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85夜冥重伤

085夜冥重伤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

夜冥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强忍着身体上的剧痛,

快速的游到了凌希妍的跟前,将昏迷的凌希妍从寒潭之中抱了起来,往一旁的洞口走去。

而此刻的崖顶上,雪儿手中拿着一柄白色的纸扇,欢快的往凉亭的方向走去。

可她刚到了凉亭外,就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便扔下手中的纸扇,快步的走进了凉亭内。

一进到凉亭,便看到了凉亭里面混乱的场景,石桌石椅全都碎成了一地,眼眸闪过了一丝不安,

心暗暗生急,眸光往周围扫了扫,在地上看到了凌希妍的手绢,快速的跑出了凉亭。

“小姐,你在哪里?”雪儿一边跑,一边呼喊着凌希妍,来到了崖顶,看到了十几名黑衣人正准备将地上躺着的尸体给清除掉。

雪儿微微的愣住了,整个人呆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暗卫们只是淡淡的看来雪儿一眼,接着就继续手上的工作。

一旁的萧扬看到了雪儿在原地呆呆的站着,眼眸微微的闪了闪,走上前。

雪儿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咬了咬嘴唇,快速的往崖顶跑去。

萧扬的臂膀无奈的放下,往雪儿的方向追去。

“小姐,小姐。”雪儿来到了悬崖边,眼眸快速的扫了扫四周,

微微的松了口气,打算往别处去寻找凌希妍,可脚下不知踩了什么物品,

弯下腰去,脚踩的正是刚刚她为凌希妍戴上去的玉簪,眼眸划过一抹不安,

“不会的,不会的,小姐平时一向都在府中老老实实的呆着,根本就不可能得罪什么人,小姐不会有事的。”

雪儿在一旁喃喃自语着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在凉亭时,芸儿小姐居然会拿茉莉花糕点给小姐,

当时她还以为她是忘了小姐不喜欢茉莉花糕点,现在回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些关联,

还有小姐为何会让她重新回到街市去买纸扇,懊恼的敲了敲头,终于想到了,

她们从街市到凉亭,途中并未经过有卖纸扇的小摊,当时她还不以为意,原来在那一刻,小姐有意将她支开。

“小姐,小姐。”雪儿望着那深不见底的万展悬崖,急声呼唤着凌希妍,而回应雪儿的却只有重重回音。

“小姐…”雪儿眸光一瞥,悬崖下的树枝上挂着一小块淡紫色的布块。

雪儿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走,瘦弱的身子跌落在地,清亮的眸子里闪着伤痛与绝望,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在地。

雪儿眼眸里满是伤痛的望着悬崖,站了起来,雪儿捏着手中的玉簪,将玉簪紧紧的握住,张开了双臂,闭上眸子,“小姐,雪儿来陪你了。”

萧扬来到了悬崖边,看到了雪儿作势要跳下悬崖,心中不由一紧,迅速的拉住了将要往下落的雪儿,“你干什么,不想活了吗?”

“放手,放开我,你是谁,凭什么管我。”

“我是谁,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

“我不管你是谁,总之我要去陪小姐,不然小姐一个人会孤单的,小姐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雪儿拼了命的挣脱着被萧扬拉着的手臂。

“你疯了!这是悬崖,跳下去还能活吗,你就不能先冷静下来,兴许夫人她还没有死呢?那你这样跳下去,死了岂不是很可惜。”

萧扬将雪儿拉着到一旁的大树下,大声的冲着她怒吼着。

闻言,雪儿眼前一亮,“对,小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说着便挥开了萧扬的手臂,往山下的方向走去。

望着雪儿渐渐远去的身影,萧扬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叹声,真是一个傻妞。

而在此刻悬崖下的山洞里,夜冥怀中紧紧的抱着凌希妍,

微微的抬起了头,看着四周的环境,在确定此处安全后,便轻轻的将凌希妍放在了草地上。

扯开她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绝美而苍白的小脸,双眸紧闭,额头上一道轻微的血痕,原本红润的唇瓣,此刻完全是干涩的。

凌希妍双手无意识的紧紧抱着,身子还微微的颤抖着。

“该死的,女人,你什么时候感染了风寒?”夜冥的大掌轻轻的抚着凌希妍的小脸。

突然,夜冥将凌希妍扶了起来,让她背对着自己,他则盘腿坐到了她身后,双掌同时拍在了凌希妍的背上。

一点一滴的用内力,逼出凌希妍体内的寒气。

而时间却一点一点的流失了,夜冥的额头不断的冒出了豆大般的汗。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的头顶渐渐的冒起了浓浓的白烟,而夜冥的唇角因强行运功,不禁的流下了鲜血。

凌希妍渐渐的苏醒过来,只觉得一股火热不断地在体内窜出,额头冒出了点点的汗,美眸一凝,“夜冥,你给我住手,你不要命了吗?”

