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6夜冥的福利

096夜冥的福利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059  |  更新时间:

“小姐,白天在崖顶的那个男子是……。?”雪儿充满好奇的眸子,直直看向凌希妍。

凌希妍轻轻的转过眸子,看着雪儿,浅浅的扬了扬眉,“这个嘛,就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

缓步往石桌前坐了下来,美眸望着开满茉莉花的院落,感受着扑鼻而来的茉莉花香。

“小姐,那是怎么样的……。?”雪儿微微的扁了扁嘴

“希儿。”凌宇浩缓步走到了凌希妍面前,在一旁的石桌前坐了下来。

“希儿,这院子中的茉莉花不比在南萧轩伯院中的差吧。”凌宇浩轻轻的扫了扫四周,轻声道。

闻言,凌希妍微微的挑了挑眉,一双美眸微微的闪了闪,一瞬间院子里慢慢的静了下来。

凌宇浩一时有些感慨的沉声道,“希儿,真的长大了,已不是当年那个只会跟在哥身前身后的小姑娘了,如今已长大成了一个婷婷立玉美艳不可方物的大姑娘了。”凌宇浩伸出手,挑开凌希妍白皙额间的几缕青丝。

“哥,我长成大姑娘了,哥也变成了一个俊俏潇洒的公子哥。”凌希妍略带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凌宇浩笑着摇了摇头,手指轻轻的在凌希妍俏皮又小巧的鼻子点了点,轻声道,“希儿,对于夜冥,你又对他了解多少。”

凌希妍先是微微的愣了愣,随即便轻轻的挑了挑眉,对于夜冥,她还真的算不上了解很多,也可以说她对他是一无所知。

看到自家妹妹脸上的表情,凌宇浩会心的摇了摇头,“希儿,夜冥他不适合你。”

“哥,虽然我对夜冥谈不上了解很多,但是我相信他。”绝美的小脸上带着满满的坚定,凌希妍轻轻柔柔的声音在夜色里荡漾开来,仿若盛开的花朵,轻轻浅浅的触摸着人的心灵,就连微微带点冰冷的风,似乎都变得温柔了。

她纤细的玉手轻轻的托着下颚,烛光下,更加衬托的那双美眸顾盼神飞,仿若比天空上最亮的星辰,还要璀璨,烛光下,凌希妍笑意盈盈,美得像是误落凡尘的仙子。

“希儿,你真的觉得夜冥可信么?你根本就不了解他那个人。”凌宇浩轻轻的扬了扬唇角,小心翼翼的伸出大掌握住凌希妍的小手,大手中的小手,柔弱无骨,握着极是舒服,凌宇浩忍不住紧紧的握了握。

“哥,或许我不了解他,可是爱一个人不就是应该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么?”凌希妍微微的点了点头,清澈的美眸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希儿,是不是,不管哥怎么反对,你都不会放弃他?”自家妹妹此刻都已将话都挑明了,他根本就强硬不起来,因为他舍不得让自家妹妹难过,半点伤心与委屈,他都不愿让她承受。

“哥,你放心吧,既然爱算是生命中的一场赌博,那就让希儿赌一把吧,若输了,大不了就是输了一颗心而已。”此刻凌希妍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坚定,更是多了几分的决绝。

凌宇浩眉角浅浅的蹙了蹙,“希儿,既然你已经认定了夜冥,哥又有什么理由阻挠你,或许放手一搏,也不失为是一件坏事,但记住,无论往后发生了什么事,要记住,哥,永远站在你身前,无条件的支持你。”凌宇浩浅浅的微笑着,轻轻揉了揉凌希妍的小脑袋,如若夜冥敢欺负自家妹妹,又或者让她伤心流泪,他会不顾一切的灭了夜冥殿,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任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负。

突然,凌宇浩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凌希妍,温和眼眸中闪烁着少有的凝重,沉声道,“希儿,明日乞巧宴上,南萧皇也会出席。”

凌希妍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轻轻挑了挑眉,“哥,南萧皇不是不近女色吗?”清澈的美眸里溢着点点的狡黠。

凌宇浩瞬间明白,眼睛一亮,笑着摇了摇头,“希儿,凡是小心而为。”声音儒雅,清朗,心情好似还不错的样子。

“好了,希儿,天色也不早了,早些休息,哥还有事情要处理。”凌宇浩嘴角轻扬着轻笑,大掌中的小手,忍不住的捏了捏,便轻轻的松开,摸了摸凌希妍柔软的青丝,转身离开了院子。

望着凌宇浩离去的背影,凌希妍内心深处升起了一抹强烈的欣喜,自家哥哥的支持,甚至比什么都重要,在山崖底下,自家哥哥与夜冥的初次相见就如此的争锋相对,让她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说服自己哥哥,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轻轻拖着下颚,美眸浅浅的眨了眨。

