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5一道圣旨

095一道圣旨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

“爹,孩儿认为爹此刻该按兵不动,至少要看皇上接下来会采取怎样的手段,来逼爹交出兵权,那样才能够判定方向,再来想办法应付。”

凌宇浩轻言安抚着凌逸云,他又何尝不清楚自家父亲的处境。

“浩儿,明晚便是一年一度,宫中乞巧宴,皇上让为父携眷出席,为父已将希儿遇刺之事告知皇上,皇上念与希儿还未找到,故此,明晚的宴会我们一家不必出席,如此一来便又少了一些不必要的烦事。”

“爹,若是让皇上知道希儿已安全回府,那恐怕还是…”

“扣扣。”房门外响起了小厮的敲门声,“老爷,少爷,圣旨到。”

闻言,凌逸云与凌宇浩同时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爹,皇上这又是何意?”凌宇浩紧紧的握着木椅的边缘,一双剑眸中划过了一抹疑惑。

“浩儿,先去大厅接旨,其余之事,再作打算。”

凌逸云轻声道,沉静的眉目让人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微微的顿了顿,这才起身前往大厅。

凌宇浩轻轻的点了点头,迅速起身与凌逸云一同前往大厅。

当他们到达大厅时,皇上身边的刘公公,已在大厅里等候。

“刘公公,不知是什么风能将刘公公吹在寒舍来。”凌逸云沉声道。

“凌将军,杂家是奉皇上的旨意,来将军府宣读皇上的旨意。”

刘公公放下手中的茶盏,挥了挥手中的拂尘,一双眸子划过了一抹幸灾乐祸,站起了身。

“凌将军,皇上念与将军年老,不必下跪接圣旨。”

闻言,凌逸云与凌宇浩两人眸子同时快速的划过了一抹了然。

“谢主隆恩。”凌逸云与凌宇浩轻声道了一句。

“既然凌将军与凌少爷都在场,那杂家便不在说些什么了。”

轻声的咳了咳,扯开尖细的嗓子,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念与凤羽将军凌逸云之女凌希妍安然归来,明日乞巧宴,特请凌将军及其家眷到席,不得有误,钦此,凌将军接旨。”

刘公公尖锐的嗓音穿在了将军府的整个大厅,刘公公将圣旨合起,双手虔诚的握着。

“微臣接旨。”凌逸云双手放平接下那有如千斤重的圣旨,一双眸子快速的闪过一抹狠绝。

“凌将军,杂家还有几道圣旨还未宣读,就不打扰了。”

皇上吩咐他办的事情总算是办好,他得尽快赶回皇宫复旨,不然皇上归怪罪下来,他可担当不起。

“那就不耽误公公了,管家送公公。”凌逸云轻轻浅浅的扬了扬嘴角,沉声道。

“那杂家告退了。”刘公公微微福了福身,抖了抖手中的拂尘,就带着宣读圣旨的人,离开了将军府。

看着刘公公那一众人影彻底的消失在了大厅,凌宇浩轻轻的走到了凌逸云跟前,微微蹙眉,嘴唇紧紧抿着,

“爹,希儿前脚才刚回府,圣旨就后脚就来,这圣旨未勉也来得太快了。”

“浩儿,看来这一趟龙门宴必须赴之。”

“啪……。”的一声凌逸云一掌拍在了木椅边缘上,凶狠的力道瞬间让光洁的边缘显出了赤红的五指印。

“爹,哥,可以去用膳了。”凌希妍快步走进了大厅。

闻言,凌逸云与凌宇浩对视了一眼,随即的扬开了一抹轻笑。

“希儿,明日皇宫乞巧宴,为父原本已告知皇上,为父无心出席宴会,可如今又。”

凌逸云微微的叹了叹气,一双眸子中漫着点点的无奈。

“爹,明日皇宫宴会之事,爹不必太过担忧希儿,在棘手的事情,相信希儿也能应付自如。”

凌希妍上前轻握住凌逸云的大掌,轻声安慰着。

“希儿,明晚宴会一切皆小心。”凌逸云眸中闪过了一丝丝的欣慰,他的女儿,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了。

“爹,你就放宽心吧,希儿如今已不是当年那个不知世事的希儿了,如今的希儿,她可以独当一面,。”

凌宇浩唇角溢起满满的轻笑,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家妹妹。

“爹,哥,快去用膳吧,娘已经在那等着我们了。”