“女人,你别乱动……。”夜冥的利眸中映着点点的伤痛。

“夜冥,你此刻不能运功,住手,快住手。”凌希妍急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夜冥身上的毒素没有清除就运功,无疑是雪上加霜。

“女人,如若不将你身上的寒气逼出的话,那你是必死无疑,风寒在加上在寒潭里泡了许久,不将寒气逼出,你恐怕活不过明日。”

夜冥大声的朝着凌希妍吼着,渐渐地,夜冥手掌上的力道加大,那股寒气也渐渐的从凌希妍的身上窜出。

“夜冥,放开,快放手,我宁愿活不过明日,也不要你来救…”凌希妍此刻已泣不成声。

夜冥强压下心口中那一阵阵尖锐的疼痛,紧紧的咬着薄唇,“女人,别乱动!”

夜冥的声音有些喑哑,似在极力隐忍些什么,确认了凌希妍身上的寒气已如数的逼出,

夜冥这才慢慢的将手掌从凌希妍的背部移开,突然,喉间一甜,顿时,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染红了整片草地。

凌希妍快速的转过身来,“夜冥,你怎么样了?”美眸里漫着满满的着急。

“女人…。”夜冥深紫色的薄唇,不断的溢出断断续续残破的声音。

“夜冥…痛的话就喊出来,别忍着。”看着夜冥咬得一片血迹的唇,

凌希妍心里就像是被无数银针刺入了心脏一般,疼的她连呼吸都清楚的感觉到疼痛,

咬了咬樱唇,

此刻她只能让自己先冷静下来,一定不能因为着急而乱了方寸,

轻轻的将夜冥扶下平躺在草地,深深的呼了呼气,一手将夜冥身上的湿衣袍脱了下来,一手去解开腰部纠缠在一起的衣服,

迅速的将夜冥身上纠缠在一起的衣服解开,露出了他精壮的胸膛。

夜冥此刻身上只穿了一条亵裤。

夜冥的眸子虽然是睁开的,但是深邃的利眸中却毫无半点焦距,利眸中一片涣散,他只感觉凌希妍的身影不断的在晃动。

忽然,一阵阵刺鼻的血腥在空中飘浮着,凌希妍柳眉紧紧的蹙着,味道,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才发现了她此刻双手一片猩红,就连胸前的衣裙也染上了一些血红色,

她的心猛的抽了起来,“夜冥,你身上还有哪里受伤了?”凌希妍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慌乱。

她的手上一片殷虹,红的那么刺眼,可想而知他身上的伤有多重,可他却一声不吭,就好像没事一样,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他自己的身体。

凌希妍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轻轻的扳过夜冥的身子,深深浅浅的伤口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还残留着鲜血,伤口处血肉迷糊,看的凌希妍惊心动魄,脸色渐渐的发白。

“夜冥,你这个笨蛋!”说着便迅速的跑出了洞内,

来到了河边,连忙将身上的衣裙撕下一块布条,拿到了河边浸湿,快速的跑回洞内,轻轻的将布条附上伤口,轻柔的,一点一点慢慢的将血迹擦拭干净,她的手一片冰凉,满心焦虑。

慢慢的移动着手,缓缓的下移,轻轻的绕过了他那没有一丝赘肉,紧绷的腰部,然后,缓缓的向下,

望着眼前血肉模糊一片的背部,她发现,那些伤口裂开的很厉害,

轻轻的擦拭着,美眸却因此渐渐地变模糊起来,泪水不断的在眼眶里打转着。

夜冥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嘴角微微的轻咬着,“痛……。”

顿时,寂静的洞中响起了夜冥的呼痛声。

她不知道,此刻的他是在承受怎样的剧痛,在往下坠落的时候,

他是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所以她受的伤不是很重,如果他没有跳下来的话,那他此刻就不必承受如此的剧痛。

不值得,她不值得他对她那么好,越想心中痛,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滴滴的滚落了下来,落在了草地上,紧紧的咬了咬樱唇,继续轻轻的为夜冥擦拭着。

再一次的跑到了河边,将满是血迹的布条,浸湿,

又跑到洞内轻轻的擦拭着夜冥的伤口处,想为夜冥消消炎,可是她这样来回了几次,

夜冥伤口上的血,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在不断的增加。

------题外话------

三克油zyx20030228 月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