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89劫后重生3

089劫后重生3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48  |  更新时间:

凌希妍昏昏然然的紧攀着他,双手紧紧的环住他的玉颈,

他的细细的吻着她,就像是在吻全世界最珍贵的物品一般。

凌希妍双眸紧紧的闭着,胸膛无力的上下起伏,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团火燃烧着,

她想紧紧的抱住夜冥,更想被一阵冰水浇下。

夜冥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灼热的气息,一阵阵的喷洒在凌希妍的小脸,

大掌也不断的在凌希妍柔若无骨的身上来回移动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一挑,

右手渐渐地扣住她纤细的腰身,而此刻的凌希妍早已沉浸在夜冥的柔情中,根本就不会察觉到夜冥的动作。

夜冥眸光一紧,大掌缓缓的从腰间往上移动,缓缓的移到胸前时,

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了凌希妍在屋顶上所说的那一句,‘我已有了心仪的男子’之后,

这句话不断的在脑海中徘徊着,挥之不去,她不想凌希妍是因为感动才把自己交给他的。

她要的是她的整颗心,而不是只有感动,爱真的会让人变得越来越贪心,

原本他只奢望在她的心中只有他些许的位置就好,但是现在,

他只想将她心仪的男子从他心底赶走,或许,总有一天,她的心里就会只有自己一人。

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烦闷的深呼吸几下,快速的压下小腹下那团难耐的燥热,

将他挑开的衣带轻轻的拢上,侧身躺下,长臂一捞,强而有力臂膀将她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的圈在了怀中。

“女人,不管你的心仪男子是谁,他都别想把你从我的身边带走,即使你心中依然有他,但你只能是我的,我终会将他从你的心底剔除,你心中的那个人只能是我。”

夜冥霸道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洞里响了起来。

“嗯?”怀中的人儿用小脑袋无意识的在他健壮的胸前蹭了蹭。

夜冥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居然就这样的睡着了,看着睡着了唇角依旧扬起的凌希妍。

低下头,在她的樱唇上啄了啄,“女人,你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劫数。”深邃的利眸中漫着满满的宠溺。

过了一会,洞外的太阳越伸越高,从洞内慢慢的退去,移动到洞外,凌希妍这才悠悠的转醒。

慵懒的揉了揉眼睛,缓缓的睁开了惺忪的眸子。

“醒了。”夜冥笑意盈盈的看着凌希妍。

每日晚上可以抱她入睡,与每日清晨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见她,就是他此生最大的期待。

迷迷糊糊中,凌希妍微微的愣了愣,忽而想起了,刚刚与夜冥的疯狂,他居然会被吻晕了过去,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想到此处,小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微微的抬了抬眸,正好对上了夜冥含笑的眸子,小脸上的热气越来越重了。

“呵呵……,女人,你害羞了。”

夜冥看到她睁开眸子后,却是在一旁微微的发呆,一会发呆,一会懊恼的样子,不由的轻声笑道。

凌希妍微微的怔住了,美眸不由的转了转,看到他一脸别有深意的轻笑,她更是多了几分的不自在。

“没有想到,我的女人竟然会害羞,呵呵……。”

突然,夜冥大笑出声,那笑声中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大概从他懂事以来,他都不曾如此的放松过,每一日都生活在阴险算计的日子中,几乎让他忘了轻松是怎么样的感觉。

若是每一日都如此,与她在一起,过着这种轻松随意的生活,似乎也不错,

只是他的身份,注定了他无法轻松,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尽管他多么的身不由己,那都已成为他必须负的责任。

天下,看似简单的两个字,自古从今,但凡是沾染这两个字,都无法轻易的全身而退。

但思绪又回到了凌希妍的身上,他没有想到,平日里那般强硬不服软的女人,

竟会如此的害羞,有着如此不同的一面,他的女人,的的确确是一个世间少有的宝物,实在是让他爱不释手。

而此刻,凌希妍呆呆的愣住了,为什么,她就不能害羞。

而且他说的是我的女人,而不是,本门主的女人,虽说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称呼,

但是其中的含义,却是有着很大的差别,凌希妍虽然被他取笑,而有些懊恼,但心中却是止不住满满的感动。

对于他那样的称呼,也是极为的满意,如若这个男人不是真的爱自己,又怎么会为自己而改了自称呢。

“女人,若是你现在还是不想起来的,不如我们再重新温习一下刚刚的那个吻。”

