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7坦白与不坦白

097坦白与不坦白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059  |  更新时间:

慌乱中,她张开玉手,她那柔软将衣裙挺起,她此刻的身子紧紧的贴向他,胸前的柔软也紧紧的贴着他精瘦的胸膛,

这让她又急又气,精致的小脸上迅速溢上了一层薄薄的晕霞,顾不得脸上的红晕,急急的挣脱着夜冥,

过于着急的挣脱夜冥一不小心,双手还好巧不巧的按在了他敏感的部位上。

“嘶……。”只听得夜冥一声低吼与呼吸一紧,双眸危险的眯了眯,唇角挂上一抹诡异的轻笑。

“哦,原来,女人是喜欢我的这个姿势……。”磁性黯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与隐忍的味道。

凌希妍气结,美眸一凝,纤细的玉臂猛地环上他的玉颈,玉手一拉,扣住他的头,地下头,猛的压下了他的薄唇,辗转允吸,恶狠狠的啃咬着,“叫你欺负我,让你嚣张……。”。

夜冥先是一愣,却很快的回过神来,既然女人这么主动送上来的樱唇,哪有不吃的道理,瞬间掌回了主控权,深邃的利眸中溢着满满的柔情。

夜冥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她主动送上来的软唇,强而有力的臂膀搂着她纤细的细腰。

猛地将她带向了自己,大掌紧紧地扣住她的小脑袋,深邃的利眸中闪过了一抹戏谑。

薄唇紧紧的噬住凌希妍娇软的樱唇,吻得十分的猛烈,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来袭。

带着满满的沉迷与点点的霸道,让凌希妍显然有些承受。

凌希妍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在瞬间忽的一声,轰然倒塌,神思也在半空中慢慢地漂浮着。

心扑通,扑通的乱跳不停,呼吸间也渐渐的乱成一团,她肺中的空气全都被夜冥瞬间夺去,不能喘息,纤细软弱无骨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性感的薄唇紧贴着柔软的樱唇,若有似无的翠竹香气将凌希紧紧的包围着,带着他那独有的气息,仍就是那般本能的霸道,却微微又带着无比的轻柔。

他的薄唇不断的深入,轻轻柔柔的撬开凌希妍的贝齿,攻城略地般的长驱直入,一阵狂风轻扫,与那柔软的小舌翩翩起舞。

灵活的舌尖带着满满的霸道,由内而外的吞噬着她柔软的唇瓣的每一处,绝不放过甘甜口腔的任何一个角落。

若有似无的翠竹香气与他身上刚阳的气息齐齐的往凌希妍小巧的鼻中钻去,一时让凌希妍没有缓过神来,带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此刻她早已被夜冥牢牢的圈在怀中,大掌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还不忘牢牢的扶住她的后脑勺,属于男子温热中又带有坚硬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胸前的柔软

让凌希妍又气又恼,渐渐的她的头开始晕眩起来,身体里想挣脱开,夜冥的力气快速被消失,在也使不出一丝丝的力道,身体也愈发的柔软,睁着美眸狠狠的瞪了夜冥一眼,美眸中怒火熊熊的燃烧着。

夜冥却对此视而不见,深邃的利眸溢过了一丝笑意,轻轻浅浅,若有似无般的在她柔软的樱唇上蹭了蹭,他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在她缓过神来,在她发狂之前,便已识相的离开了那充满诱惑的樱唇。

“没想到只是短短的几个时辰不见,女人竟然是这般的热情如火,只是,如若你想要对我投怀送抱,也用不着这般的复杂,只要你说一声,我自然乐意无条件的配合。”

水雾弥漫间,夜冥那略带点点轻笑的声音缓缓的传进了凌希妍耳中,带着几分的戏谑,似乎还带着几分的情不自禁的欣喜。

只是,在说话时,还有意无意的紧了紧大掌搂在细腰上的力道。

凌希妍气结,这男人,也太无赖了吧,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刚刚分明就是趁机吃她的豆腐,美眸略带不满的再一次瞪向夜冥。

而夜冥很显然并没有想松开她的念头,揽在她腰间的大掌再次收紧,一手缓缓的拉着她纤细的小手,与她十指相扣,只是,夜冥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而只是这般紧紧的揽着她,不动意不语,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来之不易的温馨与宁静。

凌希妍挣脱的动作渐渐的停了下来,玉手轻轻的环住了他精壮的腰肢,小脑袋靠在了他坚硬精瘦的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唇角轻轻扬起。

