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81真相大白2

081真相大白2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371  |  更新时间:

“贱人,你不曾欺骗过本王,直到此刻,你还嘴硬,很好,很好,那本王就会让你清楚的知道欺骗本王的后果是如何的凄惨。”

凤炎彬的双目喷发着怒火,每一个毛孔似乎都是愤怒的火焰,浑身上下的怒气更甚了,扬起手来。

“啪…。”又几个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柳梦瑶脸上。

柳梦瑶此刻已分不清东南了,泪水更加猛烈的掉落了下来。

他就像是一个傻子般的被柳梦瑶耍的团团转,很好,柳梦瑶竟然将他欺骗的那么惨,害他将凌希妍给休了,他倒要看看柳梦瑶能不能承受住欺骗他的后果。

“王爷,梦儿…。”“贱人,你最好在梦仙阁里老老实实的呆着,本王很快就会让你清楚欺骗本王的后果。”凤炎彬丢下这一句话后,毫不犹豫的转过身,猛地拂了拂袖,用力的将房门关上。

站着房门前,眼眸中漫着满满的冰霜扫了扫,房门外站着的几个小厮。

“给本王好好的看住柳梦瑶这个贱人,别让她跑了,否则本王拿你们是问。”凤炎彬的语气中泛着满满的杀意。

“是,王爷。”小厮们一个个都将头低得低低的。

满身疼痛的柳梦瑶抬起眸子,看到了凤炎彬已不再房内,这才一瘸一拐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满脸泪痕的走到塌里,轻轻的坐下,拉扯过一旁的锦被,紧紧的蜷缩在榻上痛哭着。

怎么办,这一切都是凌希妍照成的,她要怎么做才能挽回王爷的心?

柳梦瑶想着身体上的疼痛,哭得更加的凶猛了,不行她不能这样轻易认输。

泪水凶猛的从眼角处掉落,充斥着满满的不甘,快速的揭开锦被。

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身体上的疼痛也渐渐的消散些许。

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抓起刚刚胡乱脱掉的鞋子,此刻,在她的心里已有了个解决的对策了。

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夜行衣,穿上,从柜子中取出一把匕首,银票,放在袖子中,藏好。

轻轻的打开了房门,眸子快速的扫了扫周围,并未看到有小厮在房门外守着,浅浅的呼了呼气,蹑手蹑脚的往梦仙阁门外走去。

可还没有走出梦仙阁,背后传来了,一句质问声。

“王妃,这是要去哪?”小厮挡住了柳梦瑶的去路。

柳梦瑶抬起眸子,气愤的瞪着拦她去路的小厮,眸底闪着犀利狠毒的光芒,厉声吼道,“难道本王妃要去哪,还要与你们报告不成,还不快退下,否则休怪本王妃打断你们的狗腿。”

“哼,王妃,如今你算是哪门子的王妃呀。”小厮眼眸里漫着满满的不屑看着柳梦瑶。

“你,好你个狗奴才,竟然敢如此的对待本王妃,看本王妃不打断你们的狗腿。”

柳梦瑶抬脚往小厮踢去,却被小厮轻而易举的躲开了。

“狗奴才,你竟然敢躲开。”柳梦瑶的一双眸子里几乎要喷出火了。

“柳梦瑶,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瑞王妃吗。”小厮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看着柳梦瑶,眼底闪着不屑的扫了扫她一眼。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平日里仗着王爷对她的宠爱,可没少欺负他们,现在风水轮流转了,看她还怎么嚣张得起来。

“狗奴才,快给本王妃滚开。”柳梦瑶脸色深沉的再次抬脚对小厮踢去。

小厮快速的往一旁闪去,躲过了柳梦瑶的攻击。

“哼,别给脸,不要脸,柳梦瑶,你现在最好是自己进屋,否则奴才不敢保证一会儿,会不会伤到你。”

小厮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威胁,眸底闪着几分的幸灾乐祸的看着柳梦瑶。

“狗奴才,你敢威胁本王妃,看来你是闲命长了,今日本王妃不给你点教训,那还…。”

小厮不等柳梦瑶将话说完,直接将柳梦瑶拎了起来,快步的走进了梦仙阁,到了房门外,直接将柳梦瑶给扔进了房内,砰的一声从外面将房门锁上。

“柳梦瑶,顺便通知你一声,如若你想从窗户逃出梦仙阁的话,奉劝你一句,别白费力气了,王爷早已下令将所有的窗户给封死了。”小厮对着房门大声的说道。

自以为是不要脸的女人,还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王爷宠爱的女人吗?

