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4夜冥的决定

094夜冥的决定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

“恕不奉陪,告辞。”凌宇浩轻轻的拱了拱手,不再理会一旁的夜冥,便拂袖大步离去。

望着凌宇浩决然离去的背影,夜冥阴柔俊美的脸上,泛着满满的坚定,利眸中溢着满满的笑意,他的女人自然是与众不同。

周围的喧哗终于远去,山崖下,再次陷入了安静,空气中,只听得到清风吹拂的哗哗声,

与树梢上的野果掉落在地下的沙沙声,隐隐的还能看到,那小河中,微风轻起,碧波荡漾出圈圈的涟漪,温暖的阳光,直射在湖面上,泛着点点的金光。

夜冥负手立于小河前,利眸望着眼前小河之中一圈又圈的涟漪,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原来凌宇浩是怕自己无法给凌希妍唯一的爱,才会如此的排斥他,

一双冰冷嗜血的利眸微微的眯了眯,眼角微敛,带着淡淡的邪魅与冷然,微风轻轻拂过他乌黑的墨发,将墨发吹得莹莹流动。

温暖的阳关照耀在他的身上,映衬在他精致银色面具上,那一缕幽静的阳光折射到他光亮的利眸上,仿若一道光影在眼前缓缓滚动着。

突然,晴空中有几抹阴冷的微风呼啸而过。

夜冥双眸轻眯,一个凌厉转身,瞬间闪离在那片清澈的小河。

一袭白衣袍子轻飘到一处的拐角,冷冷的站在了原地。

不远处,一阵快速轻灵的黑影,迅速闪了过来,疾步走到了夜冥跟前,单膝跪地,轻轻的低下了头,恭敬的喊了一声“主上。”

夜冥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凌宇浩消失的方向,若是想让凌宇浩放心的将凌希妍交给自己,

看来他必须要加快些迅速的将南萧国皇宫内,那个老毒妇给清除干净。

就算在短时间内,不能将那老毒妇彻底给清除了,那也必须要让她不得安生,曾经,那个皇宫是他这辈子最厌恶的地方。

别人看到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与尊荣,而他却看到的就只有险恶与肮脏。

每日夜里,对着冰冷华丽的宫殿,他的心也跟着一点一寸的冷了下去。

孤独与寂寞,不断的侵蚀着他的心,每个夜晚,他都是在煎熬中度过。

尽管有萱儿在皇宫中的陪伴,可他却从未停止过对皇宫的厌恶。

可当他想到在未来的日子里,凌希妍都会陪伴在他的身旁,渐渐地却有些期待。

跪在地上的萧扬,微微的抬了抬眸子,看到夜冥利眸里神色带着些许的复杂,目光森寒的看向远处,身子不由的轻轻颤了颤。

“主上。”

夜冥,没有说话,萧扬也不敢轻言,气氛变的十分的诡异,无形的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无奈之下,萧扬只好开口提醒夜冥。

他还在等主上的命令,夜冥收回目光,利眸深处闪过了一抹阴狠,“先去查这次的刺杀是谁所为,顺便在多查两人。”

“是,属下领命。”萧扬快速的隐身离去。

夜冥墨色的利眸越凝越深。

到底是何人,非要至她于死地?身影轻轻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将军府——

凌宇浩与凌希妍一回到将军府后,就直奔方紫琳的院落。

原本还病怏怏的方紫琳,一看到女儿,顿时精神百倍的坐了起来。

“娘,希儿不孝,让娘为希儿担心了……。”凌希妍直接扑进了方紫琳的怀里,牢牢的抱住了她。

方紫琳伸出玉手轻轻的拍了拍怀中的女儿,“希儿,没事就好。”

“娘,你现在感觉好些了没有?”凌希妍轻轻的抬起了头,美眸里漫着满满的自责。

“希儿,你没事就好,只要你没事,为娘的病很快就会好起来。”方紫琳喜极而泣的抱住了怀中的女儿,轻轻的拍着女儿的后背。

过了一会,凌希妍才缓缓的从方紫琳怀中伸出小脑袋。

“娘,爹去哪了,怎么没有看到爹呢?”美眸往房间里轻轻的扫了扫,都没有看到凌逸云的身影。

方紫琳轻轻拉起自家女儿的小手,“希儿,你爹从去早朝到现在还未回府,肯定也还不知道你已回府。”

