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1女人,你得负责

091女人,你得负责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

“不是让你先吃野果充饥的吗?”夜冥无奈的摇头一笑。

走到凌希妍跟前,大掌轻轻的点了点凌希妍小巧的鼻尖,“小馋猫。”夜冥突然又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夜冥的那一句“小馋猫”,让凌希妍微微的一愣,小馋猫,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听了夜冥的话,凌希妍乖巧的坐到了草地上,拿起洗好的野果,一颗颗的放进了嘴里,

清香甘甜的果香瞬间溢满在整个口腔,美眸紧紧的盯着在烤野味的夜冥。

看他熟练的烤着野味,美眸微微的眨了眨,“夜冥,你是不是经常在野外烤野味,不然怎么会这么的熟练。”

夜冥转过身,微微的点了点头,“我以前外出办差,经常是将干粮带在身上,有一次干粮吃完了,在野外没有什么可吃的,就去打野味烤着吃,久而久之就慢慢的熟练起来。”

将野味放在了火堆当中,走到凌希妍面前,“女人,再等一会野味就烤好了。”

凌希妍微微的挑了挑眉,“夜冥,野果的味道不错,要不要来一颗呢?”

“女人,那你喂我。”夜冥的利眸中漫着点点的笑意。

“我才不要,要吃你自己不会动手。”嘴上虽说不会喂夜冥,但手中已经拿了一颗青绿色的野果,抬起手,将她手中的那颗野果猛的塞到了他的嘴边,玉手不小心触碰到他的薄唇,猛的收了回来,美眸里划过一抹狡黠。

冰凉的指尖轻轻的划过他的薄唇,软软的野果紧贴着在唇间,夜冥轻轻的一笑,张开嘴咬了口,细细的嚼着。

凌希妍美眸深处似乎微微的闪了闪,轻轻的将眸子微微抬起。

看着夜冥正嚼着口中的野果,微微抬起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俏皮,欣喜。

先前,她不小心误食了一颗苦涩的野果,于是就起了捉弄夜冥的玩心。

凌希妍紧紧的看着夜冥,只是在眼前的男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异样,

微微的一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只有刚刚的那一颗才是苦涩的,其它的都不会吗?

不等凌希妍回神,夜冥就已悄悄的走到凌希妍跟前,低下头,吻上她的唇,大掌紧紧的圈在她纤细的细腰上。

一股苦涩的野果汁流进喉咙,浓烈的苦涩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凌希妍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欲伸手去推开夜冥,却发现,此刻她被夜冥紧紧的圈在怀中,根本动不了半分,

偷鸡不成蚀把米,可恶的夜冥,老是欺负她,凌希妍狠狠地瞪着夜冥,美眸中怒火熊熊燃烧。

夜冥却对此,视而不见,继续的吻着她,不理会她的不满。

直到口腔中的那一股浓烈的苦涩味消失,夜冥这才缓缓的松开了凌希妍。

“咳咳…。,夜冥,你…。”得到自由的凌希妍,美眸里的怒火更甚的瞪着夜冥。

“这叫同甘共苦……。”夜冥淡淡的说着,利眸中漫过满满的宠溺,嘴角微微挑着。

凌希妍再次狠狠地瞪了夜冥一眼,可恶的夜冥老是欺负她,总有一日她要欺负回来。

乖乖的坐在了草地上,咬着清甜的野果。

夜冥无奈的摇头一笑,继续将手中的树枝轻轻的扳动着,不多时,空中便飘起了一股香喷喷的烤鸡味。

凌希妍在也坐不住了,走到夜冥面身旁,坐了下来。

“好香。”轻轻的在一旁,拍起了鼓掌。

而夜冥的唇角也因为凌希妍的那一声好香,而微微的上扬,露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都说是忙碌在处理政事的男人最有魅力,但此刻,凌希妍却觉得忙碌在于厨房中的男人最有魅力。

就像夜冥此刻一样,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手中不停的扳动着树枝,将准备好的野果放在了野味上面一同烤着。

另一边,还时不时的加点枯枝放进火堆中。

这种感觉真好,凌希妍微微的勾了勾唇角,撑着下巴…。

“来尝尝…。”夜冥将考好的野味递到了凌希妍面前。

凌希妍看着眼前还冒着热气的野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香,夜冥,你太厉害了。”凌希妍毫不吝啬的称赞夜冥。

“那是…。”夜冥轻声的答道,唇角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凌希妍接过夜冥手中的野味,拉着夜冥一同往地上坐了下来,轻轻的吹了吹野味上的热气,咬了一口。

