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79月光下

079月光下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

凌希妍微微的抬起头,樱唇刚好不小心的撞上了夜冥坚实的下巴,等她反应过来以后,便迅速的转开,却一不小心的让她的樱唇划过了夜冥的薄唇。

夜冥微微的一愣,深邃的利眸中划过了几分的欣喜,他也很享受凌希妍主动送上来的樱唇,劲而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细腰,将她猛地带向了自己。

一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夜冥紧紧的擒住她的樱唇,微微的霸道的吮吻着,轻轻柔柔的用舌撬开了凌希妍的贝齿,灵活的舌尖顿时探入了她的口腔中,细细的描绘着她的贝齿,一阵狂风乱扫,攻城略地般的长驱直入,与那小舌翩翩起舞。

“唔…”凌希妍玉手胡乱的拍打着夜冥,努力的想找一个支撑点,脚下微微的一滑,她的玉手一把抓住了眼眸精壮的腰身,微微的往一旁逃离,却怎么也逃不开他霸道吻。

凌希妍只觉得自己肺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了,他的吻太过的狂肆,带着强烈的占有欲,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给吞下似的,凌希妍只感觉她此刻的心仿佛要从心口上跳出来似的。

眼眸的大掌还是紧紧的扣住了凌希妍的后脑勺,他的唇不断的深入,霸道的品尝着她口中的甘甜,她的唇,很软很可口,连带着软弱无骨的身子。

引得他下腹一阵阵的火热,可是一触及到她那倔强的眼神,眼眸中微微的划过一抹的不忍。

而凌希妍早已在夜冥那强势的吻下之,慢慢的闭上了眸子,突然凌希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迅速的睁开了眸子,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快乐与自由,就陷于他人于不顾,更何况,她还有她想要守护的人,与未尽的责任与义务。

她不能因为她的自私而将整个将军府陷于不顾,美眸快速的掠过了几分的暗淡,猛然用力,将他推开。

夜冥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被凌希妍推开了,夜冥微微的愣住了,眼眸中划过了一抹受伤。

“夜冥,我不是与你说过了,请你不要再出现在将军府。”

凌希妍不去看夜冥的眼眸中的那一抹受伤,轻轻的往一旁的屋瓦坐了下来。

凌希妍的话一落,周围的空气急速的下降着,空气中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夜冥心中摇头苦笑着。

这个女人前一刻还主动的送上了她自己的樱唇,可是现在又一幅冷冰冰拒人于千里的样子,深深的呼了口气。

往凌希妍的旁边坐下,“本门主记得你说的是,不能出现在你的闺房之内,可是这儿好像不在你的闺房之内。”夜冥利眸轻轻的往四周扫了扫,对上她那略带冷意的眸子,唇角微微的绽开了一丝轻笑。

凌希妍微微的一愣,这的确不在她的闺房之内,咬了咬嘴唇,狠声道,“夜冥,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女人,本门主像是在开玩笑嘛?”夜冥微微的怔了怔,看到她那厮毫不掩饰愤怒的样子,心中不禁一紧。

凌希妍浅浅的皱了皱眉,“夜冥,我们有必要该好好的谈谈。”

夜冥面具下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只不过被银色的面具遮盖住了,略带异样的轻声道,“天色已晚,本门主还是抱你下去吧。”

夜冥清楚的知道,凌希妍接下来,是想要说什么,下意识的想去逃避。

“夜冥。”凌希妍听到了夜冥的话,微微的愣住了,他这是在逃避,深深的吸了吸气。

“夜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更何况我不久之后,将会嫁到南萧国去,所以我们是永远不可能的。”

凌希妍绝美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心中不由的荡起一抹莫名的苦涩。

“女人,本门主或许可以…”夜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希妍打断了。

“夜冥,凭你在江湖的势力,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凌希妍的樱唇紧紧的咬着,玉手紧紧的捏在了一起。

“女人,你知道你此刻在说什么吗?”夜冥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话语中似乎带着些许咬牙切齿的成分。

突然,他一把将她娇小的身子抱在了怀里,一双眸子闪过几分的受伤。

“夜冥,你放开。”凌希妍一把将夜冥推开了。

夜色中,她微红的小脸被月光洒下的银辉踱上了一层薄薄的冷色,“夜冥,我曾经是瑞王妃。”凌希妍紧紧的缩在一起的心猛地狂跳着。

夜冥听到了凌希妍突然冒出了一句她曾是瑞王妃,“女人,如今你已经被休了,那说明本门主…”

夜冥的话再次被凌希妍打断,“我已非处子之身。”

凌希妍的美眸紧紧的凝视着眼眸,看到夜冥此刻整个人愣住了,唇角扬起一抹自讽,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总觉得此刻胸口空荡荡的像是缺失了一块什么,有茫然不知所措。

夜冥微微的愣住了,却很快的回过神来,“那又如何!”

