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3夜冥与凌宇浩的对决

093夜冥与凌宇浩的对决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

“有什么事情,站着说就好了,无需动手动脚。”淡漠的声音带着无需置疑命令的口吻,

夜冥猛的抬头,锐利的目光射向了雪儿。

雪儿一惊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咬了咬嘴唇,“小姐……。”无助的眼神望向了凌希妍。

一旁站着的萧扬微微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眼眸里望着被夜冥抱的连容颜都看不到的女子,眸光里划过了一抹不可置信。

“放开她。”凌宇浩上前将夜冥怀中的凌希妍给拉开。

夜冥又怎么会让凌宇浩如愿,拉起凌希妍的小手,却又不会弄疼她。

一瞬间,这样的场面渐渐的变得有些怪异。

凌希妍挣脱开被夜冥拉住的小手,“哥……。”

轻轻的拍了拍自家哥哥的手背,拉了拉他的胳膊,“哥,这一次,如若不是夜冥将希儿护在怀中,那恐怕希儿就不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哥的面前了。”

萧扬微微的抬起眸子,在看到凌希妍时,一双眸子瞪得跟铃铛般,眼珠子很不得从眼眶里掉出来,

原来这就是夫人的庐山真面目,惊讶的看着站着夜冥身旁的女子,她从来都将女子当作是在家相夫教子的,与女子无才便是德。

但是此刻,他不得不将这个想法打消,此时此刻,他不得不说他现在由衷的佩服眼前的这个女子,

她不仅有足以与夜冥相配的容貌,而且她身上的那种强烈的气场,

与她身上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就让萧扬忍不住的赞叹。

她与主上站在一起,真真正正的是一个绝配,眼眸一动不动的望着凌希妍,喉结下意识,微微的动了动,

眼前的女子,绝美的小脸上带着点点的红晕,不仅有了女儿家的娇态,

而且还将她的玉肤显得愈加的晶莹白皙,薄薄的樱唇轻轻的抿着,眉头是因为刚刚那种怪异的气氛而微微的紧皱着,

可是,尽管如此也遮挡不住她那眸子深处的那一抹幸福。而她那长长的青丝随意的被挽起,

又给她原本就绝美的小脸多了几分随意的美,让原本就精致的小脸愈加的让人很难讲目光挪开。

夜冥看到萧扬惊讶的眼神与发呆时,利眸瞬间溢上一层冰霜,有些阴森恐怖的目光,直直的射向萧扬。

可是,此刻,萧扬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惊愕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夜冥阴森的目光,眸光微转,目光落在了凌希妍拉着凌宇浩胳膊上的小手。

夜冥隔着凌希妍,狠狠的将冰冷的目光瞪向了凌宇浩,眸中隐着点点的寒霜。

凌希妍从不主动握过他的手,此刻,却抓着凌宇浩的手腕。

“呜…呜…小姐。”雪儿眸光带着点点无助的望向凌希妍。

凌希妍无奈的摇了摇头,松开抓着凌宇浩胳膊的小手,缓步走到雪儿面前。

“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凌希妍轻声的安慰着雪儿。

雪儿的哭声也渐渐的小了下去。

“希儿,还是快回府,娘知道你掉落悬崖,而晕了过去,到现在不知怎么样了。”凌宇浩面带着急的沉声道。

“哥,我们现在就回府。”美眸里漫着满满的自责,微微皱了皱眉头,

凌希妍缓步走到了夜冥跟前,抬起眸子,对上他满是宠溺彩色的眸子,樱唇轻启,“夜冥…”

“天色不早了,此地潮湿,寒冷不宜久留,回府吧。”

“好。”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

“希儿,你先行,哥一会再去与你会和。”凌宇浩眉头微皱,眸子中划过一抹凝重。

看着眼前自家哥哥与夜冥之间的较劲,凌希妍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男人之间的战争,女人最好是别参与,不然就是越缠越混乱。

看着眼前的两名男子,一个风度翩翩,一个浑身冰冷散发着高贵,谁也不输谁,谁也不胜谁。

凌宇浩的浑身散发着温儒而雅的气息,夜冥高贵威严强大,谁也占不到便宜。

“哥,那希儿与雪儿就先行一步了。”知道了凌宇浩的用意,凌希妍自然是配合的与雪儿先走了。

临走之前,还轻轻的看了夜冥一眼,那眸子中带着满满的警告。

见此,夜冥无奈的摇了摇头,利眸中漫着满满的无辜。

这时,萧扬才猛地回过神,惊讶自己走神的同时,又看到了夜冥投射在他身上冰冷的寒光时,猛的颤了颤身子,匆匆的走到了夜冥跟前。

“主上,属下错了,甘愿受罚。”萧扬单膝跪地。

夜冥没有说话,微微的点了点头,面具里的脸色微微的沉了下来,锐利的眼眸中隐有怒气萦绕,瞬间周围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

