐,此刻,你还有脸去问三皇嫂未小产之前有几个月的身孕。”凤心婷的双眸转了转,狠狠的瞪了凌希妍一眼。

“婷儿,回来,不得胡闹!”凤炎华微微的出声的嗔怪了句凤心婷,手指节反复的敲着桌子,眯了眯眼睛,目光转向一旁的凤心婷。

“大皇兄,婷儿只是想帮三皇嫂讨回个公道。”凤心婷快速的走到了凌希妍的跟前。

“凌希妍别以为有大皇兄为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一双眸子故意的扫了扫凌希妍,上上下下的打量过凌希妍,嘴角勾起一抹明显的挑衅。

“婷儿,再不过来坐下,那从明日起,不得迈出皇宫半步。”凤炎杰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蹙,嘴唇也是紧紧的抿着,眸子中划过了一丝的不悦。

“二皇兄,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对我,我可是在为三皇嫂讨个公道。”凤心婷在心中断定了,凤炎杰只是在吓唬她而已。

“婷儿。”凤炎杰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轻笑,双眸望想凤心婷,那神情中,怎么都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二皇兄。”凤心婷不甘愿的往凤炎杰的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如若不让她出宫,那她岂不是要闷死。

凌希妍美眸轻轻的扫了扫凤心婷,唇角微微的扬了扬。

美眸中掠过一抹冰冷的幽光,很好,凤心婷总是三番四次的挑衅她,那她就会清楚的让她知道,轻易挑衅她的代价。

柳梦瑶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小佳,袖中的手不知不觉的收紧。

凌希妍轻轻的拍了拍掌心,小佳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小佳,瑞王妃她在未小产之前已有几个月的身孕?”凌希妍的唇角微微的扬了扬,绽开几丝淡淡的轻笑,声音如微风般的轻轻的飘着。

而大夫原本已放松的心情,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身躯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小佳的眼眸微微的垂了下去,咬了咬嘴唇,“王妃她在未小产之前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话落,画舫上的人都纷纷的愣住了。

大夫的身躯却是颤抖着越来越厉害,眸子中的恐怕也越来越明显。

“魅影。”凌希妍轻轻的喊了一声。

“是。”魅影纵身跃下,便消失在了原地。

不一会,魅影手中便提着一个裹着红布的篮子,出现在了画舫上。

魅影将手中的篮子轻轻的一挥,篮子中的物品,便展现在众人的眼中。

“扑通。”小佳便跪在了地上,身体瑟瑟的发抖着。

大夫此刻的双脚发软,扑通的一声,大夫也跪在了地上,身躯猛的颤抖着。

这时,在凤羽江的不远处,两艘华丽的画舫正缓缓的行驶过来。

画舫上的众人,见有两艘华丽的画舫行驶过来,便连忙的大声的喊叫着,“你们看,有两艘画舫正在往这个方向行驶过来。”

顿时,整个画舫上的人都纷纷的沸腾了起来。

“咳,咳”。凤炎杰略带警告的轻声的咳了咳,画舫上又恢复了安静的场面。

凤炎彬的眸子从红布被掀开了,之后便一直不停的盯着篮子看,眸光中多了几分的寒气的扫了扫柳梦瑶。

柳梦瑶对上凤炎彬的视线,身子不由的颤了颤,虽然害怕,但就凭那些又能说明些什么呢?

凌希妍微微的挑了挑眉,“小佳,你能解释一下,这个篮子中的是何物?”

小佳身上的力气似乎被抽空了,整个人瘫软在地,战战兢兢的道,“奴婢。奴婢不知。”说出来,小佳的身子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如若让她供出柳梦瑶,那她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只是片刻,小佳就权衡了利益,打算维护柳梦瑶。

“小佳,说出你的幕后指使,那样我会考虑放过你。”如若由小佳来指控柳梦瑶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

“凌姑娘,奴婢不知,求求你,放过奴婢吧。”小佳在地上跪着,大声的哀嚎着,她在想,想凌希妍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不会将她怎么样。

凌希妍微微的扬起一抹轻笑,只是那抹轻笑中,带着难以捉摸的深意,玉手从袖中取出一根细细的银针。

轻轻的拍了拍小佳的肩银针就不着痕迹的刺进了小佳的肩内,“小佳,既然你不肯说出幕后指使,放心那银针定不会要了你的命,只是偶尔会让你流点血而已,那血自然不会流多长时辰的,一天就两个时辰。”

凌希妍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到。

偶尔流血而已,小佳听到了凌希妍无害如清风般的声音,身子猛的颤抖着,每天流两个时辰的血,那她还能活吗?

小佳咬了咬嘴唇,目光缓缓的转向了柳梦瑶,“王妃救救奴婢。”

这一喊,反倒是让众人明白了当中的缘由,渐渐的看向柳梦瑶的目光中的眼神,也怪异了起来。

而在此刻,柳梦瑶表面依旧端庄的坐着,心里却是恨小佳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而且竟然将她给拱了出来,渐渐的杀心也因此而起了。

顿时,整个画舫都纷纷的议论起来。

画舫上的众人渐渐的议论的更加的大声。

凤炎彬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微微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柳梦瑶,语气凌厉,“梦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佳似乎察觉到了,柳梦瑶的杀意,慢慢的爬到了柳梦瑶的跟前,“求王妃救救奴婢,王妃救救奴婢…王妃。”

“小佳,本王妃自问对你一向不薄,你为何要这样污蔑本王妃,说,到底是谁,让你来陷害本王妃的。”柳梦瑶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地上跪着的小佳,似乎恨不得将小佳拆了吞进肚子似的。

“啪!”凤炎彬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柳梦瑶的脸上,那是用足了力气的巴掌,让柳梦瑶措不及防的跌坐在了地上,头重重的撞上了旁边的椅子,顿时,血流如柱。

柳梦瑶不可置信的看着凤炎彬,“王爷,你打我,你既然打我…”

凤炎彬却是冷冷的望了望柳梦瑶一眼,呵斥道,“你这个贱人到现在还不知悔改,既然为了去陷害凌希妍,竟然狠心到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放过,你真是让本王失望透顶。”

凤炎彬的眼眸无力的闭上了,走到一旁去不在去看柳梦瑶一眼。

凤炎彬的呵斥声让柳梦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再加上画舫上的众人,不断的议论声,与讽刺的眼神,柳梦瑶只感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