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77再见流花琴

077再见流花琴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

凤炎彬的呵斥声让柳梦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再加上画舫上的众人,不断的议论声,与讽刺的眼神,柳梦瑶只感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面子什么的都丢尽了,心里对凌希妍的恨更是到骨子里去,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设计陷害凌希妍,竟然会这般轻易的被凌希妍看穿,非但如此,而且还被小佳指出了她这个幕后指使,原本她自以为必赢的局。

没想到的是这反而是成了她的绝路,柳梦瑶心里的悲愤不已,瞬间只感到天昏地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二皇兄,三皇嫂晕了过去了,快点去找大夫啊。”凤心婷快速的跑到了柳梦瑶的身旁,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柳梦瑶。

“三皇兄,快点来扶三皇嫂。”凤心婷轻轻的喊了一声。

凤炎彬快速的上前,将柳梦瑶打横的抱了起来,若有若无的看了凌希妍一眼,便抱着柳梦瑶转身大步的往船舱里走去。

“魅影,快去找大夫。”

“是,王爷。”魅影身影猛的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凌希妍忍住了心中的窃笑,微微的转了转身,眼神微微的内敛,朝着雪儿轻声道,“雪儿,我们去那边坐吧。”

“是,小姐。”

坐着画舫里的凌希妍轻轻的蹙了蹙眉,如若不是情势所逼,她可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

却又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在暗处有双锐利的眼眸在紧紧的看着她,令她感觉有种熟悉的感觉,目光一凝,往四周瞧了瞧,却是什么也不曾看到,不由的蹙了蹙眉头。

有暗处男子悄悄的弹出了脑袋,薄唇紧抿着。

与此同时,两艘画舫缓缓的在两旁之间停了下来。

“丫头,你一个人在那里多孤单呀,不如过来与本宫共乘一艘吧。”画舫一停柱,便响起了东方煜的声音。

凌希妍无语的抽了抽唇角,东方煜这个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幽暗处的男子,微微的蹙了蹙眉头,一双锐利深邃的眸子划过一丝的紧张。

“希儿。”凌宇浩轻轻的喊了一声。

“哥。”听到了凌宇浩的声音,凌希妍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画舫的船舷旁,便看到了凌宇浩与东方煜分别都站在了画舫的船舷旁。

东方煜看到凌希妍从画舫里出来后,微微的勾唇一笑,眉眼含笑的向凌希妍抛了个电力十足的眉眼。

凌希妍再次无语了,狂抽着唇角。

“希儿。”薛灵芸从画舫里走了出来。

“芸儿。”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唇角,美眸中皆是星光闪烁。

“希儿。”薛灵芸微微的将身子往前探了探,将手微微的伸了出来,欲想拉凌希妍上画舫来。

众人微微的有些愣住,想那凌希妍连两位王爷都拒绝了,会将手伸向他。

凤炎华微微的勾起嘴角,眼眸中略过点点的紧张。

凤炎杰眼眸紧紧的看着薛灵芸伸向凌希妍的手。

凤心婷一双眸子狠狠的盯着凌希妍,眸光闪过了一抹狠毒。

“丫头,过来本宫这里。”东方煜微微的勾唇浅笑,缓缓的往前一探,将手伸了出来,俊美十足的笑靥比之前更为迷人,仿佛透着股浪子的放荡不羁。

凌希妍眉梢不自觉的跳了下,轻轻的牵起雪儿的手,往薛灵芸的方向走去,凌宇浩的画舫刚好与船舷持平,美眸微微的闪了闪,毫不犹豫的握住了薛灵芸的手。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他们没有眼花吧,东方太子都纡尊降贵的放下了身段,只为了邀请凌希妍与他共乘一船,而凌希妍却不领情,毫不犹豫的将手伸向了别的男子。

幽暗处的男子,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等着薛灵芸紧握着凌希妍的玉手,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微微的转了眸,望向凌希妍刚好看到了她那一抹欣喜,不由得心中一紧,内心的苦涩却一点一点的荡漾开来。

凤炎华眼眸略略的闪了闪,眸光划过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凤炎杰的双眸灼灼,目光火热的紧盯着凌希妍,嘴角泛起淡淡的浅笑。

东方煜微微的愣住了,嘴角扯出一抹轻笑,“丫头真是不乖。”淡淡的笑意勾在了嘴角边,勾魂的凤眼,深不见底。

凌希妍微微的转过眸子,懒懒的白了东方煜一眼。

薛灵芸微微的扬了一抹微笑,“希儿,你可要握紧了。”

