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宠调皮皇后>108扬琴

108扬琴

本书:独宠调皮皇后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

“这是…。?”凤羽皇目露疑惑,眉头轻皱,似在思索东方煜的用意,沉声道,“既然这样,凤羽国这么多的千金都在这里了,请东方太子睁大眼睛慢慢挑挑看,若是看上了哪位千金,尽管指出来,朕为你们指婚……。”

凤羽皇边观察着东方煜脸上的表情,目光边从身旁的皇后,扫到下面那群千金小姐…。

而那些千金小姐,都在竖着耳朵听到这一好消息时,立即振奋起精神来,不着痕迹的整顿着自己身上的裙衫,希望能够得到东方煜的青睐……。

冷星弦在东方煜站起来的那一刻时,藏在袖子中的手,紧紧的握了握,不断的紧紧掐着手心,一双眸子更是漫着满满的紧张,在看到舞台中央盖着红绸的琴后,不着痕迹下意思的松了口气……。

“不用了,本宫今日特意带了一台琴,若是有人能将此琴奏响,此人便是东凤过的太子妃……。”

东方煜的眉头轻扬,极为轻轻淡淡的说着,只是在说话间,双眸微转,扫了一眼来参加宴会的众大臣之女,自然也扫了凌希妍……。,

不过却也是仅仅的扫过而已,与其他女子没有任何的不相同,甚至不曾多停留片刻……。

东方煜的话一落,御花园一下子安静无声,一会儿的功夫,众人反应过来,便嘀嘀咕咕的议论着……。

不知道,这东方太子是在玩什么把戏……。

角落旁的凌希妍,双眸下意识的微抬,是无意,或者也是有意的微微一瞥,便快速的移开眸子,轻扫了东方煜,一眼之后,便垂下眸子……。

“魅剑,撤掉绸布……。”

东方煜悠然出声,淡淡的声音中有带着点点的蛊惑……。

“是…。”

魅剑应了声,快步的走到舞台中央,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一把将琴上,那光滑如丝的红绸扯了下来……。

红绸一扯下来,一台由朱红色的木质梯形而组织成泛着银光宝琴……。

顿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经意侧目,凌希妍望见了舞台上形状奇特的宝琴…。

美眸划过了一丝疑惑,扬琴!……。

冷昊辰眉目冷峻,修长如玉的大掌冷冷淡淡的挑起身前的酒樽,仰头一口喝下,性感薄薄的唇冷冷一勾……。,

要不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才不会来参加什么宴会,转过眸子望向凌希妍,见她此刻正乐不思蜀的把玩着酒樽,兴许是察觉到冷昊辰的目光,凌希妍那原本垂下的眸子微转……。

顿时与冷昊辰对上了,冷昊辰不自觉的转开与凌希妍对视的眸子,似乎有些害怕与凌希妍对视,忙不迭的低下头,双手更是有些拘谨的相互搓着,一双眸子,微微的划过了一丝异样……。

见此,凌希妍微扬的唇角,微微的僵了僵,心却是在这一刻间,猛然的惊住……。

他是夜冥?会是他吗?如若不是他,那为什么给她的感觉是如此的极为熟悉?是他吗?可能吗?身躯也因为脑海中浮现出的想法而微微的僵住……。

双眸再次的转向他,却看到他已经垂下眸子,望着自己手中的酒樽,似乎刚刚的那一瞬间的对视,只是偶然……。

凌希妍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自嘲的轻笑,深深地吸了吸气,或许她认为那极为熟悉的感觉,也有可能是她的错觉,她现就将冷昊辰与夜冥认为是同一个人,好像有的说不过去,只凭那一抹熟悉,就将冷昊辰与夜冥认为是同一个人,这有些不和根据,暗暗的在心中告诉自己,刚刚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小手微微的揉向额头,她今日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又或者是脑子被烧坏了,才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只是,为什么心中竟然会有那样的想法,似乎有些怪怪的……。

只是,来不及细想其中的原由,便被薛灵芸的那一声“好酒”,给打断了……。

转头,见薛灵芸此刻正不停的将酒倒进酒樽中,一口一口正喝的尽兴……。

“芸儿…。”凌希妍伸手按住了薛灵芸……。

“希儿,别阻止我,或许大醉一场,明日醒来,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是真的可以将一切忘了,甚至也可以将他忘了,然后去开始新的一天。”……。