烛光下,女子一袭浅粉色水袖湘裙,一手轻托着下巴,玲珑的身子若隐若现,一头青丝如墨色瀑布般垂下,绝美的小脸上带着点点的轻笑,柔和的条勾勒出优美的轮廓,如玉似雪的肌肤透着粉嫩的白皙,秀眉微微挑起,双睫如扇子般扑闪扑闪,小巧的鼻翼,一张性感薄薄的樱唇,优美的下颚,微微昂起,露出精致优美的锁骨,两缕青丝,散落在如玉白皙的玉肌上,充满着无声的诱惑。

雪儿微微的愣了愣,片刻回过神来,“小姐,可以去沐浴了。”

闻言,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缓步往回房的方向走去。

房间内的屏风处,热气袅袅,烟雾弥漫,凌希妍缓缓的褪下浅色水袖湘裙,步入木桶内,片片茉莉花瓣浮于水中,阵阵茉莉花香气飘散,凌希妍舒服的闭上眼睛,任由木桶内的热水退去身上的疲惫。

房间外,一个身影快速的闪进了她的房间,如同以往的每一次,仍就是那般的霸道,只是在一次微微的与以往有些不同,眸子里似乎更是多了积分的柔情,男子墨色的李某有神斯坦,扫了扫房间内,没有看到那一抹想看到的人儿的身影,眉头微微的周期。

阵阵清风吹拂,若有似无的清水生在屏风内响了起来,微微一趟了杨唇角,缓步网屏风捏走去。

刚走到屏风出,一阵阵清香茉莉花与想象的热气扑面而来,屏风中书屋弥漫,实现牧户,一阵清风吹拂过,将点点税务飘散,木桶内,一道窈窕的身影若以若仙。

木桶中,热气袅袅,想起萦绕,凌希妍捧起浮在水面上的茉莉花,防止比重轻轻的一吹,茉莉花轻轻的片三与水中,。

突然一阵微风吹拂而来,扰乱了周围平静的气息,凌希妍猛然转头望去,水雾弥漫,想起萦绕见,一道修长朦胧的身影利于屏风变,正一脸效益的看着他,凌希妍不用细看,也知道在一旁站着的人是谁,无奈的揉了揉揉白皙的额头,热气袅袅换哈undeshangfu,将凌希妍绝美的笑脸寻成了粉红色,身子不着痕迹的网水中沉了陈,只露出玉颈,水面上漂浮着一层花瓣曾。

夜冥站在屏风哦昂,也看不到他的身体。

凌希妍的小动作如数都进了夜冥的李某中,深邃的某地瞒着前期那的效益,微微的挑了挑眉,“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却也带着积分的宠你。

凌希妍微微一怔,厄,……这男人,他在沐浴,他无声无息闯了进来,他谈什么气啊,好像该叹气的是他吧,还真是拿他没有办法,“夜冥,我在沐浴。”凌希妍没还气的轻声道,若非他此刻没有穿衣服不能他出木桶颁布,他早就上钱将夜冥那不还好意的倾销的轻笑薄唇给撕烂。

夜冥挑眉一笑,“没事,女人你继续,我看着就行了。”

凌希妍七届,猛地睁开了美眸,望着延期那笑得一脸得意的男人,突然哟忠祥要上千掐死他的冲动,可恶的男人,总有一天,他可要狠狠的欺负回来。

想到这里,凌希妍一咬牙,美眸微微的眨了眨,与胡搜一番,一个看似里的的在水中的转生,抓起一旁单薄的一群过在身上,翻身而起,迅速走出了木桶。

转眼见,木桶内就没了人影,夜冥惊讶的挑了挑眉头,转某望向正在快速穿着衣衫的人儿。

殷红的不纯上的效益未变,夜冥打仗一身,梦的出售,抓着凌希妍的一角轻轻一车,凌希妍本想快速穿好衣衫,接着在好好的找夜冥算账,却被他一个梦的拉扯,再加上脚下一滑,砰地一声就跌在了夜冥坚硬的胸膛上。

瞬间就被他报了个满怀,身上的衣衫也被夜冥扯开,只是他因为急忙穿上衣衫,来不及穿上的胸衣,而着他平日所传的睡衣,是那种纯棉的,虽然不是那种丝般的透明,但却是很丝帛。

慌乱中,他张开玉手,他那柔软将睡衣挺起,他此刻的身子仅仅的贴向他,胸前的柔软仅仅的贴着他仅售的胸膛,积极的挣脱着要他们,可以不小心,双手还好巧不巧的安在了他铭感的部位上。

“嘶。”只听得夜冥呼吸一斤,双眸为吸纳的眯了眯,唇角挂还是那个一摸诡异的轻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