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105欺君之罪

105欺君之罪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

“只是什么。”皇后的目光锁定在了凌希妍身上。

凌希妍美眸里漫过一丝不解,貌似今日她们才初次见面,为什么她有种被皇后盯上的感觉。

看着久久不出声的凌希妍,皇后温润的笑靥顿时变了,眼神凌厉的看着凌逸云父子,话语甚是冰冷。

“凌将军,还是说,你认为皇上与本宫还不够资格看你的女儿表演!”…。

凌逸云看着明显变得不悦的皇后,唇微微的动了动,刚想说些什么,…。

就听到凌希妍那清冷淡漠的嗓音悠然响起,“皇后娘娘误会臣女了,臣女只是对于那些姑娘家该学的琴棋书画,是样样也不通,亦不懂。”…。

“噗…。”东方煜刚喝进去的一口酒,就因为凌希妍的那一句‘样样都不通,亦不懂’的话语给活活的呛了出来。…。

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东方煜身上。…。

东方煜意态轻然一笑,美玉雕刻般的俊脸,瞬间荡起了华光似月的轻笑…。

这一瞬间,震撼心魄,席间众人,不由看痴,暗暗惊叹出声,“今日一见,这名扬天下的东凤太子,东方煜,看来一点也不比在座的凤羽三大美男子差啊!”…。

凌希妍美眸里划过一丝气恼,微微瞪了一眼,那虚则端着酒蹲似是在喝酒,实则在那抱着看好戏心态的东方煜…。

东方煜将酒蹲轻移到一旁,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向凌希妍轻扬了扬唇角…。

冷昊辰将两人的对视,收进眼底,原来妖娆慵懒的利眸,不由一凛,似刀锋般的锐芒,极快闪过,修长如玉的手指紧握着酒蹲……。

一直在一旁安静看着的冷凝萱真真被凌希妍那句‘不懂亦不会’给惊呆了…。

什么都不会,那请问那天在诗会比赛中将凤炎杰打败,与轻松破开残局的是谁……。

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她这个皇嫂,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她敢说,她绝对是世上第一个人,敢当着皇上与皇后的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第一人……。

凤炎彬一双眸子里漫着满满的着急看着凌希妍,双拳握的咔咔作响,这个蠢女人……。

凤炎杰眉头轻拧,眸子里漫过一丝担忧,双手下意识的紧握着……。

凤炎华则是一脸轻松的看着凌希妍,眸子里划过了一抹赞赏……。

凌宇浩微微的摇了摇头,剑眸里漫着满满的宠溺,修长而有力的手指,轻轻的弹了弹……。

凌逸云倒是不怎么担心皇后会将自家女儿怎么样,只是对于凌希妍的说法有些无奈而已…。

坐在东方煜身旁的冷轻弦,眸子轻轻的闪了闪,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大胆,竟敢在皇上面前,如此的睁眼说瞎话,如此的大不敬。”皇后愤愤的站了起来,手指冷厉的指着凌希妍……。

此刻的皇后,恨不得马上就将凌希妍杀了的一副表情……。

“姑父,这凌希妍根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如若她真的对琴棋书画样样不精通不懂,那今年的诗会比赛一事,又作何解释……。”

宗政晨心说完得意的瞪了凌希妍一眼,眼眸里漫着满满的挑衅,她就是要姑父治凌希妍的欺君之罪,看她以后还怎么勾引她的男人……。

“皇上,关于诗会比赛那日,当时正好我也在场,宗政小姐所言并非子虚乌有……。”冷轻弦,轻轻站了起身,微微的拂了拂身,还不忘的挑衅的扫了凌希妍一眼……。

“弦儿,坐下。”……

东方煜大声的呵斥了冷轻一声,那语气中明显带着点点的不悦。

“煜哥哥,可是…。”…

东方煜一记凌厉的眼神朝冷轻弦射去,顿时让冷轻弦不敢再多言,只能乖乖地坐了下去…。

在坐下的同时冷轻弦微垂下的眸子微微的掠过了一抹受伤,不自觉的咬了咬红唇……。

从小到大煜哥哥都不曾大声的对她这般呵斥过,今日却为了别的女人而这般的对待她,想到此处心中的怨恨就愈加的加深,眸子深处划过一抹阴狠的狠绝…。

凌希妍脸上并没有慌乱的神情,嘴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不知为什么,她此刻突然间就是有些想笑的冲动……。