薛灵芸轻轻的将凌希妍的小手轻转一圈,紧握在手中,眸子里漫过一抹浓浓的忧伤……。

“希儿,五年了,在这五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去想他,可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迈不开脚步,希儿,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薛灵芸扬开了一抹苦涩的轻笑,直直的看着凌希妍,笑的一脸的灿烂,像是没心没肺般的轻笑起来……。

“来,干了。”随即便再次端起酒樽一饮而尽……。

“芸儿,你听我说,在我的面前,你不必掩饰,你越是掩饰,我越是心疼……。”凌希妍轻握着薛灵芸的小手,看到薛灵芸此刻极力的掩饰着心中痛苦的样子,不由心中一紧…。,

她能够想象的出,薛灵芸此刻的痛苦,而她所有的痛,却是一个人硬生生的吞下去,不想让任何人为她担心……。

多善良开朗的一个女子,为何上天要她受这样的苦呢……。

“希儿,谢谢,我没事。”薛灵芸此刻的唇角微微一扯,扯出苦涩的轻笑,她此刻极力的压下心中那一抹强烈的伤痛,不想被凌希妍看到……。

因为她不想让凌希妍为她担心,这么多年来,她从来都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心事,一是不想家人为她担心,二是怕别人取笑她傻……。

所以,她在外人面前,一直都装着很开朗很快乐,但是,每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就忍不住伤心,忍不住哭,曾经有很多次,深更半夜中,她都是哭醒的……。

她知道,这样的自己确实很傻,但是她没有办法,因为这么多年来,无论她怎么努力,她都无法将他忘记……。

“傻芸儿。”凌希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心,那低低的声音中也是满满的心疼。

“唉…。”凌希妍无声的叹息着,这痴情的丫头,为何就不能忘记了那个人,重新开始呢?……。

冷昊辰的眸子一点一点的变得阴沉,在看到两个人的柔声细细,看到两人淡淡的轻笑,他的双眸中的冰霜,快速的蔓延,一点一点迅速的结冰,……。

紧握着酒樽的大掌再次的收紧,酒樽里的酒,已经喝干,只有一个空杯,而那个空的酒樽慢慢的在他的手中变形,慢慢的就步随着之前那个酒樽的脚步,变得了粉末……。

无声无息的散落在地上,所有人此刻的目光都注意着东方煜的身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有他自己的愤怒与冰冷伴着那粉末缓缓的滑下,却是越滑越多……。

凌希妍一抬眸,便接触到冷昊辰深邃且又痛苦的目光,她立即心下一颤,迅速的将目光移开,没有了之前看他的坦然……。

见凌希妍抬眸看自己,冷昊辰也尴尬的将目光移向别处,似乎过去的坦然都没有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微妙……。

“那依东方太子所言是?”凤羽皇微微惊住,一双眸子中也是满满的错愕,随即轻声道……。

“本宫还是之前那句,若是有人能将此琴奏响,此人便是东凤国的太子妃。”…。

东方煜邪魅的勾了勾唇,轻轻的笑了出声,那样的轻笑中,灿烂的宛若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好,朕就依了太子的意思,还望太子能够选到喜欢的女子。”……。

凤羽皇慢慢的说道,声音中似乎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冷硬,不知道是太过欣喜,还是因为东方煜的身份……。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刚刚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借凤羽皇吉言,本宫也很期待。”东方煜轻笑,声音缓缓慢慢的散开,就如春风般的让人舒适……。

一句期待的话语,便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似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定的人……。

东方煜的话语刚落,御花园内,所心仪东方煜的众多女子都纷纷的松了一口气,脸上再次漫过明显的期盼……。

看来东方太子的用意就是非常明显的,那么所以她们在坐的每个人就都有机会了,……。

“如此甚好,就按太子所说的办吧。”凤羽皇默然了,回头看着坐位上的皇后与凤心婷,两个人的眼中皆是有着不同的情绪……。

凤心婷更是一脸的惨白,原本她是有点心仪东方煜的,可在看到了冷昊辰后,她才发现,只有像冷昊辰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才配得上凤羽第一美人的她……。

可她看到了自己父皇眼中的那一抹志在必得的目光后,这让她有些害怕,轻轻的站了起来,……

偷偷的在皇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打算先离开御花园,但还来不及迈开脚步,看到了凤羽皇凌厉的目光往他身上扫来,他只好乖乖地做回了位置上,不敢再乱动……。

要让凤心婷嫁到东凤国去,凤羽皇肯定是舍不得的,只是除了他之外,便无更好的人选了,那也只能是凤心婷了……。

“是皇上,老奴这就去般。”刘公公恭敬的应了一声,便下去准备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