不就是一个青楼女人罢了,竟然还妄想像以前那样,对他们大呼小叫的,做梦。

小厮狠狠的看了看,房门上的锁一眼,便不再理会柳梦瑶,大步的离开了梦仙阁。

柳梦瑶被小厮重重的扔在了地上,头部刚好撞上了一旁的木椅,疼得她忍不住的轻呼了出来。

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怎么也爬不起来,索性就直接趴在了地上不打算起来了,心底忍不住的升起了一抹浓浓的自嘲,让她的眼泪再次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这些狗奴才,知道她不受宠了,竟然敢这样子的对待她,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角滑落。

趴在地上凶猛的哭了起来,难道她的一生都要在这梦仙阁老死去吗?不要,她还这么年轻,她不甘心。

不甘心她的一辈子就这样老去,或许,微微的抬起了眸子,往四周扫了扫,房内里的窗户全都被封死了,一颗心瞬间跌倒谷底。

书房

“来人,从今日起,废去柳梦瑶侧妃的头衔,将柳梦瑶调去浣洗阁,每日鞭打二十,在清洗府中上上下下的所有的换洗衣袍,与清洗所有的马桶。”

凤炎彬的声音就像是从冰窖中拿出来的冰一样冷。

“是,王爷,属下领命。”小厮的话语中似乎带着满满的幸灾乐祸,在平日里柳梦瑶可没少欺压他们下人,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慢慢的退出书房。

“鬼魅,寻找肩上有心形胎记的女子这件事,你务必替本王办妥。”凤炎彬的话语中略带着点点的期待。

“是,王爷,属下定会办妥此事。”鬼魅微微抬眸,看了凤炎彬一眼,便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书房之中。

凤炎彬的眼眸望向窗外的明月,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轻笑。

与此同时

一座破庙,建立在一个十分隐秘的山谷之中,破旧的门窗上布满了蜘蛛网,好似很久都没有人来清理的样子。

月光透过窗格洒进了庙内,一名女子立在月光下,她一袭黑色衣袍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娇躯,头上戴着黑纱帽,不知遮掩在这一层黑纱之中会是怎么的一副面容。

片刻之后,一名持剑的男子走了进来,他身材高大,眉宇间透着不凡的英气,脸上呆着黑色的面巾,走到女子跟前,单膝跪地,“主人。”

女子并没有回过身来,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男子微微的愣住,神色依旧冰冷,“回主人,都准备妥当了。”

女子浅浅的点了点头。

“主人,属下觉得无需多此一举,可以直接将那……”

女子快速的转过身来,“怎么,你是在质疑我的安排。”女子的眼眸里漫着满满的杀意的看着男子。

“主人,属下不敢。”男子微微的垂下了头。

“那女人不是省油的灯,你们切勿小看了她,你们最好是替我将事情给办妥了,否则你们一个个都别想活了。”

女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明显的感觉到四周散发着浓浓的杀机。

男子微微的扬了扬眉,一个女子而已,“是,主人,属下知道了。”

女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男子,随即转身跃出了破庙,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当中。

男子站了起来,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浅蓝色的天空上一碧如洗,几片薄薄的云朵在浅蓝的天空中,轻轻柔柔的漂浮着。

暖暖的阳光覆盖着整个大地,微风轻轻的吹拂过高大茂盛的大树,隐隐的还能听到鸟鸣声。

“小姐,你起来了吗?”雪儿轻轻的敲着房门,许久之后都没有得到凌希妍的回应。

雪儿微微的皱了皱眉,心下一急,轻轻的推开了房门,进到房内。

看到凌希妍此刻还在榻上,还未起来,轻轻的呼了呼气,走到窗前,

将紧闭的门窗打开,雪儿便走出了房内。

凌希妍幽幽转醒,似乎觉得那里不舒服,柳眉微微的蹙了蹙,刚一起身,便感觉头似乎要裂开了般。

玉手轻轻的揉着额头,昨晚发生的一切如潮水般的涌进了脑海中,眉头便蹙得更紧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雪儿进来,看到坐在榻上微微发呆的凌希妍,一脸惊喜的喊道,然后便端着打好的水走到了榻旁。

凌希妍拉扯过滑落的锦被盖在身上,冷的紧紧缩在了一起,嗓子干咳的难受极了。

“小姐,你怎么了?”雪儿看到了凌希妍紧缩成了一团,连忙上前,身后轻轻的抚着她的额头,试探着凌希妍额头的温度。

凌希妍轻轻的咳了几声,有气无力的咬了咬唇,“雪儿,倒杯茶来。”看来她是感染风寒了。

“小姐,你的额头好烫,看来是感染到风寒了。”雪儿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着急,雪儿顿了顿,蹙了蹙眉,“小姐,雪儿这就去找大夫。”

雪儿迅速的转过身来,快步的走向房门,可人还未走出房外便被凌希妍喊住了。

“雪儿,快过来倒杯茶来。”凌希妍难受的咳了几声。

“小姐,你怎么样了。”雪儿迅速的倒了一杯茶,“小姐。”

手轻轻的扶起了凌希妍,细腻的瓷杯递到唇边,杯中清水的温度适中,苍白的樱唇触水后微微的红润,凌希妍快速的将杯中的茶喝完,嗓子片刻便舒服了许多。

“小姐,还要一杯吗?”雪儿着急的声音响了起来。

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美眸里带些微微的无奈。

------题外话------

柳梦瑶先虐到这里,后面会继续虐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