冷不防然,夜冥几乎是吼出了这几个字,一双深邃的利眸轻轻的眯了眯,唇角轻微的扬了扬,整个人看起来几乎是邪魅无双,绝代风华,又透着浓浓的冷意,浑身上下都尽显报道冷的王者尊贵之气。

明明是事实的一句话,可他却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好像这件事根本就微不足道。

凌希妍微微的愣住了,她以为夜冥会在意,毕竟古代的男子都很重视一个女子的清白,而他却丝毫不在意,是因为他太爱她,所以就连她的缺点都能包容吗?还是…

凌希妍此刻彻底的错愕了,袖中的玉手紧紧地收紧着。

“夜冥,我已有心仪的男子了。”凌希妍的眉宇间溢出一丝的无奈,微微的抬头,一脸淡淡的笑意看着夜冥。

夜冥对上凌希妍的视线,便将眸子迅速的移开,一时淡漠不言,如今她已经将话挑明了,难道他还要继续的纠缠下去。

想想他还真是可悲又可笑,心底的悲伤变异的更甚。

怒吼道,“凌希妍,你到底有没有心,本门主对你怎么样,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女人未勉也太狠心了。”

夜冥看到了凌希妍脸上的笑容后,一双利眸猛然的紧眯着,利眸中原本有一丝的暖意瞬间转换成冰冷,甚至还带着淡淡的孤寂,原本一颗温暖的心。

此刻逐渐逐渐的变冷,一颗冰冷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从头到尾好似都是他自已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徒然的安静了下来,凌希妍此刻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她的心紧紧的揪了一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听得清楚的感觉到疼痛。

她从来都没有见他这一幅冷漠的样子,虽然唇角是带着笑的,但是他完全可以感觉出来,这一刻,他的笑是陌生的,疏远的,还带着几分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冷漠。

凌希妍的指甲几乎是嵌入了自己的掌心,却浑不知,只是咬了咬樱唇,顺势的微微垂下了眼帘,敛去了那眸底快要掩盖不住的情绪。

为何他要对她这么好,他可以对她坏点,那样的话,她可以毫无顾忌的逃离他。

她不禁心中一阵苦笑,凌希妍,你到底是何必呢?

强压下心中快要掩盖不住的那一抹苦涩,垂下的美眸缓缓的抬起,“夜冥,天色已…。”

“凌希妍,你是胆小鬼!”夜冥却是恼火的打断了她的话,他此刻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

以往的偶尔的霸道,温柔宠溺,这一刻如数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因为悲愤而染上的丝丝怒气。

那利眸中有淡淡的冷意,有压抑的怒火,唯独没有了平日里凌希妍熟悉的温柔。

凌希妍猛的心颤,她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对,她就是胆小鬼,她不敢将整个将军府作为挑战,皱了皱眉,难受的闭上了美眸,缓缓的往一旁挪了挪。

夜冥见凌希妍不停的往一旁挪去,利眸中划过了一抹的心疼,“凌希妍,你过来,你给本门主过来,该死的,你逃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夜冥。”凌希妍从屋瓦上站了起来,小脸上依然带着点点的笑意,美眸里则蕴着如水的晶润,心里有种窒息与被掏空的感觉。

这种感觉令她十分的难受,心里实在是难受的很,凌希妍索性就闭上了美眸,试图不去看夜冥此刻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提步的往前走,但她再次忘了,她是在屋顶上,脚步一滑,身子便快速的往下掉。

见凌希妍的身子往下掉,夜冥的心口不由的一紧,眸里漫过满满的担忧,迅速的上前,接住了她将要往下掉的身子,大掌搂着凌希妍的纤细的腰。

将她整个身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玉足轻轻的一点,从半空中旋转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地上站定,不由微微的皱了皱眉,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异常的安静,利眸微微的转向了她。

却看见了怀中的凌希妍,竟然睡着了,看着她那恬静的睡颜,夜冥无奈的微微轻笑,这女人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摇了摇头,便轻轻的大步往前走,推开了紧闭的房门,轻轻的将凌希妍放在了榻上,另一只大掌拉扯过塌里旁的锦被,盖在了凌希妍的身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