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098

098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201  |  更新时间:

凌希妍心中暗暗好笑,故作沉思的蹙了蹙眉,并没有立刻回答。

这让夜冥再也冷静不了,急急地喊道,“女人,你可是答应过的。”低低的声音中,更是多了几分的紧张与着急。

“知道了…。”轻轻的点了点头,凌希妍这才微微一笑,轻声答应着,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这夜冥的反应未免也太敏感了吧。

“女人,休息.....。”夜冥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心中的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轻轻放下。

凌希妍愣愣的看着他,这男人此刻的样子,分明就像是一个孩子般的可爱,

轻轻的点了点头,闭上美眸钻进夜冥温暖的怀抱里,玉手轻轻的环上他精瘦的腰肢,吸取着他身上若有似无的翠竹香气。

看到怀中人儿的小动作,夜冥勾唇一笑,或许他此刻不能将那个男人从她的生命中剔除,当然他不排除他完全可以取代那个男人在她心中的位置。

爱一个人,就该如此,坚持到底,无论如何都不要轻言放弃,环抱着凌希妍娇软的身子,下巴轻搁在她柔顺的青丝上,

轻轻的嗅着她身上特有的淡淡茉莉花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有她在他的身边,让他感觉十分的安心与瞒足。

头顶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凌希妍缓缓的睁开了美眸,她此刻毫无睡意,美眸中闪烁着点点的纠结,

小手轻轻的扶上男子带着面具的脸,微微蹙了蹙眉头,轻轻移到那张银白色的,面具上,要不要揭开他的面具?

如果此刻马上揭开,她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明日便是乞巧宴,在宴会上会遇到那个所谓的南萧皇之后,又不知未来的路又会怎样,她不想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心里住着的那个人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的。

遗憾有一个就已经足够了,不想再有一个遗憾,悄悄地的呼了呼气,小手轻轻的往后移去,

微微的顿了顿手中的动作,夜冥不以真面目示人,故意整日带着面具肯定是有他的原因,

轻轻的咬了咬樱唇,算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去偷揭开他的面具,不去偷看他到底是长得什么样子,除非有一日他主动揭开面具给她看,她才会看。

凌希妍那伸出的玉手,便硬生生的僵在了半空中,无奈的收回小手,微微的撅了撅小嘴。

轻轻悄悄的抬了抬小脑袋,正好看到他那衣襟半敞开,露出结实性感且又线条优美的胸膛。

喉咙微微的干涩了起来,小脸又不知不觉的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再看看他那节骨分明白皙的玉手,与完美的下巴及薄薄的唇瓣。

凌希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他那薄薄的唇瓣,纤细的手指轻轻留恋的,在他紧抿的薄唇上来回摩挲。

突然,那紧抿的薄唇瞬间张开,轻轻的将凌希妍纤细的手指含住。

凌希妍一惊,像恶作剧被逮个正着的小孩子般,心慌无措的想收回玉手,惊讶的看着闭着眸子的夜冥,然后轻轻的拽了拽自己被夜冥含住的手指。

可是,夜冥非但没有松开的念头,反而还用口腔中的舌尖,若有似无的舔了舔那软软的小手,凌希妍的小脸愈加的更红了。

“女人,手感如何?”夜冥慵懒的睁开那双深邃的利眸,那张薄薄的唇角上挂着满满的笑意看着她。

他一向浅眠,早在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他还以为她会直接揭开他脸上的面具,可没有想到,最后她还是放弃了,深邃的眸子深处漫过了几分异样的宠溺。

这个女人,总是这般的特别。

这个腹黑的男人,她怎么就忘了,他一向都喜欢装睡,心中有些郁闷,似乎还隐着几分的气恼,小手有些赌气般的在他的胸膛轻轻的画着圈圈。

“手感吗,还算勉强过得去了。”

夜冥的身体瞬间的滚烫起来,猛然的伸出大掌,抓住了凌希妍还在他胸膛作怪的小手,眉头微挑,“女人,你这是在玩火........。”低低的噪音中又带着点点的诱惑,好听至极。

“没有,只是觉得指尖有点麻麻的。”乌黑如小扇般的睫毛,不断的拍打着,美眸里漫着满满的无辜看着夜冥。

夜冥微微的愣了愣,随即勾出一抹不达眼底的轻笑,“那,需不需要我来帮帮你,疏通疏通筋骨。”