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与雪儿轻松的走上了凌宇浩的画舫,“哥,芸儿,你们怎么来了。”

凌希妍的美眸微微的扫了扫画舫上的装饰,画舫装饰的华丽又不失淡雅的。

“希儿,我本想找你来游江的,但去到了将军府,就找不到你,刚好碰到了凌大哥,得知你在凤羽江,就立马与凌大哥赶过来,可就是来晚了一步。”

薛灵芸拉着凌希妍缓缓的走进了画舫里面。

“希儿,这是我在未出发往凤羽国之前,我爹给我的碧云丹,这里面是有紫醉蝶花,千年血灵,青月铁线莲等多种名贵中草药炼制而成的,有起死回生,解百毒之功效。”

进到了画舫里面,薛灵芸连忙将袖子中早已准备好的碧云丹给拿了出来,打开放在了凌希妍的面前。

凌希妍的美眸微微的闪过一丝不解,“芸儿,既然这是叔叔给你准备的,你为何要将它转赠给我呢?”

“希儿,你收下碧云丹就对了,以防不时之需。”薛灵芸根本就不给凌希妍任何拒绝的机会,将手中的碧云丹拿起放在了凌希妍的玉手上,对上了她清亮又似乎有些迷茫的眸子,扬了扬唇角,声音中却多了几分的严肃。

闻言,凌希妍微微的皱了皱眉眉头,立刻明白了薛灵芸为何来找她的了。

“希儿,既然是芸儿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凌宇浩的眼眸中多了几分的凝重,看了一眼凌希妍。

“好,芸儿,那我就收下了。”凌希妍轻轻的收起了碧云丹,凌希妍微微的转了转美眸,见画舫里面除了他们几个人,就无其他人。

“哥,你是从哪里拐骗来一艘画舫的呢?”凌希妍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凌宇浩,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抹笑意。

凌宇浩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微微的勾了勾,眸子里是满满的宠溺的看着凌希妍,“希儿,哥当然有哥的办法。”凌宇浩缓缓的往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希儿,我将流花琴给带了上来,我想还是将流花琴物归原主好了,毕竟这流花琴在我这里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希儿,你还是将琴给带回去吧。”

薛灵芸从船舱里,将流花琴给抱了出来,放在了船舷旁的桌子上。

幽暗处的男子,瞬间眼眸划过一丝暗淡。

只是为何这一刻他竟然有一种心碎的感觉,她既然将流花琴给了别的男子,难道她就这么的不重视他的门主夫人的信物,随随便便的就送给了别的男子,可是该死的,他心里就是很不痛快,非常不痛快。

“芸儿,你当初。”凌希妍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薛灵芸打断了。

“希儿,这流花琴是有灵性的,它在我的手中就是一个装饰品,但它在你那里就不同了,因为你可以弹出动人悦耳的琴声。”

薛灵芸微微的扬了一抹微笑,转了转眸子,看向凌希妍。

凌希妍微微的摇了摇头,因为当初答应过薛灵芸,若是她得到了流花琴与流花玉簪,那就将流花琴赠送给薛灵芸。

“希儿,我早就听闻了,流花琴有灵性,这一点确实不假,可是我从未见过希儿你弹流花琴。”薛灵芸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期待。

“芸儿。”凌希妍轻轻的往琴前的椅子坐了下来,玉手轻轻的抚琴弦,轻轻的挑了挑,琴声悠悠的响起,清脆而悦耳,微微的停了下来,从袖子中取出了三根银针,放在琴旁。

“希儿,你这是?”薛灵芸一脸疑惑的看着凌希妍。

“芸儿,一会你自然就会知道的啦。”凌希妍唇角玩味的扬了起来,美眸微微的闪了闪。

雪儿看到了凌希妍美眸中那一抹玩味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凌希妍美眸微微的往四周扫了扫,玉手再次轻轻的抚着琴弦,犹如泉水般的琴声悠悠徐徐的响了起来。

琴声悠扬,一遍又一遍的围绕着整个凤羽江,琴声渐渐的犹如泉水般的四溢开去,凌希妍美眸微微的一转,一曲{明月}应声而出: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时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微风习习,轻轻阵阵的迎面吹拂着,凌希妍在船舷旁迎面而立,仿佛在风中荡起一丝一丝的涟漪,仿佛就要随风而去似的,让人伸手想去抓住,却仿佛探寻不得似的。

凌宇浩轻轻的扬了扬唇角,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凌希妍的方向走去,走到了凌希妍的身旁。

从身后取下了玉箫,放在嘴边,轻轻的吹起了玉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