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100乞巧宴会2

100乞巧宴会2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

“好,知道了……。”凌希妍轻声应着,自家哥哥的意思,就是让她去走走过过场,心中不由暗暗地有些好笑,她发觉自家的哥哥,有时候,真的不是一般的可爱,既然能将妹妹宠爱到这种地步,

她一直都很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亲情,她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家人。

美眸里漫着满满的坚定,轻轻闭上了眸子,倒头往一旁移去,直接的呼呼大睡起来。

看到自家妹妹如此,凌宇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嘴唇扬起了一抹满满的宠溺。

半晌过后,凌宇浩轻轻拍了拍凌希妍的小手,轻声道,“希儿,醒醒,到了。”

凌希妍懒懒的睁开美眸,轻轻的揉了揉额头。

“希儿,下车。”凌宇浩不由分说的,牵起了凌希妍的小手。

一路上,凌宇浩一直牵着凌希妍的小手,故意将步子放慢,剑眸轻轻扫着四周。

皇宫举办宴会,来的人很多,在宫外停着许多马车与软轿。

马车一辆比一辆豪华奢侈,整个宫门外都已经堵满了人。

凌宇浩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很轻松的走进了皇宫里。

美眸轻轻的扫了扫此刻正一脸严肃的环视着周围的凌宇浩。

“哥,不知凤羽国的哪家千金,能得到哥的青睐?”凌希妍笑着打趣凌宇浩,清澈的美眸里闪烁着点点的笑意。

闻言,凌宇浩脚下的步子轻轻的一顿,轻转剑眸,笑着摇了摇头。

“哥,还不想那么快成家。”大手轻轻的点了点凌希妍小巧俏皮的鼻子,剑眸里划过了一抹异样的神色。

“哥,怎么说,你也老大不小的,该成家了……。”凌希妍轻声笑着,美眸里闪着点点的戏谑。

“希儿,也许是哥的有缘人还未出现吧……。”凌宇浩轻声道,声音中淡然平静,明显对这种事,没怎么上心。

远远的御花园内传来一阵清脆的欢声笑语,凌希妍抬眸望去,御花园里早就挂满了红色的绸缎带,大红色的灯笼挂满在大树上,将整个御花园照的亮如白昼,园内摆满了形状各异的灯笼,运意着节日的气氛,满园的五彩缤纷的鲜花朵朵绽放,清香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微风拂过,阵阵清香,让人心旷神怡,地面上,早就铺上了大红色的地毯,名贵且又华丽,玉足踩在地毯上面,柔软成一片,十分舒服。

整个宴会的场地,由南极北旁成一条直线布置的。

在御花园中央的最大空地上,早已布置好一切宴会必备物品。

在空地上的是新搭建的红色玉台,玉台的面积很大,铺满整个御花园的空地上,玉台上,摆满着精美的瓜果与糕点。

美酒佳肴,一派的奢华,玉台周围被绽放的百花与假山包围,花香香气,

萦萦绕绕着袅袅花香,让人们几乎倘佯在人间仙境,碧海花朝中。

玉台的最上方有几个主位,在最中央的是一座金色浑雄的龙椅,龙椅最大且又奢华,全由纯金雕砌而成。

在龙椅右旁的是凤椅,凤椅虽然没有龙椅奢华,但也不失华丽。

在龙椅下首两旁,则是王爷,丞相,将军以及忠臣的位置,右边往下的是大臣,王孙贵族的位置,

她们千金小姐的位置,当然也在其中,在御花园的正中央,临时搭建了一个舞台。

大臣们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兴高采烈的交谈着政事,时不时发出喝彩的欢呼声。

儿大臣的夫人,则聚在一起,谈论着首饰,一桌,同事也在炫耀着自己的儿女们。

年青的工资与小姐们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接着热闹的阵势,在人群中寻找着意中人。

凌逸云是将军为高权重,被安排与于王爷作于一排,这让凌希妍凌希妍微微蹙了蹙眉,美眸哦里划过了一抹俏皮的光芒。

“爹,我想与芸儿同坐在一起。”美眸瞄往御花园的角落处。

凌逸云随着凌希妍的目光望去,轻轻的点了点头。

“也好。”凌希妍正要上前,身后的凌宇浩急忙的蜡烛凌希妍,轻声道,“希儿,凡事小心。”李某里漫着点点的凝重。

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哥。”缓步走向薛灵芸的方向,雪儿紧随其后。

“芸儿。”缓步网薛灵芸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希儿,你怎么过来我这边了。”薛灵芸轻轻扬了扬春,眸子划过一丝笑意。