“时辰不早了,休息。”凌希妍不自然的干咳了几声,说着便轻轻的翻了个身,背对着夜冥而眠。

并紧紧地闭上了眸子,她可不要夜冥为她疏通筋骨更何况她手指根本就不会发麻,刚刚她之所以那样说,完全是为了缓解她手指作怪的尴尬。

“手指不发麻了.......?”夜冥的语气平静,带着深深地意味深长的韵味。

“不麻了,不麻了......。”凌希妍微闭着美眸,急声应着,她可不想自头苦吃。

夜冥无奈的摇头轻笑,慢慢的靠近她,大掌一伸,不着痕迹的将某个调皮的女人,重新的揽进了怀中,

眉头浅浅的挑起,利眸中尽是笑意,沉声道,“女人,你一个女儿家家的,在一个男子身上乱画圈圈,成何体统......。”

“我就喜欢,你管的着吗....?”在某个男人怀里的小女人轻轻的低喃喃一句。

夜冥,摇头浅浅轻笑,利眸深处却不经意的划过了一抹无奈。

“女人,关于明日皇宫宴会,你想知道我的想法吗?”

均匀的呼吸声传进耳中,滚烫的气息,透过薄薄的衣衫,喷洒到肌肤上......,。

夜冥低头望向紧靠在他怀中,双眸紧闭,已陷入沉睡的凌希妍。

深邃的眸底闪过了满满的柔情,与一抹淡淡的无奈。

清晨,一缕微光缓缓的射进了房内,照在女子绝美的小脸上。

为榻上紧紧相拥的两人,淡淡的渡上一层微微的光辉。

好重,什么物品一直压在她身上。

凌希妍想要翻身,却怎么都动不了,若有似无的翠竹香气萦绕在鼻端。

凌希妍无奈的睁开美眸,等她睁开惺忪的眸子时,发现一簇乌黑的青丝盖在在她胸前的柔软上,轻轻的推了推夜冥,却怎么也推不开身上的夜冥,轻轻的喘了喘气,看着身上正睡着正香的男子,轻喊了一声,“夜冥,起来了,天亮了。”

“唔.......。”睡梦中的男子发出了好听的低喃声,声音懒懒的,软软的,大掌下意识的抱着身下软软的身子。

凌希妍气结,连睡着了,他都这么霸道,美眸微瞪了一眼闭着双眸的夜冥。

“小姐,你醒了吗?雪儿打来了水,你要梳洗吗?”雪儿站在了房外,听到了房内凌希妍的声音,轻声询问道。

凌希妍一惊,正打算让雪儿一会儿来,可身旁的男人,瞬间睁开了眸子。

“女人,昨晚睡得好吗......?”夜冥迅速从凌希妍身上坐了起来,利眸望向凌希妍时,眸底闪烁着几分的暧昧。

、凌希妍一怔,看向夜冥,美眸里漫过了一抹浓浓的怒火,可恶的夜冥,刚刚分明就是在装睡,故意的压着她。

“一点都不好.....。”有些赌气般的瞪了瞪夜冥,浅浅的撅了撅嘴。

“小姐,雪儿可以进来吗.....?”房外雪儿轻声的询问着。

“雪儿,等一下在进来。”凌希妍轻皱了眉头,

轻声道,“夜冥,天色不早了,你该离开了.....。”

闻言,夜冥微微的皱了皱眉,看到她那略带郁闷的表情,利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半晌过后,他嘴角绽放开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稳稳地坐在了榻上,指着放在一旁的衣袍沉声道,“过来,给我更衣。”

凌希妍抬眸,望向他,这般近的距离,自然可以清楚的看得清楚他眸子中的情绪,更何况,他此刻并没有掩饰他那抹浓浓的戏谑。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戏弄她,美眸里闪烁着点点气恼。

“不更,好.....,我并不介意让整个将军府的人知道,我整晚都与你在一起,你说孤男寡女在一起一整晚能.......。”

“夜冥,你混蛋.......。”凌希妍迅速打断了夜冥接下来要说的话,拽起一旁的锦袍,就冲过去披到夜冥身上,

看在他刚刚那一抹受伤眼神的份上,她就暂且不和他计较太多。

雪儿并没有听到凌希妍的那一句话,轻轻的推门而入。

小姐的房间,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雪儿微微一惊。眸子里闪烁着点点的疑惑,手一抖,木盆上的水,不小心洒了出来。

她此刻是进退两难,深深的吸了吸气,硬着头皮稳步前进,“小姐。”

“雪儿....。”凌希妍一惊,将手中的衣袍胡乱的披在夜冥身上,迅速的转身,那着急的模样像是一个做坏事当场被捉了个正着的样子。

夜冥微微的皱了皱眉,一双锐利的眸子漫过了一丝不解,难道他就这么的见不着光。

夜冥猛地抬头,冰冷的目光向雪儿射去,利眸中溢着满满的寒霜。

雪儿一惊,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对着凌希妍福了福身,“小姐,雪儿一会儿再过来.....。”

迅速的转身,眸光向凌希妍瞄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