“女人,味道如何……。?”夜冥一直看着凌希妍,想知道她对野味的评价如何。

良久之后,凌希妍才微微的点了点头,“还过得去,比野果好吃多了……。”

对于凌希妍的回答,夜冥无奈的摇了摇头,咬了口手中的野味,味道真的不错,哪算还过得去。

许久之后,凌希妍这才缓缓将手中的树枝扔到了地上,摸着鼓鼓的肚子,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微微的转了转眸子。

这才发现,夜冥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看,微微的将眸子移开,不去看夜冥眸子深处的那满满的深情。

夜冥轻轻的扳过了凌希妍的身子,逼她与自己对视。

一时之间,四眸相对,凌希妍绝美的小脸上,渐渐的渲染上一片霞晕。

夜冥勾唇一笑,轻轻的将凌希妍抱在怀中,将下巴顶着凌希妍的青丝,

心里被幸福填充的满满的,他以前从来都没想过会遇到一个心爱的女子,也想象不出,

如今,心爱的人儿被他紧紧的拥在怀中,与他同床共枕,共同用膳,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美好了,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他恨不得永远都沉浸在这样的幸福中,永远都不要醒来。

“希儿…。,小姐…。”洞外传来了凌宇浩与雪儿着急的呼唤声。

闻言,凌希妍微微的皱了皱眉,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外加上失踪了一天一夜,爹娘肯定是急的,在四处找她了,微微的松开了夜冥。

“夜冥,我哥来找我了,我该回去了……。”

“那又如何……。”夜冥仍然紧紧的抱着凌希妍,毫无半点松开的念头。

凌希妍无奈的叹了叹气,轻声道,“夜冥,我们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天一夜,我爹娘他们知道我失踪了肯定是急的到处找我,别闹了,我该回去了……。”

夜冥依旧紧紧的抱着凌希妍,微微的松开几分揽在凌希妍腰间的大掌。

凌希妍抬起美眸,轻轻的摇头一笑,她也舍不得离开这山洞,与夜冥在一起的时刻是多么的幸福满足,走出洞外,一切又都会变得身不由己。

凌希妍轻轻的扬了扬唇,在心中暗自决定着,无论如何,她都会想尽办法退去南萧的那门婚事。

双手轻轻的攀上夜冥的玉颈,轻轻的踮起脚尖,一点一点地凑近他的脸庞,绝美的小脸微微的仰起,樱唇缓缓的贴在了夜冥紧抿着的薄唇上。

夜冥微微的一愣,而待他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凌希妍那具有诱惑力的樱唇却突然离开了。

凌希妍轻笑的看着夜冥那明显不悦的眸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女人,你可不能轻易的不要我,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了,你得要为我负责。所以眼前最重要的是怎样将我这个男人领回家,而不是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事情。”

夜冥感觉到了她的顾虑,紧张,心下也微微的一沉,伸出大掌,将她紧紧的圈在怀中,略带无赖的轻笑道。

那语气中,更是带着几分刻意的委屈,圈在腰间的大掌,还故意不断的加紧,表示着此刻他的不满。

凌希妍在听到了夜冥的话后,一个人呆呆愣愣的,任由夜冥抱着,腰间不断收紧的力道,让她微微的回过神,抬起眸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她刚刚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说什么,说他已经是她的人了,所以她要对他负责,这话她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绝美的小脸上,像是被抹了一层胭脂似的,红的让人心醉。

之前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发现他原来是这么厚脸皮的,不过,却也能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随即微微的扬了扬眉头,轻勾起唇角,“负责,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吧,再说了夜大门主你若是说一声,还怕没有人……。”

“女人……。”寂静的山洞里响起了夜冥咬牙切齿的低吼声。

凌希妍微微的一愣,瞬间停止了想继续说下去的念头。

一句‘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吧’,让夜冥彻底怒了,利眸中划过了一丝丝熊熊的大火,这女人,老是能轻易的将自己气得半死,微微的低下头,薄唇猛的向那充满诱惑力的樱唇袭去。

“女人,定是本门主之前太过温柔,过分的宠溺,才会让你感觉不到我的霸道,如今不让女人,见识一下真实的我,必定会以为我无用,而不想负责,逃避责任。”

“别。呵…呵。好。痒。别…,我只是开玩…”余下的话如数的被她吞如腹中。

凌希妍此刻求饶,对夜冥来说已经太迟了,他此刻是铁心要给眼前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女人一个狠狠的教训,要她记住他可不是这么轻易的被糊弄过去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