皇后与宗政晨心想置她于死地,她倒是不感到意外,但东方煜身旁的女子,她可记得自己不曾得罪过她……。

可她为什么会盯着她不放,美眸轻轻浅浅的转了转,不着痕迹的扫向了冷轻弦,见她此刻已低下了头,眉头轻蹙,美眸划过了一抹疑惑……。

美眸微转扫过了皇后与宗政晨心,想想真是可笑,想要害自己的人,她向来都不会手下留情,不管她们是谁,要对付她们,她自然有的是办法……。

美眸微微的闪了闪,划过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现在既然有人想跟她玩,那她自然就奉陪到底,反正此刻闲着也是闲着……。

“将脸抬起来,让朕看看…。”

凤羽皇那略带威严的声音在整个御花园悠悠响起,他那双严厉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凌希妍……。

唇角轻动,一字一句慢慢的说道,淡淡的声音中,没有太多的情绪,让人猜想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凤炎杰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一颗心更是紧紧的悬着,但是却不敢再这个时候去关心她,甚至不敢望向她,深怕一个不小心,更加的会让父皇怀疑…。

虽然此刻冷昊辰依旧是一脸平静,只是那双慵懒深邃的利眸似乎愈加的冷了几分…。

凤炎彬的一颗心,也不由的悬了起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自然是能够想得到的…。

尽管此刻,他就是在担心,也不能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他若是此刻开口说话,不是帮她,那反而是害了她……。

凤炎华的双眸微微的眯了眯,不过,倒是让人不易觉察不到丝毫的异样,眸光划过了一丝难以看清的神色……。

凌希妍垂下的眸子微微的闪了闪,这会,她要是能挤出些眼泪出来,应该就可以化解眼前的危险了……。

但是,她不是演员,又不是那种眼睛一挤,那泪水就会说来就来的女子……。

“怎么,没有听到朕的话?”……。

凤羽皇见凌希妍没有反应,他的黑眸轻微一眯,眸子深处似乎掠过了一丝轻笑……。

凌希妍岂会听不出凤羽皇声音中的危险,灵机一动,垂放在左的小手,狠狠用力的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

糟糕,用力过度,她自己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呼,真痛,努力的挤了挤眼睛,终于挤出了几滴眼泪…。

冷昊辰的利眸正好看到了她的动作,看到她那太过用力的动作,他那好看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紧紧皱了皱,眸光划过了一抹不悦……。

凌希妍缓缓的抬起头转向凤羽皇,泪水一滴一滴的滑下,实在是太痛了,她貌似刚刚似乎太过用力了,微微的抬起小手,用手中的轻纱擦拭着泪水……。

凤羽皇稳稳端坐在龙椅上,目光淡淡的扫了扫凌希妍,手持酒蹲淡淡的抿了抿。

“对于诗会比赛上的事,朕多少也有些耳闻。”……

凤羽皇轻放在玉台上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嘴角再起勾起一丝轻笑……。

“回禀皇上,在诗会比赛那日,臣女只不过算是侥幸罢了,其实臣女并不精通琴棋书画,诗会比赛那日,只不过让臣女侥幸过关,臣女一直害怕这个秘密会被人揭开,害怕会被人取笑与被大家用傻瓜的眼神看待,所以根本就不敢前去参加表演,这才不敢出声应答皇后娘娘的话,还望皇上,皇后娘娘恕罪。”…。

凌希妍这话说的是多么的楚楚可怜,听得人心底都软了,更何况,她那淡雅脱俗的模样,隐隐抽泣的娇怜,就算真的有什么罪,估计也让人舍不得去惩罚了……。

凤羽皇锐利的黑眸紧盯着那还在抽泣的凌希妍,眸光清远,让人看不出真实想法,像是在思考什么,沉声道……。

“皇后,还是算了,这孩子从小就苦难多,不可在为难了…。”

嘴角微勾,凤羽皇淡淡的轻笑着,刻意的表现着大度,但在心中却是有着另外的打算……。

“姑父,不能就凭凌希妍这几句轻飘飘的话,就能将欺君之罪轻松的被一句带过。”……。

宗政晨心说完,不屑地瞥了凌希妍一眼……。

宗政晨心的此话一出,让在场的几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心儿,休得无礼,还不快去参加表演。”…。

一旁的丞相见状,紧紧的皱了皱眉头,急急连忙出声呵斥……

宗政晨心不甘心的赔了撇嘴,轻轻的低了低头,随后便道了句,“是。”…。便快步的走向那些正参加表演的队伍中……

“无妨,朕就喜欢心儿这孩子的直爽。”……。

凤羽皇轻笑道,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丞相落座……。

“是,皇上。”……

丞相微笑着回答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恭敬……

冷昊辰淡淡的弯了弯好看的眉头,轻轻浅浅的扬了扬薄唇,笑容愈加的加深,只是紧握着酒樽的大掌渐渐的缩紧最后缓缓的松开……

凤炎杰微微暗暗地松了口气,望向凌希妍的眸子中掠过了几分的笑意,她的确是够聪明,也够特别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