“我坦尼这边够清静。”美眸里闪烁着点点的光芒。

“我也是贪图这里够清静,够偏僻。”薛灵芸眸子浅扫了四周轻声道。

不一会,所有的大臣,王爷都要已换落座。

不远处,一群宫女太监簇拥着。

“一袭风炮加身的皇后过来。”太监高声道“皇后驾到。”

“参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连忙起身行礼。

“平身。”皇后缓步网凤已坐下,柔声说道,面带微笑,让人倍感亲切,“各位快做,今日就当是自家小聚,无需拘束。”皇后文雅却不失威仪的举起手中的备战,就这杯缘轻抿。

“是,臣等遵旨。”重大好处呢纷纷应好。

突然,从御花园外传来尖锐不是洪亮的嗓音,“皇上驾到。”

众人齐齐下跪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希妍半蹲着,让他下过,兼职就是痴人说梦,更何况,不是这个皇帝,之一要将原本的凌希妍下嫁与凤炎彬,或许他…。

凌希妍轻皱着眉头。

“众琴家平身。”皇上一袭明黄色朝服,上绣着首尾相呼应的蛟龙,双手严于绣下,眉目鹦鹉,虽年过办却依旧老当益壮,气势磅礴。

“今日,大家权当是家宴,无拘谨。”皇上小的温和,少了朝堂上的为武器是,更像个老者。

“是,皇上。”众人们恭敬的应了一声。

凌希妍的玉手轻轻的捻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慢慢咀嚼,那清香的香气溢满了持剑,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姐。”一直销售轻轻拉了拉凌希妍的衣袖。

雪儿的呼唤声随之在耳旁响起。

“雪儿,怎么了。”凌希妍抬起美眸,望着雪儿。

“小姐,注意形象。”雪儿眸子指了指周围射过来的目光。

凌希妍抬眸望去,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齐刷刷的朝他涌过来,低垂着头,充耳不闻周围的情况。

“小姐。”雪儿再次拉了拉凌希妍的衣袖,轻声说道,“小姐,你看他们看你的眼神,好像是要把小姐,你吃了一半。”

凌希妍轻轻的扬了扬最,故意压低声音,“雪儿,何必在乎别人,不过是不相干的陌生人白了。”他低着头,望着茶杯中的袅袅的热气,安静的作者,饶有兴趣的大量着周围,一双眸子兴趣殆尽,看着比大臣还要多的女眷,这就是所谓的盛宴,乞巧宴吧,而且,所谓的盛宴也不过如此。

忽然,御花园里的窃窃私语都沉静了下来,偌大的御花园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御花园的转弯处。

有热幕的,有热切的,幽怒的各种各样的眼神射了过去。

短暂的安静过去之后,众人开始肺汤起来,尤其是那些未出阁的少女,竟然是面带秀红含情脉脉的朝着转弯处跑着媚眼。

太监眼见的看到了转弯处的三模身影,急忙高声喊道,“良王爷,靖王爷,睿王爷道。”

“希儿,尝尝这块,不错。”薛灵芸捻起一排的糕点,递给凌希妍、。

“看看,是不是真的不错。”凌希妍轻轻的扫了搜啊薛灵芸一眼,美眸里瞒过一抹疑惑,他总感觉今日的薛灵芸有些不同。

今日的薛灵芸总是在不经意间留露出淡淡的伤感。

“小姐,你看那百年。”雪儿激动的扯着凌希妍的袖子,朝着他所知的方向努了努嘴。

凌希妍抬起头来,朝着众人的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只看见冯艳华,凤言杰与凤严彬同事走进了御花园内,丰神俊朗,风度翩翩,瞬间夺取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千金大小姐的目光,都齐齐的投射到这三个性格差别极大的王爷身上。

凤严华今日一些浅蓝色锦袍,乌黑的长发被束缚道脑后,金色闪烁的腰带上,与对于如意,栩栩如生,默默地短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精神。

凤言杰今日一袭深紫色锦袍,温文如玉手中持着有吧纸扇,姚建伟浙艺术深黑色绸带,嘴角轻轻扬起,整个人更显得温文如玉。

儿凤严彬则是一袭黑色的锦袍,没有了品日里的风度翩翩,温文而语的感觉,一脸笑意,却也不会让人感到突兀。

可是他却从凤严彬的眸低深处,窥见了一抹印度,一闪而过,稍纵即逝,直觉告诉他,着风度翩翩的表面,也许只是个及爱心那个容易,或许,是感觉到了凌希妍的目光,凤严杰转过头来,目光触及到凌希妍的瞬间有些诧异,随即勾出一抹温和的轻笑对着凌希妍点了点头。

凌希妍轻轻的垂下眸子,特可不爱出风头,若无其事的捻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