“娘,浩儿已让小厮去禀告爹,希儿已安全回府了。”凌宇浩轻轻的走到了方紫琳身旁,好让她们知道,他的存在。

凌宇浩从一开始就直接被忽略了,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

“浩儿,快让厨房准备用膳,希儿一定饿了吧。”方紫琳不放心的打量着凌希妍,眸子里划过,满满的担忧。

“希儿…琳儿,希儿已安全回府是么?”凌逸云快步走进了房内。

“爹。”凌希妍轻轻的喊了一声凌逸云。

“希儿,你知不知道为父听到你遇害的消息,当时差点就吓背了过去。”凌逸云一双眸子里溢着满满的后怕,

眸底深处划过一抹深深地自责,眼眶里竟然有些微微的泛红,激动得有些微微的哽咽,似乎极力的隐忍着激动的情绪,才没有让激动的情绪奔开。

“爹,是希儿的错,让爹娘与哥为希儿担忧了。”美眸中的自责更甚了,轻轻的走到了凌逸云跟前,拉起凌逸云的胳膊。

“希儿,这次是为父的过错,为父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遇到这样的意外,还好你安全回来了,否则为父实在是难辞其咎。”

凌逸云眉头紧皱,话语中带着满满的自责,沉声道。

“爹,你也会说那是意外,意料之外的事,谁又会想到呢,再说了,希儿现在不是安全回府了吗?”凌希妍轻轻的扬了扬唇角,调皮的眨了眨眼眸。

“对了,浩儿,你是在哪里找的希儿的?”

被点了名的凌宇浩轻轻的从角落旁走了出来,“浩儿是在山崖底下的一个山洞里找到希儿的。”

闻言,凌希妍轻轻的挑了挑眉。

“逸云,今日上早朝为什么会比以往晚了许多。”

自家的女儿安全回府,她可要好好的张罗一下晚膳,可又看到丈夫一回到府,眉头就从未松开过,不由心生疑惑。

“今日在退朝后,被几位朝中大臣约到了丞相府一聚。”凌逸云淡淡地说着,一双眸子中划过了一丝狠绝。

方紫琳对于凌逸云自然是百分百的相信,轻轻的点了点头。

眸子望向凌希妍时,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希儿,你先回房梳洗一下,一会儿在出来用膳。”

凌希妍浅浅的点了点头,“爹,娘,希儿就先回房了。”

浅浅的扬了扬唇角,走到凌宇浩身旁,“哥,一会儿,我们谈谈吧。”凌希妍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凌希妍与凌宇浩两人才能听得到。

凌宇浩不着痕迹浅浅的点了点头,剑眸中划过了一抹无奈。

刚想转身,却听到了凌逸云的声音,脚步下意识停了下来。

“浩儿,为父在书房等你。”凌逸云的眸子中划过了一抹凝重,让凌宇浩不得不重注起来。

——将军府,书房——

凌逸云负手力与窗前,一双眸子看着窗前茂盛的大树。

凌宇浩快速的推开房门,疾步走了进去,随手将房门关上,“爹。”

“浩儿,你老实告诉为父,希儿到底是在哪里找到的。”

凌逸云转过身来,往一旁的书桌前坐下,一双犀利的眸子直直的望向凌宇浩。

“爹,希儿的确是在山崖底下的山洞里找到的。”凌宇浩缓步走到凌逸云身旁的木椅旁坐了下来,微垂的剑眸里迅速的划过了一抹寒光。

“浩儿,为父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一双犀利的眸子中漫过了一抹的不解。

良久,凌逸云不在说话,凌宇浩也不再说话,等到紧张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快要被抽干的时候,凌逸云将目光转向窗外,沉声道,“浩儿,既然你不想说,为父也不为难你。”凌逸云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象,面无表情。

“爹,在这件事情上,孩儿有孩儿的顾虑,眼前最重要的是,查出这次刺杀到底是谁所为。”剑眸中漫上满满的寒光,看向窗外。

“浩儿,查清楚到底是何人想要置于希儿与死地。”凌逸云转过眸子来看了眼凌宇浩,幽深的瞳孔立即散发出骇人的寒光。

“是,爹,孩儿会查清楚的。”凌宇浩墨色的眼瞳幽深凝重,再也没有以往的风轻云淡。

“浩儿,近日来朝中的形势渐渐的不发稳定,皇上,三番两次的在早朝时,故意的为难为父,看来皇上是想将为父手中的兵符收回。”凌逸云望着窗外的景象,沉声道。

“爹,那你现在有何打算。”凌宇浩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手轻轻的抚着木椅的边缘。

“浩儿,皇上是在逼为父自动交还兵符,而这显然也正是皇上没有强制收回兵权的原因,他就是怕一个逼急了为父,那些士兵真的会不管不顾的跟着为父反了。”

凌逸云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无力,眉头紧紧的蹙了蹙。

“爹,孩儿认为爹此刻该按兵不动,至少要看皇上接下来会采取怎样的手段,来逼爹交出兵权,那样才能够判定方向,再来想办法应付。”

凌宇浩轻言安抚着凌逸云,他又何尝不清楚自家父亲的处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