夜冥看到她此刻一脸害羞的样子,便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从来都不知道,她竟会这般的可爱,说着,便轻轻的欺上了前,作势要吻她的模样。

“不要,夜冥你这个无赖。”

凌希妍微微的一惊,连连大声地喊道,赌气般的一把搂住夜冥精壮结实的腰身。

小脑袋拼命的往他的怀里控着,拼命的往他精瘦的胸膛蹭着。

“不想让我此刻就要了你,你最好乖乖的不要乱动。”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嘶哑的低吼,凌希妍静的抬起头,看到了夜冥那满是欲火的眸子,眸子里的火苗慢慢的燃烧着。

凌希妍虽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但是在现代的时候,

她可是看过不少的教育,又怎么会兑现何种事情一无所知,

所以当他看到了夜冥眸子中的浓浓的*时,立马识时务者的停止了所以的动作。

夜冥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怜爱的抚摸着怀里人儿的青丝,“女人,你越来越可爱了。”

他微微带着戏谑的眸子带着点点的笑意。

“夜冥,你就是一个披着狼皮的混蛋。”凌希妍气急败坏的低吼着。

“哈哈…。”夜冥看着凌希妍可爱的模样,不由再次放声大笑了起来。

凌希妍听到他那极为轻松的笑声,微微的扬了扬眉,轻轻的推了推夜冥。

正想起身时,那正放声大笑的夜冥,忽然一把凑近她,将她稳稳的抱在胸前。

一头乌黑的青丝,也荡在了她的玉肩上,夜冥温柔的在她的耳边轻喃,

“女人,谢谢你能陪在我的身边,也谢谢你没有放弃,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耳边的暖流,让凌希妍的脸颊红晕迅速得溢到了脖子上,一直慢慢的蔓延而下,而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却是那么的优雅,动人。

夜冥不知道的是,凌希妍此刻心里同样是带着满满的感激,幸好她坚持了下来。

看着凌希妍此刻脸上的一脸害羞的样子,他的心里仿佛是抹了蜜般的荡漾开来,轻轻的扳过凌希妍的身子,让她与自己对视着。

“女人…。”夜冥刚想说什么就被一阵“咕咕…。”声,给打断了。

发出的声音是从夜冥的肚子里传来的,

夜冥轻轻的咳了咳,“昨日晚上体力消耗的太多了,再加上,醒来也没有吃东西,所以自然就饿了。”

夜冥那极为暧昧的话语,是在是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

凌希妍微微的一愣,抬起眸子,对上他那带着几分别有深意暧昧的眸子,

无奈的摇了摇头,微微有些气结,这个男人,的的确确是一个无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现在已经被这个无赖的男人给赖上了,似乎想逃也逃不了了。

“女人,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夜冥伸出大掌轻轻的摩擦着凌希妍的小脸。

“在想某个人。”凌希妍的美眸漫着点点的狡黠,微微的挑了挑眉。

夜冥在听到了凌希妍的那句在想某人的时候,好看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蹙。

“那我去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野果可以充饥,然后找一些枯枝。”

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眉,轻轻的推了推夜冥,正打算走出洞内的时,玉手就被一个大掌拉住了。

“你在这儿呆着,我来去找野果和枯枝。”

夜冥当然不会同意让凌希妍去找野果,再说了他的伤,现在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就算是此刻他的伤还未好,他也不会让凌希妍一个人出去洞外寻找食物的。

夜冥拿起一旁的湿衣袍穿上,可还未扣上扣子,便听到了凌希妍的怒吼声。

“夜冥,那衣服是湿的,你疯了,旧伤未愈想在添新伤吗?”

凌希妍连忙上前将夜冥将要穿上去的衣袍给脱了下来。

“女人,你不用这么急,就算是我的魅力吸引了你,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吧?”

夜冥伸出大掌紧紧的将凌希妍的小手,将那纤细白皙的小手完全的包容在了自己的掌心上。

“没事了,一会儿我用内力将衣袍烘干。”

“夜冥,你的伤还未完全好,别乱运功,小心旧伤复发。”

“女人,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稍稍注意一些不碍事的。”

说着变拢上被凌希妍扯下的衣衫,迅速的将衣衫烘干。

凌希妍来不及阻止了,狠狠的瞪了夜冥一眼,转身,快步的走出了洞外。

蔚蓝色的天空,艳红的骄阳为晴天添加了一抹绚丽的色彩,太阳七色的光芒汇成耀眼的白光,

蔚蓝长空之中,飘荡着几朵雪白的绵羊似的白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