凌希妍绝美的小脸上,溢着满满的笑容,不由分说的拉着凌逸云与凌宇浩的手,飞快的往饭厅走去。

凌逸云与凌宇浩两人同时泛起宠溺的笑容,任由凌希妍拉着,穿过花园走廊,踏进了饭厅。

“你们可以再慢一些吗?”方紫琳脸上挂着慈爱的深情,微微故作生气的看着他们。

“琳儿,我们这不是来了吗?”凌逸云微微的扬了扬唇角,沉声道。

“先吃饭。”凌宇浩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往饭桌的位置坐了下来。

“娘,吃饭。”凌希妍轻轻的拉着方紫琳往饭桌的位置坐了下来。

“琳儿,别生气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在里等。”即使知道自家妻子是在装生气,可他又不得不先承认错误。

“娘,既然爹都知道错了,那娘你就勉勉强强的原谅爹吧。”凌希妍轻轻的拍了拍方紫琳的手背,微微的转眸埋怨的瞪了凌逸云一眼,轻声的嘟囔起来,

“逸云,这次我就看在希儿的面上,就勉强的原谅你了,下次,可就……。”方紫琳略带警告性的瞪了一眼凌逸云。

“是,夫人……。,为夫遵命。”说着便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

“呵呵……。”凌逸云他们都被凌逸云无奈的表情给逗笑了。

餐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起来。

“希儿,这虾不错,多吃一点。”

“娘,这是你最爱吃的红烧鱼,爹,哥,这是两人最爱的。”微微的顿了顿,凌希妍微微勾起唇角,美眸里漫着一缕调皮。

“青菜?”凌逸云与凌宇浩先是一愣,随即便扬开嘴角,皆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人多的时候好啊,可以说说笑笑,这样才算是一个用膳该有的气氛,热闹!。”方紫琳突然有些感慨的轻声道。

凌逸云与凌宇浩握住筷子的同时,微微一顿,两人的眸子中,同时闪过一抹惊吓,渐渐的餐桌上的气氛变得十分沉重。

方紫琳没有想到自己一时感慨说出的一句话,既然会让丈夫与自家儿子同时皱起了眉头,眼眸里划过一抹不解。

凌希妍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娘,往后每一日都如此,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一起用膳。”

轻轻的扬了扬眉头,嘴角勾着一抹顽皮的弧度。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实施。”方紫琳故作沉思的想了想,柔声道。

“呵呵……。”凌希妍他们都被方紫琳故作沉思的模样给逗笑了,原本沉重的气氛瞬间又变得其乐融融的。

——与此同时——

凤羽城郊外的一座豪华别院的院子中,地上跪着数十几名黑衣人,房间内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瓷器落地,破碎哗啦的声音,让跪在院子中的黑衣人,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一个个都将头低下去,身子还不停的在颤抖着。

房间内,一名身穿淡蓝色衣裙的女子,此时,仿若一只暴怒的狮子,将房间里能砸的物品全都扔落在地,一个个拼命的将房间里的瓷器砸落在地,当没有瓷器可砸时,她站在房间里的正中间。

仍然怒火冲天,大声的吼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饭桶,一群没用的废物,之前不是回来禀告本小姐,亲手将那凌希妍给打落万丈悬崖,根本毫无存活的的机会,可那又为什么凌希妍会完好无缺的回到将军府,你们这一群没用的废物,饭桶,竟然连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本小姐算是白养你们了……。”

之前派去刺杀凌希妍的十几名黑衣人,只有一人逃了回来,其余无一生还,

“可恨,气死本小姐了。”

女子一脚踢开脚旁边的花盆,漂亮的五官全是狰狞扭曲的恨。

“小姐……。”女子的贴身丫鬟看着自家小姐狰狞的样子,身子不由的颤了颤,面色吓得惨白,

虽然知道自家小姐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和善的,可是,她还是被自家小姐狰狞的样子惊吓到了。

“今日一事,切勿泄露半句,否则本小姐,决不轻饶……。”女子冷哼一声,一双眸子划过了一抹阴毒。

“是,小姐,奴婢定当守口如瓶……。”丫鬟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句。

“下去……。”

“是,小姐……。”丫鬟似乎像是得到了特赦令般,拖着颤抖不停的身子,踉跄的跑了出去,那急促的脚步仿若就像是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她般,

看着丫鬟远去的背影,女子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晚膳过后,夜晚时分——

凌希妍慢步在石子漫成甬路的院落中,美眸环视着与南萧国院落相差无几装饰的院落。

“小姐,白天在崖顶的那个男子是……。?”雪儿充满好奇的眸子,直直看向凌希妍。

凌希妍轻轻的转过眸子,看着雪儿,浅浅的扬了扬眉,“这个嘛,就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

缓步往石桌前坐了下来,美眸望着开满茉莉花的院落,感受着扑鼻而来的茉莉花香。

“小姐,那是怎么样的……。?”雪儿微微的扁了扁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