两人就这般的在屏风间里紧紧的相拥,彼此似乎都可以隐隐的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声,呼吸声。

忽然,凌希妍感觉到腰间处,手肘处冰冰凉凉的,等她回头一看,见青丝上的水滴正一点一滴的,滴进了她的衣裙上,已经沾了好几滴水珠了。

与此同时,夜冥也发现了凌希妍腰间沾上了水滴,眉宇间立即溢起了阵阵的自责,迅速松开了凌希妍,往衣柜中找了件衣裳,沉声道,“快点换上,一会儿别感染了风寒。”

凌希妍点了点头,玉手轻接过夜冥递过来的衣裳,走到屏风的角落处,褪下腰间上的绸带,将湿的衣裳解了下来,穿上屏风上挂着的衣裳,披着湿漉漉的青丝走了出来。

一道幽深锐利的目光朝着她射了过来,即便凌希妍没有抬头,她都知道了,那道视线是多么的灼热。

她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拿着干净的浴巾,擦拭着会湿漉漉的青丝。

温暖的大掌将她手中的浴巾夺了过去,沙哑且又低沉的道“女人,你别动,我来给你擦拭头发。”昏黄的烛光下,凌希妍望着镜子的自己,脸颊绯红,长长如小扇子般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微微红肿的樱唇,眉宇间带着深深的愉悦,美眸中又带着点点的茫然无措,身后温热的大掌细心的将她的青丝擦拭干,又拿过梳妆台上的木梳,万般轻柔的将那些乌黑入魔的青丝,一点一点的梳理好,利某里紧着满满的柔情,喉咙轻轻的蠕动,薄薄性感的薄唇,微微抿成一条细线。

“明日乞巧宴,听说冷昊辰也会出席。”夜冥低低闷闷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凌希妍双眸微微的抬了抬,望向净重的他时,有些错愕,轻声道,“好像是吧。”

“除了冷昊辰,薛灵芸也会出席。”夜冥手中的动作顿下,低头看凌希妍,等候他的答案。

“真的?已又好几日没有看到芸儿了,还真的挺像他的。”凌希妍双眸微闪,美眸中划过了一丝调皮,话语中也因着几分的欣喜。

夜冥看着镜中晓得一脸灿烂的凌希妍,心里酸酸涩涩的,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幽深锐利的目光中泛着阵阵的难受与心痛,他一直以为,就算他现在心中依然还爱着另一个男子,终有一天,他也会让他爱上他的,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他原本还是有的。

只是,此刻,他不敢轻易的下定论,原本自信满满的信心,此刻一点一滴的冰冷下去,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浅笑。

慢慢的伸出大掌轻轻的将手中的木梳放下,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他慢慢抱起,走向大床。

“夜深了,休息。”巧妙的岩区心中那一抹浓浓的苦涩,将凌希妍放在榻上,自己也躺了上去,拉过单薄丝柔的金杯请改在两人的身上,用一只手臂将身子撑起,如遇的手指轻轻的抚着凌希妍绝美的脸颊,低头,在他白皙的额间,落下轻轻一吻后,便再也没有在进一步的动作。

凌希妍微微一怔,美眸微微眨了眨,他以为夜冥会继续说下去,刚刚他是故意那样说的,只是想捉弄一下夜冥,他心中爱的那个男人,其实就是他,谁让他老师欺负她,让他老师只有被欺负的分,他一直以为夜冥是那种极为沉稳,极为威严的人,他还不知道,意向聪明决定的他,为何在感情的这件事上,就会变得这般的迟钝,美眸微微的异国一抹无奈,唇角也微微的扯了扯。

“我不管,就算你现在心中满满的全是薛灵芸的位置,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去想其他的男人,我会让你彻底的将那个男人跑到九霄云外之处的,让你的心里脑海里,只能有我,不能想其他的男人。”一抹再次低声到。

就算那个男人,此刻突然的出现,他也绝对不会放手的。

凌希妍微微愣了愣,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好笑,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对于他心中爱的那个男人,这件事情,他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他。

“女人,你可别忘了,在崖低承诺过的事。”舅舅没有得到凌希妍的回答,让夜冥心中不由的一急。

凌希妍心中暗暗好笑,故作沉思的粗了粗眉,并没有立刻回答。

这让一再也冷静不了,急急地喊道,“女恩,你可是答应过的。”弟弟的声音中,更是多了积分的紧张与着急。

“知道了。”轻轻的点了点头,凌希妍这才微微一笑,轻声答应着,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着夜冥的反应未免也太敏感了吧。

“女人,休息。”夜冥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