夜冥,凌宇浩,与跪在地上的萧扬都没有在说话了,气氛静的愈加的压抑。

凌宇浩的眼眸轻轻的扫了扫夜冥,目光落在了夜冥身上,这个他早就想见却一直没有见到的男人,只是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深邃的利眸,如无底深潭般,带着一抹毁灭般的光彩,让人不自觉的沉沦其中。

更加让人惊叹的是那一身冷峻狂傲的气质,墨发飘飞,尽管看不到他的容貌,但那一身的狂傲与高贵,却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

夜冥抬起利眸与凌宇浩对视,两人的眼眸中都闪过一丝暗光。

夜冥殿,江湖上唯一一个能立足于三国间最大威震江湖的门派,夜冥殿门主夜冥,

夜冥殿建立于与五年前,以暗杀与名下的商铺为生计,仅用了五年的时间,夜冥殿名下的产业遍步满在整个三国之间,成为了这个大陆最赚钱的商铺。

夜冥与凌宇浩两人静静的对视着,高手对决,谁先动,谁先输,这道理,夜冥懂,凌宇浩自然也懂。

此刻,两股强大的气流环绕在两人身旁,形成了深深浅浅的漩涡,周围那些原本站着的暗卫都纷纷的闪开,离开了现场。

他们清楚的知道,若是在这时出现的这两个人周围,一定会成为炮灰的。

地上跪着的萧扬迅速的站了起来,往一旁闪去。

“夜大门主,明人不说暗花,你对舍妹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凌宇浩不想与夜冥过多的周旋,直接了当的发问。

自家妹妹的背景,除了是大将军之女,便是已被休的弃妇,其余便是一个毫无政治利益关系的女子。

只是,这样一个毫无利益关系一无是处的女子,他猜不透,像夜冥这样的天之骄子,会是以什么样的目的接近自家的妹妹,

他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妹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那也不是他所想看到的,

他只希望,自家的妹妹可以一辈子幸福,无忧无虑,哪怕是他的一声不娶,他也要守护着自家的妹妹,保护着她,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目的…。?本门主向来都是坦坦荡荡,不靠任何势力。”夜冥抬了抬利眸,利眸中漫着满满的坚定。

“尽管你没有带着什么目的接近舍妹,那我还是不会让你在见到舍妹一面,从今日起,还望夜大门主,你远离舍妹。”

凌宇浩收回了那股将要发出去的掌风,脸上虽带着满满的坚定,但心里却是对夜冥倒是十分的欣赏。

夜冥透过脸上的银色面具,冷冷的看向对面的凌宇浩,想解开在心中的困惑,微微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如若眼前的这名男子不是她心爱女子的大哥,他或许早就拂袖而去了,而不知在这里好声好气的与他交谈。

性感的薄唇微动,“为何就这么排斥本门主?”

真不知道,凌宇浩对他莫名的敌意,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做什么事情,向来都是不需要与谁解释,

他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就好了,也许是从别人的眼中看来,他所作的事情,都是在犯傻,

可是,爱一个人,不就是这样吗?爱一个人本来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自己觉得对,

那就去做好了,根本就无需去理会别人是怎么样的眼光,随着心的方向去走就是对的。

“因为你无法给她唯一的爱,既然无法将唯一的爱全给她,那不如放开她,放她自由。”

他一直都清楚的知道自家的妹妹与别的女人自然是大不相同的,他一直都清楚,自家妹妹在爱情这方面,

她就是一个简单的女子,就想在她心爱的男子心中是唯一,如若夜冥做不到这一点的,

他自然就不会轻易的将自家妹妹交给他,虽说自家妹妹的这个心愿在这个大陆上是有些异想天开,但是,只要是自家妹妹所希望,他就会不顾一切支持。

夜冥轻轻的扬了扬唇角,利眸中闪烁着点点的欣喜,冷硬坚毅的脸上,

渐渐的柔和了些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神情也渐渐地消小了些许,薄唇微微的动了动,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凌宇浩给打断了。

“告辞。”凌宇浩轻轻的拱了拱手,不再理会一旁的夜冥,便拂袖大步离去。

望着凌宇浩决然离去的背影,夜冥阴柔俊美的脸上,泛着满满的坚定,利眸中溢着满满的笑意,他的女人自然是与众不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